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寒收起匕首,瞬移至门口,抱起小小洛仙,迈步站到门外,身后房门紧闭,将洛仙放了下来。洛仙抬头看着寒,又看了看他腰间的桃花牌子,“请问公子,这块腰牌,从何而来?”寒微抬着头,冷冷的说道:“林寒所赠。”火凤上前,拉过洛仙,“仙儿,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好么?”洛仙抬头看着寒,这人长得真好看,就是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不太爱说话,“你好,我叫洛仙,是来拜师的,你是住在这里的神仙,还是同我一般,是来拜师的呢?还有,还有,你叫什么名字?””仙儿,他不爱说话,我们走吧。“火凤拉着洛仙要走,寒急忙说道:“我叫寒。”洛仙跟在火凤的身后,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名字也这么冷,真有意思。”小玉抱着包袱,快步跑了过来,路过寒的身旁,只觉得一股敬畏之意,让她不得不同他行了礼,“您好,我叫小玉。”寒没有说话,只是望向最后一个房间,嘴角冒出了一次笑意,“小玉,我们的房间,在这里。”洛仙探出身子,同小玉招着手,“那……那小玉先过去了。”小玉向寒深鞠一躬,快步跑进了房间。

    烈玉从一旁走来,寒伸手拦住了他,”你不怕,仙儿先爱上我?“”在她眼里,你我长生老人灵鸟,不过是隐居在深林,得了道的神仙。“烈玉推开寒的手,向洛仙房间走去,站在门外向房间里,轻声说道:”仙儿,你可还需要什么?为师这便去。“”小玉!关门!“小玉上前,向烈玉神鞠一躬,将房门关好,烈玉被关在门外,”哈哈哈……“寒笑了起来,烈玉眼中,确是温柔,低头笑了笑,”仙儿,若是有什么需要,同为师将便好。“”不必了,有仙人在,他会照顾好我的,师父,仙儿这里,也没什么事儿,师父您就回去吧。“关门了还不忘送客,烈玉笑着向寒走来,寒在此伸手拦住他,”你这师父,似乎不是很讨喜啊。“烈玉没有理会,径直走向了凉亭。

    洛仙推开房门,寒收起笑容,微抬下巴站好,“初次见面,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公子,这些给你吃。”一盘点心,高举过头顶,寒低头一看,这不是自己做的么,心想这仙儿,还真会借花献佛,“谢谢。”接过盘子,转过身去,洛仙拽住他的衣角,“公子,里面那个姐姐,需要仙儿帮忙?”轻跩自己的衣角,寒笑了起来,轻声说道:“早知道,就不用林寒的脸了。”洛仙说道:“公子,仙儿可以去喊仙人,仙人可厉害了,他定能有办法的。”收起脸上的微笑,寒冷冷的说道:“仙人也帮不了,不过,姑娘你可愿意?”洛仙急忙点了点头,寒推开房门,洛仙跟在他的身后,进了房间,火凤大步跟了进来,烈玉瞬移进了房间,长生老人怕他们打起来,一路小跑跟了进来。

    走进房间,站在床边,洛仙这才发现,是乌金和颜夕,“管家?颜夕?你们?”颜夕上半身插着不计其数的银针,面无血色奄奄一息的样子,“颜夕怎么了?”“她中了一种蛊虫。”寒坐了下来,指着她的左手,“就在她的左手。”洛仙抬眼看向乌金,想到裂天给的安胎药,“安胎药?”乌金点点头,洛仙凑上前,拉起颜夕的手,“看起来,你们还没有什么好办法,把虫子给取出来呀。“放下颜夕的手,走向寒的身旁,挪动椅子向他靠拢,”寒公子,你是什么神仙啊?“寒回道:”医仙。“洛仙刚一坐下,火凤便上前,两手端起椅子,向一旁挪了过去,”聊什么呢?“觉得还是不够,火凤直接拽起洛仙,又给烈玉使了个眼色,“过来坐。”一个圆桌四把椅子,洛仙对面坐着寒,“医仙,是不是什么都可以治啊。”火凤对面坐着烈玉,“仙儿,你这就不知道,仙人我比医仙厉害。”长生老人站在一旁,不知坐在何处才好,只得缓步走向乌金,“唉,这一家,够我受的了。”探着身,眯着眼,看着颜夕的手心,乌金急忙问询,“长生老人,可是有什么法子?救救我家颜夕?”长生老人顺着手腕,向上看去穴道尽数封住,“嚯,还真是个满满当当。和我说说,是怎么吃进去的。”乌金点点头,同长生老人细细说起,这事情经过……

