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吃了冷无的糖球,让他抱抱也算不亏,洛仙将糖球塞入口中,美滋滋的吃了起来。火凤站到冷无身后,压低声音说道:”冷无,仙儿都大了,抱一下就行了,别没完没了的,差不多了吧。“”洛仙,喊声舅舅。”冷无话音还未落,洛仙甚至还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舅舅。““好孩子,好孩子……”欣慰的看着洛仙,冷无脸上浅浅的笑着,“洛仙答应舅舅,同你师父好好修炼。只要你好好修炼,舅舅就给洛仙,做好多好多的吃的。”“好,洛仙答应舅舅。”伸出右手小指,拉起冷无的手,“拉钩。”小指拉着小指,二人笑的很是开心。

    冷无拉过洛仙,走到烈玉的面前,“交个你了。”“请舅舅放心。”烈玉拉过洛仙,向冷无行礼,洛仙也有模有样的,微微鞠躬向冷无行礼,“请舅舅放心。”冷无迈步出了门,火凤也跟了出去。冷无直奔花园,变出个竹篮子,扔给了火凤,“采些花瓣,做些点心。”“我采啊?”抱着竹篮子,火凤呆呆的看着冷无,“我不会啊。”“不会就学。”冷无幻出一把剪子,捏起一朵盛开的花朵,将花朵剪了下来,放在了竹篮子里,“很简单。”火凤接过剪子,拽起一朵花骨朵,稍稍一个用力,花骨朵被捏碎了,“冷无,你别为难我了,这种细致活,我真的干不了。”冷无坐在藤椅之上,直勾勾的看着火凤,那眼神之中,似乎有千万把刀子一般,火凤轻轻捏起一朵花,将花朵剪了下来,“冷无,你瞧见没,我成功了。你就教了我一次,我这么快就学会了。”“冷言平日里,最爱吃一些甜食,尤其是这百花所制的糖球。没想到千年后,她生出来的孩子,和她的口味,竟如此的相同。”冷无自言自语,火凤听了进去,手里的动作,逐渐干净利落了起来……莫失前来与二人道别,冷无交出了阴阳簿与判官笔,又给了她一根百花香气,凝聚的项链,“我帮你戴上。”项链戴在脖颈上,莫失冲冷无微微一笑,没有多余的言语,二人相视凝望片刻,莫失便化作青气离开。

    书房里,洛仙面前摆着厚厚的画册,烈玉拿起一本递了过去,“先把这些画册看了,看看能否从中,悟到些什么道理。”洛仙翻开画册,嘴角一撇,余光看了一眼烈玉,发现他就直直看的自己。洛仙心中暗想,我这是认得什么师父啊?他究竟靠不靠谱啊,这怎么也不教一些法术,反而拿些三岁小孩看的破画本来,还非要让我悟出道理来,他不会是个骗子吧。手里一页一页翻看画本,心理却暗自嘀咕着,总觉得烈玉是个骗子。

    不出半个时辰,画本来俩回回,翻了七八遍了,洛仙开始昏昏欲睡,“师父,这些,我都看了好几遍了。”烈玉问道:“那你可悟到了什么?”洛仙拿出一本画册,“这个讲的是孔融让梨,我悟到了做人一定要谦让。”又拿出一本画册,“这个讲的是拔苗助长,我悟到了做事不能急于求成,要循序渐进才可。”又拿出一本画册,说着说着,趴在桌上,双眼一闭,睡着了。拿过洛仙手中的画册,将她抱了起来,轻声走出书房,穿过长长的长廊,走进了她的房间,轻柔的放在床上,为她盖好了被子,小玉搬了把椅子,轻声说道:”师父,您坐。“烈玉坐下后,小玉退身出了房间,关好房门。坐在门外的小木凳上,拿出一本厚厚的心法,仔细的看了起来。

