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推门走出房间,火凤大跨步走向凉亭,长生老人打着哈欠,“天儿也不早了,你们分下房间吧,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说完长生老人慢步回了房间。冷无走了过来,坐在火凤的身旁,“秘灵谷共有四间房间,长生老人独自住在后面,剩下就是前面这三间房,咱们几个商量一下。”火凤接着说道:“洛仙和小玉,两个小姑娘,住在最里一间房。隔壁呢,住的就是烈玉。开头这一间,冷无咱们俩住吧。”洛仙眉头一皱,怎么没提寒医仙啊?正在纳闷之时,火凤开口问道:“寒,你若是留下的话。”“我住中间。“寒起身行礼,直奔中间的房间,推门走了进去,洛仙嘴角微微一笑。”行,房也算分好了。饭这也算吃好了,洛仙小玉留下收拾,咱们都走吧。对了,过会儿我会检查,碗的洗洗干净了。“火凤带头离开,冷无跟着离开,小玉起身收拾碗筷。”这怎么收拾啊。“一桌残羹剩菜,看着就让人闹心,洛仙坐着不动,看着小玉收拾。烈玉变出一个大木盆,小玉瞧见便将碗筷放入,”小姐,你坐着休息吧,这种粗活,交给小玉来收拾就好。“”那辛苦小玉了。“洛仙打了个哈欠,起身坐到了一旁,拿起果盘吃了起来。烈玉起身收拾,小玉急忙阻拦,”师父,这可使不得,让小玉来做就好。“”没关系,一起收拾,能快一些。“烈玉话音刚落,就传来了火凤的声音,”洛仙,你若是不怕挨揍,就在哪儿老实坐着。“一只红色小飞虫,缓缓飞到眼前,”切,吓唬谁呢。“小飞虫口中,喷处一团火焰,葡萄瞬间化为灰烬。洛仙腾地站了起来,手中果盘放在一旁,”师父,您快休息吧,这些,让我这个做徒弟的来吧。“碗筷扔进木盆中,洛仙动作十分麻利,木盆装满之后,吃力的拉着木盆,向水井走去,小玉打来井水,洛仙清洗碗筷。烈玉站在凉亭,目光看向洛仙……

    秘灵谷的第一餐,洛仙算是见识到了,神仙吃饭的样子。这满满一桌饭菜,菜品毫无搭配,摆放毫无规矩。若不是寒医仙的功劳,恐怕洛仙根本不会坐下,吃下那些不知是什么的饭菜。洛仙最无语之处,恐怕就是,他们连一双公筷都没有,每个人都用自己入口,沾满唾液的筷子,在到饭菜里翻来翻去的,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除了一旁的寒医仙,筷子不曾入口,只用来夹取,放入碗中,用勺子送入口中。相比较之下,其余的各位,真是有伤大雅。还有身旁的烈玉,没见他怎么吃,到是总给洛仙夹菜,这让洛仙觉得他,怕是别有用心。冷无舅舅长得粗狂,穿的却是十分柔美,而且脾气也是很好,很是照顾初来乍到的洛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灵鸟火凤似乎很是怕他,洛仙只要偷偷去告状,冷无总能找茬凶他一顿。至于,堂堂鸟族灵鸟火凤,一如既往的严父模样,总是揪着洛仙一些小错,大发雷霆将她骂上一顿。

    碗筷码放整齐,小玉搀着洛仙回了房间,还未洗漱的洛仙,便早早的睡下了。小玉则是点灯,看起书来,月珠伴着月光,泛起了微弱的亮光。就这样,洛仙在秘灵谷住下了,每日早早起床,为大家准备早饭,然后与大家请安问好,才能上桌吃饭。这五个性格迥异的男人,成了洛仙每日的全部,师父烈玉教心法,灵鸟火凤教规矩,冷无舅舅要什么给什么,寒医仙依旧高冷不说话,长生老人总坐在凉亭里,看着他的那个棋盘,不时还会哼上一小曲,走出秘灵谷溜上一溜。

