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七 无月之夜

    是夜,繁星满天。

    淡淡的风自远方吹来,柔和而不失凉意。

    在一棵茂盛而高大的树上,洛漪眯了眯眼,举起手在眼前笔画了两下并不存在的月亮,呢喃道:“今夜亦无月.......”

    她有些晃荡地伸手,拎起身旁放着的一坛酒,猛得一灌,便尽数落入她唇中。

    手一松,酒坛碎裂化作碎片。

    洛漪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飘着浓郁酒香的酒液自碎裂的酒坛中流出,毫无动作。

    并非她不想去捡,而是她的身体无法第一时间执行大脑发出的指令。

    借酒消愁愁更愁。

    风起,吹动她额前的长发,乱了眼中的一池璀璨星光。

    她伸手,树下一个完好的酒坛便自动飞入她手中,塞子飞起,落入远方消失不见。

    “嗯?”恰好在夜半散步的韶念似是感觉自己听到一声异响,皱了皱眉,抬步向声响处走去。

    未闻声,便闻阵阵酒香。

    韶念挑了挑眉。这味道.......是南宫时临的珍藏酒。莫非是他?

    下一刻,他便摇了摇头。南宫时夜不是会借酒消愁的人。他那种人,只会在黑暗中舔舐伤口,绝不会在白天让人看到自己最真实也是最脆弱的一面。

    香味阵阵,愈发浓郁,却未看到任何人影。

    他轻蹙眉,思虑片刻,纤长的手指向前轻触,原本空无一物的空中晕开淡淡涟漪。

    韶念指尖微微用力,身前那薄薄的结界便碎裂,露出一道窈窕却无比萧索的身影,晃荡着,好似下一刻就要离开,消失在星海茫茫中。

    “阿漪........”韶念轻唤。

    树上坐着的人微微转头,淡淡道:“是你啊……韶念。”

    不知为何,当韶念听到洛漪这明明带着醉意却平淡如水的声音时,心中顿顿一痛。

    “阿漪,多饮酒不好。”

    韶念的声音柔了下去,待看见她身边与树下歪歪斜斜的一堆酒坛时,眼中又闪过无奈。

    树上人却再未回答。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洛漪的目光不知聚焦于何处,是手中酒坛,亦或是璀璨星河。

    不等韶念回答,她便轻轻道。

    “今日是我的生辰,亦是我师仙逝十载的忌日。”

    洛漪平淡一语,却惊醒了韶念。

    “十年前,我孤身一人来人族,十年后。”她自嘲一笑,酒再度倒入咽喉,那动作说不出的豪爽,然下一刻她便咳了起来,咳得撕心裂肺却笑得悲凉。

    “我还是这样。”

    韶念伸手,微蜷起的指尖有些看不见的颤抖,最终放下。他轻轻闭目,下一刻,便来到树上,从身后轻轻环住洛漪。

    “不,你还有我。”韶念将头埋在她的颈中,声音有些闷,有些缠绵。

    洛漪没有回头。她的手向后,轻放在韶念头上,身子向后靠,有些轻飘飘的。

    “我知道我有你,”洛漪出神道,“可是你.......终究伴不了我。”

    他就像留不住的鹰,终有一天会在蓝天飞翔。他要去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会,”韶念猛得抬头,箍紧她的腰往自己身里靠,“我会在的。一直在。只要你想,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他说了一遍又一遍,安抚怀中的人。

    韶念曾想过,为何坦白身心后两人还会如此疏离,原来缺的便是此处。

    洛漪最缺的便是陪伴,最需要的亦是陪伴。而他在这些天......并未给过任何陪伴。

    所有的所有,是他忘记了她。

    韶念伸手,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杯子,杯中有茶。

    他想,他也有些想喝酒了。可是他天生对酒精敏感,她可以醉,可是他们不能一起醉,所以以茶代酒罢了。

    “阿漪,”韶念的下巴抵着洛漪衣下突起的锁骨,“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去哪里,我都会带着你,不论何时何地,要见何人。”

    “若有危险呢?”洛漪声线依旧有些淡。

    韶念张了张口,想要说自己一人去,却在看到她充斥着星河的眼时全部咽下。

    “我带你一同去。”韶念不会知道,将来的他,终究还是食言了。

    “阿漪,之前是我自己忘记顾及你。”韶念轻轻道,他的头抬起,呼气蹭着洛漪的耳根,有些痒。

    “战争与利益,逃不开的.......”洛漪缓缓摇头,亦不知是在对谁说话。

    “乱世中,谁主沉浮?命运的轮盘从始至终也不是一个人能够改变,韶念。”洛漪微仰着头垂眸道。

    “我在。”韶念应,“或许改变不了所有人的,但是我会保全你的。”

    因为你是我的。没有人能够逼迫我交出我的东西,也没有人能够避开我伤我所爱。

    他忽然低头,薄薄的唇贴上洛漪的颈,一路向下。

    洛漪微微蹙眉,有些不适地动了动。

    她虽有醉意,却也知韶念在做什么。

    “韶念.......”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有着抗拒却也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洛漪,你介意吗?”韶念狭长的眼有些微眯,转头看向洛漪的眼,无比认真。

    他的眼中有灼热的火以及染上情欲的星火,有些艳。

    洛漪的黑瞳有些深不见底。她望了韶念许久,终究以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不介意啊……”

    只要是你,做任何事,我都不会介意的。

    韶念看着洛漪,环住她,更紧。

    “好。”

    他望着洛漪,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

    脚尖轻点,便抱着她自树上飞下。黑暗中,有两道看不清的人影相依偎,缠绵而又悱恻。

    身影数个闪烁,韶念便抱着洛漪来到夜色中,自己的办公室内。

    他将洛漪轻放在办公室中的软榻上,欺身压下。

    他吻过她的眉眼,吻过她的鼻尖,吻过她的锁骨,最终揭开她的一身衣裳。

    “阿漪......”

    洛漪蹙眉,有些痛,最终闭目不语。

    如小舟在海浪中沉浮,墨发垂下,挡住了两人的旖旎,凌乱中带着暗色的美。

    沙哑的嗓音在暗夜中听不清,一如月光被渺云掩盖,朦胧而神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