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缺水

    生存用的水少的,那树就由它去吧。

    少浇点水,也能多活些别的东西,要紧的是把地里的菜给顾好。

    为此时着急的可不止林舒晴一人,最急还属在县衙里的郁仲培。

    昔归县本来就是一个小地方,天高皇帝远,很少有人注意到这边。

    自从上次的肥料方子打出了名头以后,就要不少人注意这里。上面还特意派来官员来监督春耕,给百姓发放种子,期待的这后面的收成。

    若是收成好,都能成为他的政绩。

    只是,天不下雨,地里的庄稼就很难生长。

    虽然目前还能取水灌溉,可要是一直不下雨,又能活多久?

    郁仲培坐在县衙里,身前已经堆着一大堆的县志,还有专从农事的书籍。

    他翻了好久,看不出个头绪。

    只讲了种地,没讲没水。

    左思右想,郁仲培坐不下去了,决定去外面走了一朝,回了后院把官服换了。

    “少爷,您今天这是要去哪里?”一旁伺候的老人的问道。

    他家少爷是个安静的性子,很少会要主动出门。加上每日的公务繁忙,更多的时间是待在县衙内处理公文看书。

    “天气不错,我出去转转。”郁仲培随意道。

    “那少爷什么时候回来……”

    “…我出去随便走走,天黑前回来。”郁仲培留下这句话就扬长而去。

    说是出去转转,可这人骑着马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了屏南坡。

    郁仲培骑着马远望这边的农田,比起来的路上看到的那些,好太多了。

    这边的麦子刚刚收割过,麦田里有不少地方铺满金色的麦秆。农人有的在田里焚烧麦秆,制作着草木灰的肥料。

    而这边的田里也种着不少粮食,农人也在辛苦挑着大桶的水,往田里洒水。

    郁仲培即便不知道林家的院子在哪里,还是跟着往来的商队去了豆腐厂那边。

    这里商人数量比起县城里多了不少。

    有南来北往的带着武器的行商,还有走街串巷背着扁担的送货郎,还有那背着竹娄抱着小孩辛苦谋生的妇人。

    郁仲培又去瞧着窗口处的人,一个个穿戴整齐,店面里的豆腐也是摆放整齐洁白。

    比起县里,繁华了许多。

    还有一些其他就就地叫卖的商人,跟起来南来北往的商人互换着各种物品。

    郁仲培骑着马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一位眉眼伶俐的少年立马凑到他跟前。

    “这位先生,可是刚刚来我们屏南坡的?您是为了买豆腐而来吗?”

    “这边买豆腐是要排队的,不如我带您去别处吧,我知道一个地方卖的豆腐价格比这里的便宜,买豆腐还送豆花呢!”

    “您没有尝过新鲜的豆花吧,加上盐的滋味好极了……”

    那少年站在郁仲培面前就开始吹自己的家的豆腐和豆花,归纳一下大意就是让郁仲培去自己家里买。

    毕竟,不用排队还送点别的吃的。

    郁仲培打量了一下四周围,这样的少年还有不少。

    也是围在那些商人周围,笑容满面劝说着。

    “我听说,屏南坡有个学堂,可让村子里的少年免费上学,有这事吗?”郁仲培若有所思道。

    马前的少年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一般,脸色别扭。

    “有,就在山坡那边,您要是想看,我领您过去看看?”少年强颜欢笑道。

    “既然有,你怎么不去念书上学,反而在这里做起了拉客的生意?”郁仲培不解道。

    这个年纪,去念书总比在外做别的活计强。

    听到这话,少年面上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了。

    “读书也得分人!以前我觉得,读书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事,家里有钱了才能送孩子去念书。如今才知道,不是谁也能去念书的。”

    “我在学堂里面坐了这么久,从早到晚,整天跟着先生念一些重复的字,屁股快黏在凳子上了,实在是坐不住了。”

    “我求着我爹娘别让我读书了,帮着家里干点活就行,实在不行还有家里的弟弟,我学了几百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了。”

    “您就别问这件事了,成不?”

    郁仲培看了周围几个少年几眼,有的是年纪大了,有的年纪还小,不知道是不是也都是因为在学堂里坐不住,才来这里做起了拉客的生意。

    郁仲培只能摆摆头,把这份遗憾跑到脑后。

    城里还有许多人家的家的孩子,想念书没有这机会。

    这里的孩子有这样的机会,却不知道好好把握。

    左右,天底下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说完自己的事情,少年话锋一转,又扯到这豆腐生意上。

    “这里先生,您要不要去看看我们家的豆腐,您要是觉得好,买的多了还送箩筐给您装豆腐呢!”

    少年孜孜不倦推荐自己的家的豆腐,他看这人空手来,肯定没有准备,便贴心道。

    “我来这里不是来为了买豆腐的。你们村的林舒晴林姑娘在哪里,带我去看看。”郁仲培说着,往少年怀中抛了粒碎银子。

    本还面色发苦的少年,见了这银子顿时眉开眼笑。

    有银子就好说啊,有银子办啥事都成,说不定这银子还能成为自己的私房钱。

    少年开心想着,带着郁仲培就往地里走。

    “先生,我知道这人,她最近一直在往地里跑,早上我还看到她往地里去了,我这就带您去。”

    郁仲培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拿着奇怪小木板,上面还搁着些纸张,用手拿着炭笔迅速勾写的林舒晴。

    瞧着,模样有些怪异。

    但看到这样的林舒晴,这样他心中顿时信服不少。

    便上前问候着。

    “林姑娘,你这是在忙什么?”郁仲培走到她跟前道,马被他牵在田边的树上。

    林舒晴被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转身发现是郁仲培。

    急忙抱起了板子,把上面的纸张遮了一下。

    她写的东西太过于奇怪,还是不要让外人看到比较好。

    村子的人不识字她不担心,她担心的就是这些识字的人。

    郁仲培见林舒晴这个模样,以为自己吓到她了,上前致歉道。

    “冒犯到姑娘了,失礼之处,还往姑娘多多海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