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我赌输了,彻彻底底。

    四目相对间,将秦娉婷一扯直接扯到了自己怀中,声音更是淡淡的,

    “最起码她对我一心一意,而不似旁人从头到尾都是算计!”

    “......”

    喉咙里的话顿时咽了下去。

    宋锦瑟看着程华年此时的姿态,看着她更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甚至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姿态冷漠的看着她,眼神儿带着讽刺,

    “娉婷和我相识多年,可我却眼瞎的喜欢上其他满心算计的人,说来也是可笑!日后我你再没有任何关系!之前的婚事更不会纠缠着不放,以免坏了宋小姐的好姻缘!”

    话落到最后。

    更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目光从一旁的宁如冰身上扫过,更觉得可笑。到现在他却成了一无所有的那个人,简直狼狈讽刺至极!

    “但,你们想要的不过是补偿而已,华盛可以直接给你们,警察局的事......”

    “唐红慧的事另说,你若是有本事就直接明天开庭解决一切,若没有那理所应当承担一切后果!想让我们手下留情,那门都没有!更别提,现在华盛本来就是锦瑟旗下的,你?不过是个挂名而已!”

    宋知廉直接打断了程华年的话!

    姿态更是高高在上!

    宋锦瑟没料到他会这样说,慌忙的想要开口解释,“不是的,我没......”

    “没什么?没算计还是一切都和你无关?!”

    他冷漠的打断她的话。

    心里更是犹如坠落在冰窖一般,再也感受不到半分暖意,冰冷的更是让他止不住的颤抖,自嘲的勾着唇角,讽刺的看着她。

    冰冷,摄人,无情,

    “都到这种地步,宋小姐还以为三言两语就可以让我依旧如个傻子一样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吗?”

    “我没有......”

    她慌忙的开口,

    “我当初和你在一起...是,我承认我那时候靠近你只想报仇,可那次出任务落入山洞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那样想了,我那时候想的事等一切事落下帷幕,或许我们之间也未必会走到那样的地步......华盛在你交给我之后,我没有动任何心思.......”

    “够了!”

    他语气不耐,

    “你若是没动任何心思,还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

    她沉默。

    抬眸目光从一旁的宋知廉身上扫过,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她无力反驳。

    “无话可说了?”

    程华年扯着唇角,看着她到现在还想狡辩,在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之后,让他母亲现在锒铛入狱,让华盛走到现在几近破产......

    “许多事我一开始便知道,但我在赌,我赌的就是你对我还有几分喜欢,我赌的就是我还有能力给过去许多事一个交代......

    但我输了,彻彻底底。”

    “......”

    她抬眸。

    心里像是被刀子划过一般。

    眼前。

    他眸子微微闪了闪,继续道,

    “以后程家不欠你们任何!但你,宋锦瑟欠我的那些,是你这辈子还不清也无法还清的!

    日后。

    我会好好珍惜眼前人,不会再为不值当的人多费半分心思,桥归桥路归路,我们之间没有半分关系!”

    “你...你说什么?

    面前。

    秦娉婷没料到他会这般开口,脸上更是写满了不可置信,站在程华年身旁抬眸看着他,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声音间更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颤抖,

    “你的意思是......”

    “等所有事情结束后我会好好对你。”

    他声音淡淡,

    “我们走,这个地方多待一秒我都嫌脏!”

    “......”

    话落。

    宋锦瑟看着程华年转身。

    抓着秦娉婷的手,两人相携手离开,自始至终他的眼神儿都没有再落在她身上半分,直至走出房门,她整个人也瞬间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整个人都枯萎了。

    她清楚。

    这一次,他们之间是真越走越远了!

    “以后......你还有我们,还有宁如冰,一切都会好起来。你没有做错什么,都是为了奶和宋家人,他们现在这个下场,更是理所应当......”

    “出去。”

    她声音干涩。

    整个人无力地躺在病床上,侧着身子。

    像是一句都不想多说,背对着所有人让人看不见她的神色和心思,心里的大门也在这一刻彻底将自己封了起来,和外界的一切都划清了界限。

    **

    翌日。

    是开庭的日子。

    一早。

    秦娉婷就和程华年到了地方,当看到几日未见整个人都憔悴不堪的唐红慧时,程华年的心里也像是被人捏了一把一般,莫名难受,

    “我真的没有想杀她,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我......”

    “我知道。”

    他应声。

    看看唐红慧脸上闪过几分错愕,似乎没料到他这个态度时,更是有些酸涩。

    毕竟。

    这是他亲生母亲。

    许多事即便是做的再不对,但起始点却总是为他,即便是用错了方法,却从未对她有过其他的半分心思。

    “唐阿姨,您不用担心,只要您咬定是她自己摔倒的就行,其他的自然有律师会解决一切,全都会好起来的。”

    秦娉婷开口。

    手挽着程华年的胳膊,姿态亲密的模样儿更是让唐红慧眸子一闪,但心却缓缓的落下了,点了点头就坐在了被告席位上。

    程华年目光从对面扫过,下意识的想要寻找那个身影,但只看到宋家人坐在对面,当法官开口子之后,更是一颗心都渐渐沉了下去,再没有半分其他的心思了......

    “被告人,当日在咖啡厅蓄意对宋锦瑟动手,导致她整个人刺伤,险些一尸两命,对这些你可有异议?当日监控现在已经提交到法院手里,确认你先动手才导致这一切,所以......”

    “不!当日事另有原委,是她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故意做的苦肉计!当日事情纯粹是巧合......”

    “苦肉计?那孩子失去也是苦肉计吗?有哪个母亲会刻意毁掉自己的孩子来诬陷别人?况且她若是不想动手还能是别人强逼着她动手的?手长在我们身上?”

    “我这里有一份当初检测结果,孩子一开始情况就不好,出了问题又怎么能怪在旁人身上,一切不过是有人蓄意为之,想要借刀杀人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