    长生老人的房间旁边,便是秘灵谷的厨房,吵吵闹闹摔摔打打,不知是经历了什么,长生老人探出头,向厨房望去……冷无说道:“堂堂灵鸟,火凤凰,连火都不会生么?”火凤说道:“小子,你去内边,这个灶台我要用。”寒说道:“火生好了。”乌金说道:“请问,这个面粉么?”冷无说道:“乌金,你拿的是糯米粉,面粉在这里。”火凤说道:“冷无,你先教我,怎么做玫瑰饼”寒说道:“先和面。”火凤说道:“我问你了么!一边待着去!”乌金说道:“我想给小姐做些包子,不知道用多少面粉合适?”冷无说道:“做什么馅料的包子?”寒说道:“鸡肉蓉和木耳放在一起,仙儿很是喜欢。”火凤说道:“冷无,这面怎么弄啊?先放水,还是先放面啊?用碗还是用盆?”不知是盘子还是碗,被碎掉的声音,长生老人捂住心口,欲哭无泪的说道:“我的琉璃七彩盘子。”“啊!”火凤大吼一声,“两个会做饭的,两个不会做饭的,就不能分配一下么!非要这么乱七八糟的,看看!看看!盘子都给摔了。”乌金说道:“灵鸟勿动气,我来收拾,您闪闪脚。”冷无说道:“谁摔得,谁收拾。乌金,我来教你,怎么做包子。”“冷无,那我呢!孩子还等着吃呢。唉……”火凤脚踩盘子碎片,不慎滑倒之时,踢翻了一旁的米缸,“呀!谁把米缸放这里的!”扶着灶台一脚,抄起擀面杖,向米缸砸去,白玉擀面杖断了,翡翠米缸碎了,长生老人一口老血,咳了出来,“咳咳咳……”强撑着房门,转身走了回去。

    寒拿起面盆,倒入面粉,加入温水,纤纤玉手,搅拌面粉,温热的掌心,揉着面团。火凤怒气还是未消,冷无端着一只鸡走来,“有气?撒不出去?喏,去皮去骨,打成鸡蓉。”推到火凤怀中,冷无走向乌金,“和面,首先,要注意水和面的比例,是否恰当。然后,就是不听的揉,柔到面光、手光、盆光。”冷无耐心讲解,乌金揉着面团,“面团揉好的标准,就是三不沾,面不粘,手不粘,盆不粘。”面团弄好,盖上湿布,寒拿起竹篮,挑选着玫瑰。“去皮去骨?”“这……”火凤拿着这一只整鸡,呆呆的看着它,说起来无论怎么算,这只鸡都与鸟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谁叫小丫头喜欢吃呢,我这做老父亲的,只能牺牲你了。你就放心走吧,下辈子啊,投胎做个别的什么。”捂住鸡的脑袋,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这样?还是这样?”手中菜刀左摆右摆的,却迟迟没有下刀。

    “我来吧。”寒拿过整鸡,放在案板上,拿起一把小刀,从鸡腹划开一个小口,拿出两根筷子,送入小口之中,三下五下后,筷子轻轻一拉,内脏尽数拽出来扔在盘中,“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火凤凑上前,认真学习,”然后呢,去皮怎么弄。“寒高举菜刀,鸡脑袋落下,放入盘子中,”仙儿,最怕动物的眼睛,所以头一定要去掉。“寒拿起小刀切去鸡尾,火凤急忙说道:”这个我知道,鸡屎味的嘛。哈哈哈……“火凤笑着笑着,见寒没有理会他,分神的片刻间,在一低头一看,“哇……”火凤惊呼不已,此时案板上,整齐的摆放着,完整的鸡皮,完整的骨架,还有完整的鸡肉。而且,鸡肉处理到,没有一丝血水,“下一步,我该怎么做?”寒在一旁擦拭着刀具,刀具放入滚烫的热水中,“灵鸟,您可以用擀面杖,将鸡肉打成鸡蓉。”

    四处找寻擀面杖的踪影,”这么大个秘灵谷,怎么都没有擀面杖啊?“在不大的厨房找了一圈,也没看见擀面杖的踪影,火凤双手叉着腰,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低头一看,“内个……额……”脚边不是别的,正是方才泄愤之时,自己手里拿的白玉擀面杖,“除了擀面杖,就不能用点别的?“断裂两半的擀面杖,被火凤踢进了炉灶中,眼睛微微一眨,炉火吞噬擀面杖,”擀面杖,我用着不是很顺手。”擦拭好的菜刀,手拿刀柄,递了过去,“用刀背拍,小心别划伤手。”接过寒手中菜刀,火凤看着他,愣了个神,“拍就行了是吧。”高举刀背,猛地落下,鸡腿被拍瘪了,“行,这个顺手。”斜眼瞟着身旁的寒,他做事很是细腻不拖拉,玫瑰花瓣精挑细选,一瓣一瓣放入水中清洗,放在一块纱布之上,在压上一块纱布,拿出四个碗,压在四角,幻出清风扇,轻柔扇懂,花瓣上的水珠,尽数消散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