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我无话可说!(必看)

    “当初你母亲一次次说她是别有用心你却不信,现在事情弄成这样,我前两日还去了警察局,想要见你母亲问问当日的情况,但连面都没有见到就被直接赶了出来,谁清楚他们有没有在其中动什么手脚?”

    “那日受伤也是另有原因,归根究底一切全都是她咎由自取,而你更是她手里的一个棋子而已,从一开始她接近你就是不怀好意!”

    “......”

    耳边。

    程父不断开口。

    言辞中透着几分恼怒,但更多的却是无奈和无力,既恼自己的无能为力,又恼怒这一切到现在 这般地步!

    但,这一切在看到程华年沉默不语的模样时,却全都无奈的想咽了下去。

    只剩下了心疼。

    他闷不吭声。

    手里捏着那检查单,抿唇让人捉摸不透,只微微颤抖的手指暴露了他此时内心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平静!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让人下意识的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这一切也不是你的过错,全都是她算计的太深了......”

    “是啊,华年哥哥,你放心我会陪你走过去的,我会陪你一起......华年哥哥?”

    “你干嘛去?!”

    眼前。

    程华年突然站起身来。

    神色间冰冷的没有半分感情!

    手里紧抓着那个检查单,抬脚就向着外面走去,浑身的气势更是让秦娉婷脸色一变,心里更是咯噔一下,升起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华年哥哥,你要做什么?”

    “去找她当面问个清楚!”

    果然!

    秦娉婷顿时心中一慌!

    她并不清楚宋锦瑟的胎到底有没有确切的问题,只那个单子是找了人才查到的她第一次住院情况不稳定的检测单,剩下的一切不过是她的揣测而已!她只想着说出这一切,那程华年和宋锦瑟就再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

    但她没料到的是,程华年要当面问清楚!

    万一。

    万一宋锦瑟矢口否认,那她做的这一切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在反过来给了二人重谈的机会?

    一想到这些,她顿时不安极了,慌忙的挡在了程华年面前,

    “华年哥哥,你不能去!你...你现在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她肯定会矢口否认的,或许,小火续还会恼羞成怒称帝撕破脸对唐阿姨动别的心思,反倒是不利我们了......”

    “不许去!”

    程父也应声,沉着脸挡在他身前,

    “不说出这一切的话,明日开庭还能用这些证据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你现在去了只会让他们清楚一切,到时候早有准备那我们还怎么辩护!?”

    “是啊,是啊!就算是为了唐阿姨,你也不能去啊!”

    “......”

    “我必须去!”

    他直接甩开秦娉婷抓着他的手,冷着一张脸径直的走了出去,全然没有将两人的话放在耳中,满脑子都是那个诊断结果!

    她早就知道了!

    她早就清楚这个孩子会出问题!

    所以利用了他母亲的心思,谋算的这一切,甚至不惜把他们的孩子当成棋子直接将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机会都抹杀了!?

    程华年眼神冰冷的再也看不到半分情绪!

    心里更像是被人狠狠用刀子捅了好几下一般,疼得他在一瞬间都变得麻木,只想着当面问清楚这一切,至于其他的更是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

    医院内。

    宋锦瑟还不清楚风雨欲来。

    刚刚才接到杨教授的电话,狄子凡在八年前,确实出了任务去了京都,但不过待了几日就离开了,算算时间刚好是她出事的那段时间!

    果然!

    从八年前她坠崖,就已经陷入了别人的陷阱中,或者她和程华年之间走到现在这一步,全都是别人蓄意算计的结果,而她的一举一动,则是全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一想到这一切,她浑身都变得冰凉!

    若真是那样的话,这一切也太可怕了!

    正想着。

    忽然听到一阵嘈杂声从耳边传来!

    “砰!”

    “你又来干什么?”

    “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

    门忽然被人直接推开。

    她抬眸。

    正对上程华年沉下来的眸子。

    深邃冰冷。

    全然没有以往的温柔深情!

    她心里莫名一慌,耳边也顿时响起了他的声音,

    “不用做出这般姿态,我来只是想要问清楚一些事而已,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日后自然不会再来叨扰你们宋家人半分!”

    他姿态冷漠。

    全然没有之前半分客气,像是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个前世她记忆中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举手投足的气势更是让人心中下意识的顺服。,

    宋知廉也没再开口。

    她抿唇不语。

    心中似乎有了几分预感。

    当看着他将一份检验单子甩在病床前的时,更是脑子忽然一炸,嗡嗡的让她瞬间就变得慌张了几分。

    耳边。

    他声音冷酷无情,

    “这检验单你有什么可说的?”

    “......”

    她没开口。

    喉咙像是一瞬间被人扼住一般,迎着程华年的目光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下意识的垂眸,但却被男人毫不怜惜的扼住了下巴,眼神犀利透隐忍,

    “说啊!”

    声音,更似透着几分咬牙切齿!

    “......”

    此时。

    感受着下巴传来的阵阵疼痛,似乎也能感受到这个男人此时内心的心情一般,他现在,应该已经恨不得将她杀了吧?

    “我无话可说!”

    “......”

    屋内!

    此时死一般的沉寂!

    程华年捏着她下巴的手,更是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骤然紧了几分!她拧眉忍着从下巴处传来的剧痛,看着眼前男人深邃的让人看不透的眸子,里面似乎盛满了失望和讽刺,再没有了以往任何深情!

    她心里,像是被人刺了一下。

    疼得她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几分,眼泪莫名的涌了出来,从他的手指上滑落,带着几分凉意让他的手下意识的松了几分!

    “你在做什么?放开她!”

    “程华年,你难道伤她伤的还不够吗?”

    宁如冰刚刚过来,便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忙不迭上前,将程华年直接从她面前推开,脚步向后踉跄了几步,看着他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眉眼间更是讽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