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与否。”洛仙抱起火光兽,拎起它身后长长的鼠尾,“可能,会有点恶心,但可以尝试一下。”长生老人捏着下巴,仔细的听着洛仙的讲解,“是这个样子的,火火的尾巴,可以变得很长,最长应该有七八米的样子。而且,鼠尾的长度变得越长,鼠尾就会变得很细,细到只有几缕发丝的粗细。鼠尾卷成一个球,让颜夕咽下去,鼠尾卷起蛊虫,在把它顺着喉咙,给拽出来就好。”长生老人干呕起来,乌金看向一旁坐着的寒,“是个法子。”火光兽扭头看着洛仙,略带疑惑的问道:“主人,万一她动了动,尾巴断了,火火我可怎么办啊?”“那我们开始吧。”洛仙把火光兽放在颜夕肩膀,“火火,尾巴变长。“火光兽抱起自己的尾巴,”唉……“鼠尾渐渐变长变细,寒拔去银针,蛊虫逃窜,洛仙卷起鼠尾,乌金把颜夕的嘴掰开,”小姐。“鼠尾团成一个小球,放入颜夕的口中,”乌金,你可千万扶住了颜夕,千万不能让她闭上嘴。“洛仙叠起两指,弹向颜夕的咽喉,鼠尾小球咽了下来,”火火,找准时机,很是重要。“

    只见皮肉下,蛊虫四处逃窜,从手臂跑到腋窝,从腋窝跑到后背……每个人都在注视着,屏住呼吸,就在这时,蛊虫向锁骨爬去,“火火!”埋伏在咽喉处的鼠尾,一下将蛊虫死死的卷住了,“呼……”火光兽长舒一口气,鼠尾缓缓将蛊虫拉出,到了颜夕咽喉处,蛊虫有些巨大,卡在了颜夕咽喉处,“拽不出来了,怎么办啊?”窒息的感觉,喉咙向下咽气,“没办法了!颜夕,挺住!”寒右手攥拳,左手扶住颜夕的肩膀,一拳打在了颜夕的胃上,猛烈的刺激下,颜夕双眼猛地睁开,“呕。”拳风带动下,向外呕吐,火光兽顺势一拉,灭胎蛊虫从口中飞了出来,“成了。”乌金松了一口气,施法渡气给颜夕,洛仙看了个清清楚楚,“乌金,你……”

    火光兽鼠尾打开,灭胎蛊虫将妖丹死死抱住,火凤走了过来,火莲花祭出,“火火。”火光兽卷起灭胎蛊虫,送入了或莲花之中,乌金关切的看着火焰中,灭胎蛊虫一点一点化为灰烬,“火火!”灭胎蛊虫彻底化为灰烬,火莲花飞回火凤体内,火光兽鼠尾卷着妖丹,打入了颜夕的体内,乌金跪在床上,不住的磕着头,“谢谢,谢谢……”

    寒起身向外走去,洛仙抓起火光兽跟了过去,“医仙,医仙,乌金和颜夕,也是神仙么?”寒没有回答,洛仙继续问道:“我觉得他们不是,他们更像是妖。”寒站住了脚,洛仙撞到了他的身上,火光兽被扔到了地上,“哎呦,摔死我了。”洛仙急忙捡起火光兽,将它揣在了怀里,“火火,你没事吧。”火光兽钻了进去,洛仙抬起头,”嗯?“寒以走远,”在哪儿。“站在花丛之中,洛仙快步跑了过去。

    “姑娘,可是觉得,妖,有什么不妥的么?”寒转过身去,微抬下巴,洛仙走过去,低声回答:“小玉也是妖,可我觉得,小玉就很好啊,并无什么不妥的。”

    不知是自己说错了话,还是他本就如此冷漠,高傲的下巴没有一丝放松,洛仙尴尬的看向天空,“神仙修行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啊。”余光看向一旁的寒,寒坐在藤椅之上,”那是九重天。“难得寒开口说话,洛仙大跨一步,站到藤椅前,”额嗯……“这藤椅说来也奇怪,两人并排坐,肯定是挤的,而寒又坐在靠右的一边,剩下这不大的地方,洛仙若是坐过去,两人定是肩并肩,腿挨腿。洛仙咬着下嘴唇,露出痴痴地傻笑,撒娇的口吻,问道:”医仙,我可以坐在你旁边么?“寒没有回答,洛仙便默认了,面脸笑意转过身去,双手撑在藤椅上,双脚用力蹬地之时,却不知为何飞了起来,”唉?嗯?怎么回事?医仙,救我。“

