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全都是她一手谋划的结果!

    “华盛一落千丈,现在程家更是自顾不暇,员工纷纷辞职,大厦将倾......”

    “明日就是开庭的日子,若唐红慧罪名确立,那华盛想必也要彻底退出商业舞台了,昔日巨头现在却因未婚妻和母亲闹成现在这般地步,令人震惊......”

    “......”

    流言还未消散。

    华盛的情况更是一落千丈。

    此时。

    警察局内。

    “这也不是我不通融,但是林副市长给了话了,这人在开庭之后才能露面,更是为了防止某些人串供,这就算是我想帮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所以,你是不让了?”

    韩中将脸色一沉。

    那日。

    在清楚事情原委之后,他便匆匆的将消息传了回去,张司令只给了他一句话,要想保住程华年,就不能让他母亲落下罪名来!

    但凡家人有半分污点,那程华年的前途也就这样彻底断送了!

    所以

    他又急急的找了两日的关系,如今好不容易搭上线,但却被一句话封死了退路,这让他怎么能不着急?

    “唐红慧那日的事来的巧合,我也在当日看到了,手只是轻轻的碰到了宋锦瑟,是她自己向后倒了过去才会弄成那番局面,所以这件事必定还另有隐情,所以还需要好好调查,这才能以示公正......”

    “韩中将的意思是我们不公正了?”

    警察局局长话锋一转,

    “那若是真有隐情就搜集好一切证据开庭时说吧,相信法官到时候也一定会给一个公正的结果,绝不会委屈了一个好人......”

    “你!”

    韩中将顿时一噎!

    看着眼前油盐不进的人,心中更是恼闷!

    之前,华盛势大的时候,这些人怎么敢这般态度?如今倒是听着华盛势败,顿时便是这番嘴脸,若不是他常见混迹军营和这些人打不到交情的话,又怎么会到他这个小小的警察局长面前讨个人情?

    “韩中将要是没事的话就多喝两杯茶,我那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就不奉陪了......”

    说着。

    便起身向外走去。

    韩中将更是气的脸色一变,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看到刚刚发过来的消息,脸色也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上面传了消息,不论从唐红慧情况如何,暂停程华年一切行动军务等等...等法院的结果通知。’

    这无异于将程华年革职!

    若是万一,唐红慧真的定罪留有案底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单单是华盛的情况了!程华年在军营中多年来的打拼,怕是也要......

    一想到这些,韩中将的心都沉了下去!

    **

    另一边。

    程华年还不知道警察局的情况。

    坐在办公室内看着被刚刚挂断的电话,脸色更是黑了下来,眸子深邃的更像是要吃人一般,浑身的气势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她要和自己彻底撇清关系?

    什么叫做他们之前本就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他所有的感情所有的重心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如今她一句话轻飘飘的就想和他彻底撇清一切?

    怎么可能?

    尤其,刚刚挂他电话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对她‘心怀不轨’的宁如冰!她这么着急的和他撇清一切关系是为了和宁如冰在一起吗?

    程华年越想脸色越是黑沉,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转身就想向外走去,却没想到刚刚站起来就听到门声轻扣,接着便看到了不请自来的秦娉婷。

    他脸色更黑了,语气不耐,

    “你又来干什么?”

    “......”

    秦娉婷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

    紧跟在她身后的程父闻言却是忍不住站了出来,声音透着几分斥责,

    “怎么和秦小姐说话呢?她帮了我们多少,无论如何你也不该是这个态度!更何况今天她过来,更是有些事要告诉你!”

    他脸色难看,低声命令道,

    “道歉!”

    “......”

    程华年没开口。

    气氛更是僵硬。

    秦娉婷看着父子俩之间僵持着,更是忙不迭的开口,

    “不用了叔叔,我们之间不必这样的......更何况这段时间公司和警察局的事全都要华年哥哥亲力亲为,他有些情绪也是正常。”

    “你便护着他吧!”

    程父无奈摇头。

    看着程华年对着秦娉婷的态度,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若是能将对宋锦瑟一半儿的心思转到别人身上来,事情都不会弄成现在这样的地步,

    “别人算计你你却当个宝,娉婷一心一意帮你你却冷漠无比!这些,你自己好好看看吧!这都是娉婷为了你母亲而夜以继日才找出来的线索!”

    话落。

    他手里的文件也顿时甩在了桌面上。

    程华年眸子顿时一暗,心中更是莫名升起了几分异样的不安,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却没有直接将那份文件打开,反倒是姿态冷漠,

    “话说完了?我还有些事需要出去,有什么其他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而后。

    他站起身。

    至于桌面上的文件,更像是被他选择性忽略了一般。

    也不知是不想看,还是不敢看,下意识的想要离开,但还未抬脚,就被秦娉婷的话弄得脚步一顿,浑身僵硬的站在了那里,

    “华年哥哥,我知道有些事说出来比较残忍,但却不能任由你这样不知情下去!

    那日受伤并不是唐阿姨做的,更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宋家人早就算计好了一切故意设计的圈套!至于宋锦瑟肚子里的孩子,之前医生更是交到过需要保胎看情况的!

    这一切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全都是她一手谋划的结果!”

    “......”

    他没吭声。

    喉咙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微微侧着脸,下意识的排斥着秦娉婷说的这些话。但,当目光凝落在桌面上的文件时,却忽然清楚,有些事是他再努力忽略,也无法否认的现实!

    抬脚上前。

    将那份文件艰难的打开,当看到上面的医生诊断结果时,更是眸子一凝。

    许久。

    他才将文件放下,手无力的落在桌面上,一直绷的紧紧地肩膀,此时更像是忽然泄气了一般,整个人都变得颓废了许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