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名正言顺

    门外敲门声戛然而止。

    甄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此时已是月上中天,心想怀瑾那孩子,应是睡了,便转身走了。

    门内,墨怀瑾抬臂遮住了自己那沾染了欲的猩红眸子,侧身将被子罩在自己和花卿身上,随后伸手搂住花卿,按进了自己的胸膛。

    “你干嘛!”

    “别闹!我病了,我冷,给我抱一会。”

    .......

    “墨怀瑾,你留我过夜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

    花卿转身推了他一把,被他气得狠了,伸手捏着他的脸道:

    “你跟我有仇吗?你有妇之夫,我却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如果被人撞见我们睡在一起,我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你这不是毁我清誉吗?”

    墨怀瑾轻嗤。

    “花卿,若本王没记错,在王府,我们就在一起睡过了,这又不是第一次。”

    “你......”

    “还有你说,本王是有妇之夫,本王确实是有妇之夫,不过本王的王妇就是躺在本王身侧的你,本王名正言顺地和本王的王妃睡觉,请问,犯了《大墨律法》的哪一条了?”

    花卿气得直坐起身,对着躺在床上的墨怀瑾就是一顿暴揍。

    “墨怀瑾你无耻!什么名正言顺?我和你什么时候名正言顺了?”

    墨怀瑾顺势将花卿压在自己的身下,口对口,鼻对鼻,眼对眼底对花卿道:

    “哦?你的意思是,你迫不及待地想转正,想和本王名正言顺.....”

    话没说完,便被花卿用手推开:

    “别说了。你嘴里就说不出什么好话。”

    她的脸又瞬间烧红了,她承认,墨怀瑾声音太具有蛊惑性,一靠近她,一说话,她就会忍不住头晕,那种大脑完全不受控制地空白,耳朵里,眼里只有他的感觉实在是令她心慌。

    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是一个多月未见,墨怀瑾怎么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了?

    墨怀瑾眉眼里荡出一股柔意,伸手便将花卿拉入自己的怀里,他慵懒低哑的声音是说不出的蛊惑人心。

    “乖,别闹,我们睡觉了。”

    他的手插入她的秀发了,一股沁人的幽香令他心神安宁。

    “谁要和你睡觉了。”

    花卿撇了撇嘴,拥住自己的人最终没反驳。

    “喂,你真的睡着了?”

    不是吧?这个男人,怎么说睡着就睡着啊!!!

    额.....

    东宫。萧湛半躺于榻上,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进!”

    一身黑衣的男子入门,将房门关上。行至榻前拜道:

    “殿下!”

    “雾隐?”

    他明明之前吩咐过雾隐,让雾隐跟随阿奴前后保护阿奴的,雾隐此时怎么会出现在此地,莫不是?阿奴遇到凶险了?他坐直了身,看向雾隐,阴鸷之气笼罩全室。

    “怎么回事?”

    “回殿下,雾隐赶到靖王府时,阿奴姑娘便已在七王爷侍卫的护送下回东宫了。只是......”

    “只是什么?有话直说。”

    “我们在永明巷发现了七王爷侍卫的尸体,但阿奴姑娘......”

    雾隐摇着头,直扑跪倒在地,双手叠于额前,甚是不安地道:

    “没找到。”

    萧湛握拳,翻下榻,将衣架上的外衣取下披上,便朝着门走去。此时雾隐正战战兢兢地跪在原地,没敢动弹半分。

    萧湛在开门的一刹,背对着身后的雾隐,吩咐道:

    “把锦鳞卫调出去,给我找!”

    雾隐答“是”,行礼再扣头时,房门已然重重地一摔,合上了。

    萧湛急色匆匆地走到广阳殿,却和迎面同样急色匆匆的杜佑撞上,杜佑刚摸着肩膀想喊是哪个不长眼的,结果话还没出口,抬头便看见森冷如寒刃的眸子正盯着他看。

    “殿下!杜佑唐突了,请殿下责罚!”

    萧湛冷漠无视掉他,转身欲走,却被杜佑唤住。

    “殿下,臣有要事禀奏。”

    “直说。”

    “鬼面夫人今晚接见了一个女子,她和那个女子待了有一个时辰,这是雪儿让我回禀您的。”

    萧湛心内惊疑,鬼面夫人向来不与任何人打交道,身边除了樱吹雪外,就是他这边的人了,她今天居然单独见了别人?

    他也来不及多加揣测,因他眼下有更重要的事,便是要找到阿奴,只是直觉告诉他,鬼面夫人见的那个女子定然不简单。

    “把那个女子的底细查清了回禀我。”

    说完便如旋风般离去,杜佑一时摸不着头脑,以往与萧湛上战场,也未见他如此着急上火,殿下这是怎么了?

    此时的天宁街,灯火已近阑珊,可是百花楼却与外面的街景形成鲜明的对比,**的男人鱼贯而入,花楼馆妓,楚腰堪握,脂粉香旎,一路旖旎风光无限。

    “公子,需要奴家陪你喝一杯吗?”

    萧湛刚进了门,便被一身水红色的女子搂住,一身廉价香粉味令他几度作呕。

    “你也配?滚开!”

    “哎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郑公子,楼上请。”

    一风姿绰约的半老徐娘笑意盈盈地行来,将围在萧湛身旁的女子推开道:

    “郑公子也是你们能惦记的?滚开!”