    不远处,食指在空中画圈,一双犀利的眼睛,怒视着坐在藤椅上的寒,“臭不要脸,小丫头什么眼光啊,不觉得烈玉好看也就罢了,我呢!这些年,驻颜有术,看起来,也就十几岁,这皮肤,这身段,我这五官,哪一点不如他了!那想当年,风华正茂,英姿飒爽,也是迷倒万千鸟儿的凤凰呢!”洛仙挣扎着,这股力量,甚是熟悉,扭过头去,死死地盯着,躲在柱子后,自言自语的火凤,“灵鸟,你变了!仙儿,不喜欢你了。”“不喜欢我,也不能喜欢他!”火凤施法卷起洛仙,向书房缓慢移动,快步跑了过去,一脚踹开书房大门,将洛仙扔了进去,洛仙摔在地上,坐在地上瞪着火凤,“灵鸟,我要和你划清界限!”火凤站在门外,双手插着腰,脚踩门槛,“我告诉你!拜了师,就好好学,你师父不舍得打你,不代表我会打你!”火光兽急忙钻了出来,跳到了二人中间,“主人还小,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商量啊,动不动就打来打去的,在把她吓着了。”“你!过来!”火凤一脸严肃,施法将火光兽收回,变做红玉的手镯,挂在了手腕上,“火火,我先收了!等你学会了,什么是规矩的时候,我在把火火给你。”洛仙爬了起来,眼光里冒出泪花,“不行!”大步向火凤跑去,之间面前的大门,瞬间关了起来,洛仙不停拍打大门,却怎么也无法打开,“火火!火火!”

    烈玉从身后走来,想要抬手去安慰,却又将手放了下来。“火火……呜呜……”洛仙跪在地上,蜷缩着大哭了起来,“为什么?我只有火火了,你却把火火,从我身边拿走了。“撕心裂肺,嚎啕大哭,火光兽的离开,把心底里,所有的情绪,全部激发了出来。烈玉蹲下身,守在她的身后……

    就在门外,火光兽蹲在火凤肩头,“我还是回去吧,这么哭下去,哎呀,我听不了!“”火火,你看看她,成了什么样子,才多大岁数啊,心眼子比那筛子还多。在不加以管教,以后还得了!“火凤转身向外走去,火光兽扭头看着,渐渐远去的房间,耳边洛仙的哭声,让它跟着揪着心,”主人,你的心,太狠了。她还是个孩子,人生地不熟,无依无靠的,难免有些不知所措。“”火火,你少给我废话。“火焰拂过肩头,火光兽被收入眉间,”教育孩子,要有分工,一个唱白脸的,一个唱黑脸的。“掏出一本厚厚的本子,坐在长廊尽头,翻看折角的一页,”这书里,都有记载,慈母严父。“从长生老人那里,要来的画本,这厚厚的画本里,讲述的全是一些凡人如何教育子女,尤其是关于慈母严父……

    秘灵谷内,回荡着哭声吼叫声,时而哀怨,时而愤怒,情绪复杂,半个时辰过去了,哭声只增不减,嗓音嘶哑了起来……寒站在长廊另一头,火凤手举一团火球,放下手中画本,“别插手,小心引火上身!”寒迈步上前,火凤举着火球,站了起来,寒坐在长廊上,火凤坐在长廊的另一头。此时,冷无大步走来,火凤急忙上前,“孩子学习呢,你要干嘛!”火凤快一步,挡在了门前,“有烈玉在,你就放心吧。”“只要有你在,我就不放心。”冷无化作百花,顺着门缝飞入,莫失小玉快步赶来,止步在长廊尽头。寒站起身,走到莫失身旁,“冷无,是冷言的哥哥?”莫失不知该如何回答,寒继续问道:“早该想到。”寒迈步离开。

    冷无单膝跪地,拉起地上的洛仙,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洛仙,你看这是什么?”手中变出一根木棒,洛仙抹去脸上的泪水,”你拿着。“洛仙拿过木棒,一阵花香飞过,眼前木棒上,星星点点的,形成一颗糖球,”尝尝看。“糖球放入口中,竟有百花的香气,甜而不腻,入口即化,洛仙脸上带着笑,烈玉急忙递过手帕,冷无拿过手帕,轻柔的为洛仙擦去脸上的泪花,”只要你好好修行,你就可以自己变出糖球了。“”真的么?“双眼红肿,泪雨带花,让人好是心疼。刹那间,冷无眼中,洛仙好似,冷言儿时的模样。”冷言。“冷无一把将洛仙揽入怀中,轻怕她的后背,轻抚她的发丝,”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