    至于林家的两个仆人,似乎是就那么凭空消失了,洛仙问询起小玉,小玉也不知他们的下落。后来,听冷无舅舅说,乌金带着颜夕离开秘灵谷,去寻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简一了。其实并非如此,乌金带着颜夕去了鸟族,在火凤的观云峰住了下来,他们还没住下多久,简一带着颜夕的母亲,一同到了观云峰。就这样一家四口,在观云峰住了下来,颜夕肚子的孩子,一天一天的茁壮成长了起来。就这么看来,似乎这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该有的样子,也慢慢的安定下来了。可殊不知,冥界双生姐妹花,再次见面之时,竟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放下狠话后,姐妹二人,彻底的决裂了。另一旁的妖界,更是大乱,裂天依附黑麒麟,屠杀妖界众妖,以妖气凝聚万年妖血,炼化这一颗崭新的妖丹。各家族长均被抓了去,抽去一身妖血,夺去千年妖丹,真身化作尘埃,洒落妖界领土。众妖为保性命,不顾一切的逃亡,混入人界之中,藏于凡人之间……

    火凤的严苛要求下,洛仙愈发的乖巧了起来,似乎也有些大家闺秀的模样。每日早起备茶,向各位请安问好,吃完早饭过后,便钻进书房看书,一看便是半天。晌午过后,凉亭前,与小玉切磋武艺。每日如此,日复一日,小玉开始施法腾云驾雾,而洛仙似乎毫无进展。看着手中的宝剑,洛仙紧紧皱着眉,“当真是没有仙根。”每每想要放弃之时,耳边总能响起笛声,顺着美妙的笛声,向花园之中看去,花藤化作藤椅,寒坐在上面,手拿黑玉长笛,吹出轻柔的乐声。“真好听。”像蝴蝶寻到了花香,迈步走进百花深处,沉浸在柔美的笛声中,跟随着曲调翩翩起舞,惹来蝴蝶相拥作伴……

    日月星辰,鸟语花香,时光飞逝,年复一年,很快五年过去了……

    迷雾森林外,男人焦急的等待,烈玉从迷雾中走来,男人大步上前行礼,“天尊,不好了,不好了。”手握黑色鳞片,急得满头大汗,“我家颜夕和云儿,被抓走了。”简一话音未落,木七从天而降,“天尊,大事不好。”“简一,你先说。”简一摊开掌心,和一串狼牙,“颜夕肚子大的过分,父亲掐算着时日,说这几日便要临盆,让我去备些需要物件。我刚从观云峰下来,就看到墨阳将军,不知在追赶什么,我便前去帮忙,谁追了几个来回,那东西直奔观云峰。墨阳将军与我便追了过去,刚站稳便听见摔打之声,一个鲛人扔下这个,便带走了颜夕和云儿。父亲受了重伤,母亲拼死护着云儿,挨了那个男鲛一长枪。“死死攥住手中狼牙,眼中尽是无边的怒火,“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天尊,鲛人族族长的折子。“木七打开折子后,一模一样的黑色鳞片,“南海鲛人一族,族长、老族长和几位殿下,都毫无征兆的消失了。“烈玉拿过黑色鳞片,木七继续说道:”派去的天兵回报,南海以有妖兵驻入,丝毫看不到鲛人的身影。”递上来的蓝色折子,下角有鲛人印记,确实出自鲛人一族,可折子是空白的,“黑麒麟。“黑色鳞片,正是黑麒麟的鳞片,”是裂天。”

    听到裂天二字,简一找到了主儿,挽起袖子就要走,被木七拦了下来,“先妖王根本不在妖界。”“那他在哪儿!”热锅上的蚂蚁的,简一根本等不下去,“他到底在哪儿!”双眼恳求着,向木七看去,“星君,我家颜夕快要临盆了,云儿也还小。””我……“眼神向一旁闪躲,木七低声说道:”我不知道,抱歉。“”呵呵……“低着头无奈的笑了笑,简一幻出真身神行离开。”简一,你……“此刻的简一横冲直撞,木七想上前阻拦,烈玉叫住了木七,”木七,让他去吧。““五年前,先妖王血洗妖界,众妖逃的逃,死的死。短短几日,成了一片荒芜……自那之后,先妖王就消失了。可如今……“驻扎南海的精兵,是从何而来?木七想不明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