第090章 我什么也没看见

    夜里寂静,只闻窗外雪落犹如折竹声,屋内炭火正胜,怀中香玉满怀,墨怀瑾手指指腹摩挲在花卿细嫩的脸上。

    许是因为觉得痒,她就像只慵懒的小猫,眼睛都不曾睁开,便伸出自己的小爪子照着引起她脸上瘙痒的物什抓去,却是扑了个空,她便挪了挪身子,继续枕着手睡了。

    墨怀瑾看着她的睡容,勾唇腹诽到:睡着时倒是挺乖。

    身上的血液往某处集聚,他的眼睛全落在她敞露的香肩上,他猛咽了口水,慌忙闭上眼,可搂着她自己身体都硬了。

    他只好把花卿放在一边安睡,自己开了门,跑出去躺在雪地上,等身体降温后,方才回了屋,一夜来回几趟,终于撑到了天亮。

    花卿撑床坐起,揉了揉睡眼,睁开时看到睡得一塌糊涂的墨怀瑾吓了一跳,她忽然想起来昨天是墨怀瑾救了自己,他们还做了,额,要被族人烧死的不可描述的事。一想到此,她又恼又羞夹杂着悔恨。

    她悄咪咪跨过他的身躯,低头捡鞋准备逃时,后面一副身躯叠在了她的背上,墨怀瑾慵懒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怎么?想逃?把本王睡了想拍拍屁股就走人?”

    花卿:“......”

    她满额的黑线,回头准备和他理论,结果却被他直接堵上了嘴。

    “嘘!别出声,你听,外面还有雪落的声音。”

    他的手掌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刚才的吻。

    花卿在心里咒骂,墨怀瑾你这个死变态,一天到晚啃啃啃,你当我是白菜啊!她想咬他,却被他吃得死死的,完全动弹不得。

    “你这般动手动脚,可是不满足于口 欲?那好吧,虽然白天做这种事有伤风化,但美人再怀,君王是可以不早朝的。”

    他将她推倒,压在她身上,又想亲她的时候,她将脸偏向一边,恶狠狠地道:

    “墨怀瑾!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嗯,我知道。不过貌似夫人也没有不喜欢为夫这样吧?昨晚,你还是,很享受的。”

    “墨怀瑾,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到底害不害臊?”

    不行,再这样和他耗下去,她真的要吐血而亡了。

    可他将脸逼近,说话时呼出的气体在她鼻尖来回窜。

    “为夫只是希望夫人早日习惯这样的生活,毕竟,婚后生活就是如此。夫人不要太见外,当然了,夫人若是害怕,为夫偶尔也是可以适当温柔些的。”

    “死变态!”

    像是吃准了花卿会抬腿踢他一般,他的腿将她的腿夹得死死的,她动都动不得。

    “怀瑾,起床了吗?”

    “你女人又上门了!”

    墨怀瑾:“......”

    他对着花卿邪魅一笑,心内腹诽道,外面的可不是我的什么女人,而是你的亲娘。

    “起来吧!给你个惊喜。我要带你见的人,此时在门外,我去开门。”

    墨怀瑾走到门边,开了门。一袭白衣的甄真看到墨怀瑾眼袋颇重还打着呵欠的模样,关切地问:

    “怎么?昨晚没睡好?”

    “还好,昨晚一直有只猫在叫,扰了睡眠。”

    “哦,原来如此。年轻人要多注意休息。我可以进来吗?”

    “真姨请。”

    两人进了屋,墨怀瑾看床上已空无一人,心想花卿是不是躲起来了,刚好眼角余光处看到桌子底下露出的一片衣角,便慌忙搬了凳子坐了过去,此时刚好完全挡住钻在桌底的花卿。甄真坐在茶几旁,不解地问道:

    “怀瑾,你为何靠着墙坐?”

    “哦,怀瑾畏寒,靠着墙坐没那么冷。”

    甄真看着茶几旁的火炉陷入了沉思,这一届年轻人,真是,和他们上一辈不太一样呢。

    花卿一张脸完完全全贴在墨怀瑾的下裳上,他一只脚踩住了她的裙角,她小心翼翼地将裙角拉回来,正在窃喜得逞时,墨怀瑾腿一换,她整张脸又完完全全贴他贴得更紧,完完全全被他夹在两腿之间。

    她感觉到她脸贴近的某个器官正在慢慢变硬,她用手摸了摸,心想,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墨怀瑾身上会有变硬的器官?

    她再一看,两腿之间,一联想到之前在南疆无意撞见他赤 裸着身子的片段,她不禁羞红了脸,天呐,她这是在干什么?她刚刚玩的器官,竟然就是医书上写的,男人的......

    她低着头,没敢再抬。

    “怀瑾,卿卿呢。”

    墨怀瑾身下的花卿蓦然一怔。卿卿?她的阿娘?