    刚刚黏身的水红色女子听到老鸨训话后,脸又红又燥。她虽不是头牌,可是姿色也算上等的,老鸨偏心,每次有好的客人都往凤舞房间送,她看着上楼朝凤舞房间去的郑公子,人中龙凤,虽脸色冷了些,但能与这样的公子温存一晚,也不枉此生了,于是对老鸨的恨意越发浓了。

    木梯“嗒嗒”作响,跟在萧湛身后的老鸨笑道:

    “郑公子,凤舞正在接客,不如我们到蓉蓉房间坐一下可好?”

    “不用,老规矩,她接她的客人,我坐在厅内等便是。”

    老鸨嘴角抽了抽,郑公子说入厅去等,老鸨为了做生意,为了营造气氛,墙的隔音效果可都是做的很一般的。有些房与房之间,甚至只用屏风或木板隔着,莫不是,郑公子有偷听的癖好?真是什么样的客人都有。

    可作为老板,该有的素质还是得有,到了凤舞的房间前,她推开了门,道:

    “公子,若是需要别的姑娘陪,一会如意再跟您挑两个长得好的。”

    “不用了,我自己在这等就行了。”

    老鸨:“.......”

    老鸨转而又心想,以前郑公子来,都是凤舞接的,他该不会真的是对凤舞情根深种吧?若是这样,她虽然舍不得凤舞这棵摇钱树,可是只要赎金够,她不会不放她走的,到时她再买几个好好的,好好培养,又可以赚大钱了。

    “那公子有事吩咐,如意告辞。”

    老鸨福身行完礼,便转身走了。

    萧湛将门关上,刚进到厅,尚未坐下,便听得里面传出来一些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和尖叫声,满室暧昧气息,他皱眉,掀帘而入。

    床上正在做运动的两人听得珠子碰撞发出的声音不禁停了下来,凤舞娇娇媚媚地喊了一声:

    “谁在那?还懂不懂规矩?”

    怎么说她也是百花楼的头牌,她接待的客人,非富即贵,她心想哪个贱人如此不长眼?抢客人都抢到床上来了?真是不自量力。

    墨怀琛看到走近的萧湛,不禁面红耳赤,全身一冷,便蔫了。造成如此毁伤是个人都会愤怒,墨怀琛又羞又怒,可眼前的人是萧湛,他又不好发作,紧握的拳头只能暗暗地砸在床上。

    “凤舞,你先出去。”

    凤舞抬头看到萧湛后,那丰神俊朗的英姿,看得她悦然心动,她接过这个客人,可这个客人每次都不让她侍寝,就连她的床都没让她上过,却还要她叫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如今,她正在接别的客人,他却突然闯入,难不成,她对自己感兴趣了?

    “咳咳,其实,我不介意三......”

    “滚!”

    萧湛此语一出,凤舞愣了。他居高临下,眼神不屑地道:

    “我不想说第二遍!”

    凤舞虽感觉屈辱,但她也明白眼前的人,是她得罪不起的,便顾不上穿衣连滚带爬地出了门。

    墨怀琛撑床坐起,甚是不爽地问:

    “你搞什么?”

    萧湛抓住墨怀琛的衣领,直接给了墨怀琛一拳,墨怀琛没料想到萧湛会动手,直到感觉自己的鼻子有液体往下流,一摸,血色入眼。才傻眼道:

    “你tm有病吧?你不会对刚刚那个女人感兴趣吧?”

    他以为每个人都像他一样,饥不择食吗?只是萧湛懒得解释,只问:

    “阿奴呢?”

    “你说什么?”

    萧湛怒火中烧,又是一拳。

    “萧湛,你疯了不成!”

    萧湛抓着他的衣领,往上拽,恶狠狠地盯着他道:

    “我再问你一遍,你把阿奴藏哪去了?”

    “你在说什么?”

    “哼,装傻?那就别怪我不顾兄弟情谊了。”

    他一手拽着墨怀琛,直接一摔,便将墨怀琛摔到了地上,对着墨怀琛又是一顿暴揍。拳落如雨,墨怀琛竟无半点还手之力。

    “别,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萧湛将他松开,鼻青脸肿还附带嘴角流血,鼻子流血的墨怀琛啐了一口血沫子道:

    “我确实是派人去截杀了她,不过之前在中原我就馋她的身体,所以给的命令是活捉。我哪知道那些饭桶会全部死翘翘,至于她失踪了,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你问我她在哪,我真不知道。”

    萧湛踩碾着墨怀琛的手,蹲下道:

    “我亲爱的表兄,这次看在我娘是你姨母的份上,就饶恕你这一回。但往后,你若胆敢将心思打在阿奴的身上,运气可就没这么好了。”

    墨怀琛此时的脸部已经疼到变形,萧湛抬腿往外走,掀珠帘时回头道:

    “你说,若是让如玉知道,你这两天都在百花楼头牌的床上,她会怎么想呢?”

    如玉,便是樱吹雪,萧湛安插在墨怀琛身边的一枚棋子,只是,墨怀琛对这枚棋子动情了。

    墨怀琛一想到已许久不见如玉,又想到以前两人缠绵的片段,便血往上涌,他知道萧湛是如玉的头儿,也知道如玉听他的凋令,他此番来,还想跟萧湛讨要如玉,只是被花卿的事给耽误了才一直没提。

    “你......萧湛你给我回来!”

    可萧湛丝毫没有回头,他对这个长相类鼠的表兄本就无太多好感,可他的师父鬼面夫人说,若要图谋天下,必须要和墨怀琛联手,墨怀琛好色,他便投其所好将自己的得力干将樱吹雪送给了他,化名颜如玉。

    肌肤胜雪,其颜如玉。萧湛勾了勾唇,樱吹雪也果真没辜负他的期望,在一起只一旬多,便成功勾掉了墨怀琛的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