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心怀鬼胎

    萧瑾躺在床上虽然有困意但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闭眼脑海里都是凌哥哥的面容。

    昨晚本来还能再晚点睡的,谁知自己突然困意上头,她就想躺在床上歇息一会,谁知这一躺就睡着了,没有更衣也没有熄灯,后来发生了什么她都不知道。

    后来她轻微感觉到身边有些响动,自己也被摆正了姿势,睡的更舒服了,一翻身就抱住了什么东西,暖暖的,摸起来还有些头发,这是什么,自己枕边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呀。

    出于好奇,在那么刺眼的灯光下,她还是勉强睁开了眼睛,谁知道眼前是另一双眼睛。

    萧瑾一下子瞳孔放大,一把推开了面前的人,才看出来这是凌御玖。

    “你……你怎么在这?”

    凌御玖也没料到萧瑾会在这个时候醒,有些不知所措,俊俏的脸庞略显可爱之色,“我看你灯没关,敲门也没反应,就进来看看你如何了。”

    “哦……”

    然后萧瑾一下子将头蒙在被子里,理都不理会外面的人,过了一会,她听到没有动静才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然后就睡不着了,脑袋里一直在想他刚才进来的事,还有她抱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距离如此的近……

    凤来灵清池岸边。

    “门……门主,咱们怎么还不行动?”罗訸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正在闭目养神的仇青禹。

    早在上午他们就已经有小道消息说苍梧山上,萧瑾的玉石刚从体内取出就被一个来路不明的黑影人所劫,到现在下落不明。

    而双极峰这一伙人在苍梧山猫了这么久却毫无所获,属下们也着实不安心。

    “急什么,等凌御玖他们找回玉石我们在下手不迟。”

    “门主,你是说……”

    “这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与其我们耗费精力去查找丢失玉石的下落,还不如对自己掌控之内的东西下手。”

    仇青禹缓缓睁开眼睛,他的眸子也渐渐透露出淡红色,经过这段时间云逸飞招式的传授和熟门捷径的技巧,他已经成功突破凤之于凰的第二式,而对于凌御玖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他现在想要的可不是什么玉石,而且那失传已久的凤之于凰的第五式!

    罗訸听到自家门主这么说也就听从他的话做事,“可是……王丞相那边已经在催了……让我们赶紧拿到玉石。”

    仇青禹闻声皱着眉头,漫不经心的回道:“无妨,按照他的计划,不出三个月就能完成,玉石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罗訸也不敢多问,只好点头退下了。

    没过多久,仇青禹突然察觉到不远处有风吹草动的迹象,遂下意识让罗訸跟上去查看情况。

    “堂堂双极峰的仇青禹竟然在这小树林里坐以待毙。”

    夜沐兮从身后的树荫处走出来,一群坐在地上休息的手下见状都站起来呈备战状态。

    仇青禹使个眼色,他们都意会了,慢慢松懈下来,往后退了几步。

    “你怎么来了?”

    “我想知道你的计划,没准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你?还是算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解决好。”仇青禹没有睁开眼睛,可见他不想和这个女人再又任何的往来。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去苍梧山山顶直接去找凌师兄?”

    “急什么。”

    夜沐兮慢慢的向仇青禹走进,语气轻声柔和的说:“难道你忘了吗?我……可是久玄大师的徒弟。”

    他潜意识的愣了一下,徒弟?他只知道第一个发现玉石身份的人是久玄大师的徒弟,夜沐语,夜沐兮……难怪!

    他竟然没有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只怪如今的夜沐兮性格大变,与昔日的夜沐语又怎能同时想起呢。

    仇青禹睁开双眸,看着站在对面紧盯着他的女人,“所以呢,你到底想怎么样?”

    “当然是帮我师兄拿到玉石,然后讨到凤之于凰……”

    “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就问你做不做这笔生意。”

    看着他犹豫不决的神情,夜沐兮更得意了,“我与凌师兄可是同门师兄妹,他能借于我看可是板上钉钉的事。”

    “此话当真?”

    “我说的还能有假?”

    “好,我助你拿回玉石,你交出凤之于凰的招式。”

    两人各自都心怀鬼胎。

    蚀空门。

    一个人影匆匆忙忙的跑进黑幕中,向帮主禀报刚刚出去打听到的消息。

    “帮主,据我所了解……琥珀石并无消融毒药的奇效……”

    令狐沛容背对着的身体一下子转过来盯着跪在地上的手下,“你说什么?”

    “小……小的也是打听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手下显然被他的反应吓得语无伦次,片刻间又想到了什么,“小的还听到一些旁门左道,说第三块月光石有此作用。”

    “第三块……可有些蛛丝马迹?”

    “暂时还没有。”

    “那这件事就交于你去办,办的好,重重有赏。”

    “是!小的定全力以赴找到第三块玉石的寄主!”

    第二日,苍梧山闲云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萧瑾见到她的第三面,她依稀记得在南崖城的时候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再后来她又在南宁城街头碰到她被士兵追喊,也就是凌御玖的师妹,夜沐兮。

    久玄大师看到夜沐兮来了,也是满脸和蔼的笑容,“哎,我这把老骨头了,还来看我。”

    她上前忙搀扶着师父笑道:“哪有呀,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何况师父刚出关我更要来看看了。”

    “好好,你这丫头从小嘴就甜。”

    “我在路上偶遇师兄,本想与他一起来看您的呢,可是家中有事故今天才能拜访,所以我特地从家里带来了酿制好的桂花酒给师父好好品尝呢。”

    “哈哈哈哈,好,兮儿真是费心了,知道我最爱喝酒。”

    久玄大师摸着胡子向她介绍道:“这两位姑娘,萧瑾是我旧友的女儿,织南星是青冥派的弟子。”

    夜沐兮闻声看向织南星,两个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碰撞,她认出来了,原来上次约仇青禹见面的就是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