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我早说过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这般想着。

    神色间,却是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模样,

    “所以只能让您在这里再委屈几日了,等到时候手里有证据之后,再理所应当的带您离开,也省的让人诟病。”

    “好。”

    唐红慧点头。

    心里也渐渐地踏实了下去,但却不清楚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宋家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她?

    **

    宋锦瑟住院的事,虽然没有通知,但不少人却是闻讯而来,前几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才安静几分,这两日醒了好转几分,流水一样的补品更是被一个个接着送了过来。

    上次车祸住院的宁王更是一直被瞒着,如今得了消息却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声音更是恼怒,

    “要不是我从刘奕然那里听到了几分消息,还准备瞒着我多久?”

    “我没事...”

    她声音淡淡。

    几日不见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最常做的便是看着窗外的发呆,以往眼神中像是闪烁着星星一般透亮的让人一眼望到深处。

    如今却是荡然无存了。

    他心里莫名一疼,

    “我早就说过那个程华年不是什么好东西!每次和他沾上边的就没有几件好事!当初把你害成那样,现在我还以为他终于想通了,却没想到狗改不掉吃屎,他母亲险些让你一尸两命,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愤愤起身,

    “一定要让程家人付出代价!唐红慧把你害成这样,杀人抵命!她更别想善了!”

    “......”

    宋锦瑟没说话。

    眸光淡淡的,反倒是将话题转移了过去,

    “你和遥远怎么样了?那日之后我几次过去都看到她在,便没有出现过......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谁会和她在一起啊,简直和个男人一样......这次的事我还没告诉她,她上次知道你的身份之后就一直想要见你,但好像参加了设计赛就没来得及过来,等过些时日就过来看望你......正好等你养好身体,你们一起出去逛逛也好散散心......”

    宁王这般说着。

    在提到遥远的时候,虽然看似随意,但宋锦瑟却敏感的从察觉到了他眼底的光亮,亮闪闪的像是星星一般。

    她敛眸。

    将目光落在了窗外。

    “刚刚给你弄的汤,趁热喝。”

    宋知廉进门。

    将保温壶放在了桌面上,给她倒出一碗汤后,轻声嘱咐着,目光落在旁边的宁王身上,更是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

    “宁先生来了?医生说锦瑟需要好好休息,这.......”

    “没事,那我改日再过来。”

    他起身。

    打了招呼就向着外面走了出去,宋知廉也紧跟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走廊的时候,宁王才停住了脚步,声音微沉,

    “现在你们准备怎么办?听说华盛之前还陷入了困境,这些是不是也是你们做的?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不做的彻底一点?”

    “......”

    宋知廉似乎没料到他这个态度,刚刚想开口又被宁王打断了,眸子紧盯着他,

    “你们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却依旧让她订婚存的是什么心思?在程家出了这么多事之后,唐红慧即便是再愚蠢也不可能对她动手,全然不顾程华年的心思!你们安的什么心思我不想知道,但不要将别人全都当成傻子!

    宋锦瑟她是你妹妹!不是你们宋家人手里的一颗报复棋子!她做到现在失去了一切,若你们还有点良心就不要在她伤口上撒盐,更不要让她再当一次刽子手,懂吗?!”

    宋知廉眸子闪了闪。

    看着宁王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微微一顿后道,

    “她是我妹妹,从来就不是一枚棋子。”

    “最好是这样!”

    宁王讥讽的接口,

    “刘奕然不可能再当律师,你若还当她是你妹妹,就留有几分余地,不要将事情做的太绝!华盛财务卷财私逃,这些,也是你们做的吧?”

    “什么?”

    宋知廉一愣。

    华盛财务卷款私逃?

    那现在岂不是乱成了一团?

    怪不得这两日的程华年都没有来,竟是公司出了问题,但除了宋家,还有谁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动手?甚至直接釜底抽薪,将公司都推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地步?

    “你不知道?”

    宁王眯了眯眸子,看着他半晌之后,才缓缓开口,

    “不是最好。即便程家欠你们再多,那也是唐红慧一手做下来的,程华年在其中没有做过任何不堪的事,有些事不要做的太绝。”

    话落。

    眸子深深的从宋知廉身上扫过,意有所指的开口,

    “你最好再为她的以后好好考虑一下,退婚,且以后再不能生育的女子,她还能又多少出路?”

    “......”

    宋知廉没有开口。

    宁王却是讥讽的笑了笑,而后转身离开了。

    **

    翌日。

    “华盛财务卷款私逃!华盛一落千丈,员工纷纷辞职......”

    “才刚刚挺过来的合同事件,如今却又要坠入另一个深渊?”

    “昔日的巨头,如今真的要请倒塌了吗?简直令人唏嘘。”

    “据可靠消息来源,程华年的母亲现在还涉嫌谋杀她儿媳被抓进了警察局,不得不说现在程华年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

    外界。

    流言四起。

    此时华盛内,更是一个个行色匆匆小心翼翼,全然没有以往企业员工那边态度,像是大厦即将倒塌的慌乱,弥漫在公司的每一个人心里。

    “现在股盘已经跌停了...”

    “外面围了很多记者全都是想要问下现在公司的情况?”

    “警察局的人来了消息,说三天后开庭,宋家那边告她蓄意杀人,似乎还留了不少证据,现在的情况有些步履维艰了......”

    程华年听着一个又一个消息,神色也渐渐的冷了下来。

    下方。

    报告的人看着他微冷的神色,犹豫片刻后,还是缓缓开口,

    “而且...白副总,白副总说要离职,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

    “......”

    他身子一顿。

    抬眸。

    眼神儿更是犀利,

    “他什么时候说的?”

    “昨日......昨日在公司的时候说的,还说...说以后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瓜葛了,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

    他沉默了。

    而就在这时,一直关着门也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