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许香秀大婚

2021-05-16 作者: 十三主
  季景行语塞,放下了锦盒,回头,直直的朝着许娇杏看了去:“我。”

  许娇杏看着他这局促不安的模样,忍不住就笑出了声来:“所以,季公子,你又是在找什么。”

  “我,我娘当真没说过什么?”季景行不答反问。

  许娇杏摇头,季景行松了一口气,缓步朝她走来:“账本我晚些时候给你送来,你给看看,还有 就是,我上次跟你说起的,开铺子的事儿,你再考虑考虑,时间不多了。”

  许娇杏对他这堂而皇之就转开了话题的模样给惊住了。

  毕竟季景行这样的人,从来都是行的端,坐的正的端正君子,像这番闪闪躲躲,还当真是头一回。

  许娇杏还想说点什么,季景行已经快步离去了。

  从这日开始,那季夫人便时不时的来许娇杏铺子上走动,每次来,也不多话,只坐上一阵,便走了,每次来,还会捎带些吃的用的来,倒是说不出的热络。

  可她越是这样,许娇杏心里就越发没底。

  而,与此同时,玲珑则在白庆祥的最后一次到来前,离开了。

  走之前,她并未和许娇杏说过要去哪儿,许娇杏怕她在外头遇了事儿,又给了些银钱给她,就当做是盘缠了。

  玲珑走后,许香巧有意去她铺子上帮忙,许娇杏没同意, 她也并未死心,又找来了谢氏帮忙游说。

  谢氏游说不成,她又求到了许长根那处。

  许娇杏虽不意外,却也是烦透了这种感觉,稍稍思量,她就避重就轻的将过往的事儿说了一遍,虽是没提顾秋实和许香巧的那层关系,但许香巧有心要构陷她的事儿,她还是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清楚。

  谢氏最为吃惊,她知道许娇杏不会骗人,顿时对许香桥的那种怜悯骤减,甚至,还动了将人送走的意图。

  可许长根却不同意。

  他虽心知这事儿是香巧的不对,自己也再没有往人家铺子上塞人的道理,可许香巧好歹是他们老许家的血脉,老三一家子的人没个出息,抛下了这个孩子,他这个当大伯的,自是应该担起这个责任。

  至少,他们在送她出嫁之前,都不能抛下她!

  为此,谢氏和许长根还闹了一场小矛盾,只不过,随着许香秀的婚事将近,许长根夫妇也越发忙不过来了,这闹着闹着,谢氏也就妥协了。

  她一面留了许香巧在铺子里帮忙,另外一边,又早早的找了媒婆说媒,只要有合适的人家,就给许香巧留意了。

  只不过,许香巧人才不怎么样,要求也不低,媒婆那处,一直就寻不到称她心意的。

  谢氏心里恼火,可大伯娘又不是娘,她总没有再数落人家眼光高的道理?

  没有法子,她只能耐着性子,又给了媒婆一些个银角子,让人家慢慢的找。

  同时,她还格外的防备许香巧,就怕许香巧心生恶意,搅了她家香秀的婚事儿。

  然而,这婚事一日一日的近了,许香巧除了睡的早,睡得沉了一些,似也当真没有别的毛病,谢氏也松了一大口气,只觉得这人是生了变故,懂了事。

  饶是如此,她还是将竹篾店送货、煮饭之类的杂事儿全交给了许香巧,至于许香秀的事儿,她一概没让许香巧插手。

  这忙忙碌碌的日子,一晃眼就过了。

  转眼,就到了许香秀出嫁的日子。

  在临县,多有黄昏嫁女的习俗,而有钱人家,多会大办好几日。

  许长根就这么一个女儿,开这竹篾店多年,省吃俭用的,也节省了一些个银钱来,这些个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还不如就花在他宝贝女儿身上有用。

  故而,在他一力的坚持之下,许家这酒席,硬生生的从一天,变成了整整两天!

  出嫁的头一天就开始吃,第二天正式出嫁又是一天,不过,这出发的时间,就不是黄昏时分那么晚了,毕竟许香秀要嫁的是隔壁县。

  这路途漫长,其中有什么变故也不可知,最重要的是不能误了吉时,故而,谢氏早早的就跟马队说好了,第二日吃过晌午就出发。

  这一大早,许长根夫妇还没吃上一口热饭,宾客们就来了。

  眼看着人们来道喜,许长根才有了一种要和女儿分别的伤心之感,待去灶间拿茶水的空隙,她就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谢氏见了,忍俊不禁,心道当初她们一家三口被许家赶出来时,也不见得他抹一下眼泪的,他这番,倒是······

  毕竟是大喜的日子,谢氏也不想提过往那不高兴的事儿,当下就催着许长根去招待客人,自己则径直去了许香秀的屋里。

  只是,这不去还好,一去,她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许香秀根本就没有在屋里!

  这临县,新嫁娘哪个不都是好生生的坐在新房中,等着新郎官来娶的,这野丫头,她到底想干什么?

  为免张扬,她不敢将这事儿告诉了许长根,本想悄声出去找找,不想,许香巧却说了一句:“大伯娘,她想来是去了娇杏那处了呢。”

  谢氏一阵头痛,她这女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直都不待见娇杏,饶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她对娇杏还是存了恶意的。

  这大喜的日子,她还往娇杏那处跑,难不成,还想去找娇杏的麻烦不成?

  谢氏越想,心里越发担忧,当下,二话不说就朝许娇杏的药铺赶了去。

  此刻,许香秀也确确实实是在许娇杏的药铺上,不过,和谢氏想的不一样,她不是来找许娇杏麻烦的,而是来邀她早些去吃酒席的。

  许娇杏都愣住了,只怀疑自己莫不是听错了,毕竟,她和自己这堂姐素来就不对付。

  吃惊之余,又听许香秀说了一句:“许娇杏,让你早点去怎么了,你不早点去,怎么帮我铺床,怎么给我撒枣子桂圆。”

  许娇杏是彻底僵住了。

  临县素有请有福气且家庭和满的人去铺床洒糖果习俗的,只不过,许香秀这主动来找她,还真是说不出的古怪!

  下意识的,许娇杏就想问问她,是不是谢氏拿刀驾她脖子上,逼着她过来说的。

  可这毕竟是许香秀大喜的日子,说什么刀不刀的,毕竟也不怎生合适。

  干咳了一声,她方才反问道:“我是个寡妇,你让我给你铺床,你就不怕?”

  话没说完,就被许香秀急声打断:“怎么,许娇杏, 你不愿意,难不成, 你是怕我抢了你的福气不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