    墨怀瑾被花卿这么一弄,浑身火辣辣的,喉咙的喉结滚动,艰难地吞下了唾液,哑着嗓道:

    “我找到她了,中午带她回来见你。”

    甄真心想,莫非真的是靠墙坐比较暖?不然她就着火炉都没出汗,可就着墙坐的墨怀瑾此时已出汗了,脸也红透了。莫非,扶桑的天气比较怪异?

    “好,那我回去收拾一下,等花卿到了,我想带她回南疆。”

    甄真说完,直起身,便出了门。

    花卿终于从桌底下滚了出来,墨怀瑾看到她便将她扛上了肩,向床走去。

    “墨怀瑾,放我下来!”

    墨怀瑾将花卿丢到床上,在她跟前,自顾自地脱衣,花卿羞到捂住了脸。

    “刚刚玩我的时候怎么不害臊?现在却羞了?”

    “我.....我刚刚不知道那是什么。”

    “现在知道了?晚了!”

    这个男人,怎么满脑都是这档子事?她翻身将他压于身下,他误以为她主动,就顺了她,结果被骑在他身上的她掐住了脖子。

    “你能不能恢复以前的样子?以前的你没那么龌龊?还有,你什么时候找到我阿娘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刚刚差点.....”

    差点被她的阿娘撞见她在墨怀瑾的房间里了,若不是她机智躲了起来,被她阿娘发现她躺在墨怀瑾的床上,以她阿娘的脾气,势必非打死她不可。呜呜~~~~(>_<)~~~~

    “我本来是想带你见你阿娘,是你自己躲桌底下的,你自己藏起来的,你怪谁?”

    “若非我藏起来,我阿娘岂不是发现了我们的奸情?”

    奸情?她怎么会说出这个词?她绝对是被墨怀瑾气傻了!墨怀瑾桃花眼一咪,甚是欣慰地道:

    “你终于承认我们之间有奸情了。”

    花卿:“......”

    此时房门打开,一袭白衣站在门外,进来后便看到了床上的两人,正在进行着那不可描述的画面。

    甄真:“........”

    花卿:“.........”

    墨怀瑾:“........”

    好尴尬!花卿恨不得钻进地洞里,此时她压着墨怀瑾,墨怀瑾的上衣都脱光了,她还掐着墨怀瑾的脖子,大抵有一种墨怀瑾誓死不从,她在逼他就犯的既视感。

    “那个,我遗漏了手帕,回来取一下。”

    甄真迅速走到桌边捡起了自己的手帕,随后快速走到门边,道:

    “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

    门应声关上。

    “墨怀瑾!!!”

    完蛋了,彻底完蛋了!这么丢脸的事竟然被她阿娘撞见了。墨怀瑾却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满脸温柔地笑道:

    “你没听见刚刚阿娘说,让我们继续吗?”

    “是我的阿娘,不是你的阿娘。”

    “好好好,你愿意就是你的阿娘,反正我叫真姨丈母娘也是可以的。”

    花卿:“......”

    墨怀瑾何时和她阿娘关系这么好了?为什么她阿娘见到墨怀瑾和她这样,反应不是生气不是震怒而是说让他们继续?

    她的阿娘不是一直看好云苍的云上洛哥哥?一直打算把她养大了送给云上洛做妻子的吗?怎么?回头就允许了她和墨怀瑾了?

    她阿娘眼光是不是也太差了?她的阿娘竟然允许她和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是不是这些年她调皮捣蛋次数太多了,所以她阿娘狠心让族人钉她耻辱柱,狠心让族人烧死她?

    她,肯定不是她阿娘亲生的。呜~~~~(>_<)~~~~

    “墨怀瑾,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就喊华曲曲来管教你了!”

    墨怀瑾看着她细腻又纤长的颈项道:

    “她哪来的资格管教我!”

    “就凭她是你的王妃,王妃有规劝王爷之责。”

    “很抱歉,她不是。”

    “唔。放开,快放开。”

    男人的眸子染上了猩红,瞳仁倒映出她娇俏的模样。他本打算在自己明媒正娶她过门之后,在她意识完全清醒之际,再要她,可是他每次看到她都忍得好难受,那种浑身如蚂蚁在咬,那种僵硬的难受,只有她能解。

    “卿卿,你是本王的王妃,你是本王命里指定的王妃,早晚都会是本王的人,本王一辈子都只宠你一个,未来也不会有别的侍妾,你顺了本王,好不好?”

    她推开他,只觉得他瞳孔发红,令她感到害怕。

    “你置华曲曲于何地?”

    “好啦,以前我特别喜欢看你为了我吃她的醋,现在,我也不瞒你了。你知道你阿娘为什么默允了我们吗?因为,你的父亲是华丞相华翌,而你,是先帝亲赐给本王的未过门的王妃,华玖玖。你才是本王命里注定的王妃,而华曲曲,本王已奏请皇兄撤销了与她的婚约,而皇兄也准了。乖,别再乱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