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取水

    “郁大人怎么忽然来屏南坡?有什么事情吗?”林舒晴问道,努力扯了一个笑容。

    “我是为了下雨的事情来的!”郁仲培说着,又把目光从林舒晴身上移开,望向地里。

    身为男子,一直盯着一个姑娘很失礼,他读了这么多年书自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看着眼前的地,郁仲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这地里的庄稼,要比县城里那些富庶的田地里长得好得多些。

    不仅枝叶挺拔,甚至翠绿的程度也不一样,也就开始细心打量这些庄稼。

    “下雨?”林舒晴有些无奈。

    她又不是雨神,为什么一个个找她问下雨的事情啊。

    “好久不下雨了,我担心这地里的庄稼,长此以往,地里的水不够用了,今年地里的庄稼估计到了最后都得枯死。”

    “大人,我又不管下雨?”林舒晴颇有些无奈道。

    “如果地里庄稼的水不够,那就只能放弃一部分庄稼,给另外一部分浇水,起码能活一部分。”林舒晴无奈道。

    既然都救不了,那就保留一点点的力量,起码给人留一口饭吃。

    听到这话,郁仲培眼睛亮了亮,也是。

    救不了全部的,不如只救一部分的。

    地里不肯能一点儿粮食都收不到!

    “多些姑娘提醒,不知姑娘还有什么办法?若是人没水喝了又如何?”郁仲培再次问道。

    林舒晴:……

    这是把她当十万个为什么呢?

    她,她又不会变水。

    不过考虑到眼前的人是县令,林舒晴还是认真思索了一番关于怎么凭空造水的问题。

    “大人,不知县里可否有会达井的工匠?”

    “找几个工匠,去挖井,找个湿润的地方挖,挖的深一些,总会有水出来。”

    “我听说有些山上石涧里会有水流出,大人也可以派人去寻,挖开石涧,里面也有不少的水。不过这山林也有些野兽,却是会很麻烦。”

    林舒晴认真想了几个思路。

    水在整个地表的循环,不止是靠着天上的下雨降水,这土地下也有很多的地下水。

    以前她们开采的地下水方便,毕竟有现代机器的帮忙。

    这里的手艺如何她不清楚,只能靠着人力去挖。

    水不来就我,我就去找水,便是如此道理。

    “姑娘,按照这种做法真的会有水吗?”郁仲培目光闪烁道。

    “当然,这地下水层……这地是湿润的,是因为这地下有很多的水。”林舒晴立马改口道,差点儿说漏了嘴。

    “那我就按照姑娘的方法去做了,事成之后,定来感谢姑娘。”郁仲培说完这话风风火火走了。

    知道如何生水,他也没了留在这里的道理。

    林舒晴转过身,看着那县令远去的身影,呼了一口气。

    这打井的法子她没告诉闻梁,是因为她们村里没有打井的匠人,也没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投入到其中,万一是一场空?

    她既然有退路,就没必要为了大家投入这么多的钱财,还有不少的人力物力。

    换做这县令可就不一样了,能指挥这整个县的力量。

    林舒晴由衷希望,郁县令能找到水。

    不然,她也只能在几个月后走上带着孩子去更远地方的命运。

    从林舒晴那里得到办法的立马就去县衙发了告示,找会挖井的匠人,去找地方挖井。

    同时,也派了县里的士兵,是组队到周遭山林里的各处,去找石涧,寻找有水源的地方。

    没过几天,就从城里传来了好消息。

    林舒晴是听闻梁说的这些。

    “我前些天去县里,这县令老爷发了告示说,已经在山里找到一处水源了,就是在很远的地方,还有源源不断的水从石涧里流出来,还让人从石涧里挑了几大车出来,真是老天爷保佑啊!”

    “以后也不用担心没水喝……不过”

    “县太爷让我们村里实在是没水的,就先浇了地里一半的庄稼,另一半的不要了。”

    “说能攒下不少的水,起码让人有口吃的。我听人说,有很多人不满意,正在县衙门口闹呢。”

    “县太爷直接告诉他们那山里水的位置。明人守着,说要取水,只能一人取一桶,多的都给。”

    “好多富商在县门口来往,本来准备弄些牛车去取水的,结果都被这条命令给打蒙了。这几十里的路,为了一桶水,辛辛苦苦走回来,还不知道能泼多少,值得吗?”

    闻梁把这挑消息出来跟林舒晴先聊着。

    “人没水的时候,总归是要想尽办法找水的。那些人要闹就让他们去闹吧,梁叔,要是县里的情况好,我们也不用去远的地方找水活命了。”

    “是呀。”

    闻梁有些欣慰。

    这一趟去县里,是把所有的里正去拉去县里告知,让他们管好各村的村民,不要为了取水而闹事。

    县太爷正积极想办法,帮大家弄出水来。

    这闹事的人不仅会被关在县衙里,还几天不让取水。

    林舒晴算过,她们这边县里,听说村有四五十个个,算上县城里住着。

    也是个有四五万人口的大县城,这用水的缺口自然是不小的。

    若是派各家各户去山涧那处取水,一村能不能分到一口都不知晓,更何谈地里的庄稼。

    林舒晴也听闻梁说了,有的人不远放弃地里的一部分庄稼,都给浇水了。

    现在各村各户派人守在自己家的水塘前,每天只让打一桶水。

    有的人存着,准备攒几桶去给地里的庄稼浇水,可存了几天发现家里的水少了一些。

    这也没人动水,水又去哪里了?说不定是有人偷了,为此,各村各户有了不少的矛盾纠纷。

    甚至引出了一个新的名词,偷水贼。

    谁摇头晃脑在其他人家门口站着的,说不定就是想来偷水的。

    为此林舒晴很无奈,但更无奈的是豆腐厂旁边那条小溪干了。

    说干是没干,但是溪道上流淌的水的高度,估计不超过三厘米。

    原来还是参天大树,现在就边一只小树丫。

    没有水,这做豆腐的活也得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