    洛仙只觉得,坐在对面,有些不自在,“师父,您和仙儿,换换位子呗。”“好。”烈玉竟然回答好,火凤一下不干了,“好什么好!仙儿,这算起来,你应该站着的。”洛仙嘟着嘴,丧着脸,站了起来,悄声说道:“仙人,几年未见,为何脾气这么大了。“”说什么呢?“火凤拉过洛仙,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要做神仙,就得守规矩,你师父坐着,你就得站着,你师父站着呢,你就得站他身后。总之,你师父去哪儿,你就要跟到哪儿。还有,只有师父命令你得份儿,没有你下命令的份儿,听明白了么!“洛仙低声回道:”知道了。“火凤继续说道:”我比你师父,大了好几辈,以后就叫我,叫我……“火凤顿时蒙了,心想这错综复杂的关系,该叫什么好呢?按自己灵鸟的地位来说,洛仙喊师祖不为过。可跟烈玉这算来,是跟他父亲算,还是跟他算呢?长生老人又说,烈玉是他孙子,而我算起来,和长生老人是一辈的。冷无呢,他喊冷无舅舅,该叫什么才好呢?

    洛仙向烈玉跑去,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师父,这神仙里,有没有双胞胎啊?“烈玉低头浅笑,附在洛仙耳边轻声说道:”神仙里,没有双胞胎。“洛仙面露难色,火凤此时陷入深思,可怎么看都像一只呆鸡,”这真的是,当年送我,凤翎钗和火火的仙人么?火火,你会不会认错人了?“手腕处玉镯飞出,火光兽站在桌上,一鼠尾打在火凤手上,”仙人!“火凤回过神来,看着桌上的火光兽,”嗯?火火?“寒被这一幕逗乐了,脸上露出了笑容,洛仙歪着头看着他,”寒医仙,笑起来,更好看了。“寒收起笑容,看向洛仙,面无表情,洛仙红着脸,一头扎在烈玉后背上,偷偷的笑了起来,”嘻嘻……“

    寒施展传音术,“看来,仙儿,更喜欢本王啊。”烈玉斜眼扫向洛仙,她透过自己的腋窝下,面露娇羞偷偷的看向寒,“嘻嘻……“烈玉轻声问道:”喜欢他?“洛仙毫不犹豫,笑着点了点头,”嗯。“烈玉继续问道:”因为他的面容?“洛仙回道:”嗯,医仙生的好看。“”外表好看,内心丑陋,也有大有人在。“火凤斜眼看着寒,寒起身向乌金走去,火光兽向洛仙跑去,顺着烈玉打在桌边的手,蹦到了洛仙的肩膀,“主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咱们出门在外,还是小心的好。”“火火,医仙,他肯定不是坏人。”洛仙迈步向寒走去,却被火凤抄着腋窝,从背后抱了起来,双脚腾空而起,洛仙挣扎了起来,“放我下来!”伸出脚勾着椅子腿,向烈玉身旁一拉,把洛仙放在了椅子上,施法将她定住了身,“为什么啊!放开我!”全身只有嘴巴可以动,火凤拉着椅子坐了过来,“在吵吵!”火凤眉间红点,有火花冒出,洛仙双唇紧闭,不敢吱声了。“这里叫秘灵谷,主人是白胡子老头,他叫长生老人,你也可以喊他爷爷。我是这里修为最高的,我是灵鸟火凤,以后,你就喊我灵鸟。你师父,你也认识了,叫烈玉,你就喊他师父。”烈玉转过椅子,继续说道,“答应师父,没有师父陪着,你不要离开秘灵谷半步……”

    洛仙根本没在听,眼睛虽不能动,可目光正对寒,嘴角微微一仰,“好,仙儿,答应师父,答应灵鸟。仙儿,会乖乖的。”烈玉施法解除定身,洛仙跳下椅子,”师父,我可以去看看颜夕么?“烈玉点点头,洛仙抱着火光兽,跑向了寒的身旁。火凤一拍脑门,甚是无语,”你都白说了,她根本没在听的。“”耐心教导,她会变好的。“烈玉温柔的望向洛仙,起身拿起椅子,走向洛仙身后,将椅子放了下来,”坐这里,看完了,到书房找师父。“洛仙拉着椅子,靠到了寒的椅子旁,”师父,您慢走。“说完坐了下来,美滋滋的看着寒的侧脸。烈玉浅浅一笑,迈步走出了房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