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竟难

43.自愿

    杜婷带江予北来的是个酒窖,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就好这个。

    藏酒都很有特色,装修也是古风古色,江予北喜欢的风格。

    “我就知道你肯定喜欢这儿。”

    杜婷小骄傲的说着,眼睛在江予北身上移不开。

    “这真是不错,喝一杯?”江予北选了瓶酒拿在手里,歪着头询问。

    杜婷接过,“来这儿就是喝酒的,走着。”

    由杜婷领路,江予北在后头跟着。

    包厢算是很私密的空间,日式榻榻米的设计,大概是江予北选酒的原因,杜婷就带他来了这屋。

    两人小酌起来,大部分由杜婷在讲,江予北声声应和。

    虽然是应和,但是江予北良好的修养并不会让杜婷觉得尴尬,他总能抛出话题让杜婷回答,他也是真的很认真的在倾听。

    杜婷讲了自己发现这家店的经过,又讲了他们这瓶酒的来历,头头是道,江予北乐的倾听。

    俩人一高兴,一瓶都喝没了。

    杜婷眼神迷离的看着江予北,着实有些醉了,“师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吧?”

    江予北也不胜酒力,却仍旧保持着儒雅模样,“怎么说?我今天还挺高兴的。”

    杜婷咬咬唇,“南栀怀孕,你很难过吧…”

    江予北低头没言语,又开了一瓶倒满,喝下去。

    杜婷趁着酒劲儿,咯咯的笑。

    “师哥就是这样,心情不好也不动怒,心情好也张扬… ”

    她说,“师哥,我喜欢你,从大一见你第一眼就喜欢,我已经喜欢你好多好多年了…”

    江予北看着她,眼神飘忽,语气却格外冷静,“杜婷,你是认真的么?”

    “当然了!老娘喜欢你那么多年了,不然老娘早就脱单了…”

    杜婷笑笑,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真好… 喝醉了可以说出来…”

    俩人喝着喝着,不知怎么喝进了后身的隔间里。

    在那张床上,两人行了彼此第一次的男女之欢…

    清晨起来的时候,江予北看着床单上一抹红晕,依旧温柔。

    “我会负责的。”

    那声音,如沐春风,让杜婷沉醉。

    杜婷裹着被子,装作不在意,“没事儿,我是自愿的。”

    那样子,卑微到了极致…

    江予北抚上她的发丝,“乖,去洗洗吧,我们该回去了。”

    就这样…

    江予北和杜婷不清不楚地在一起了,似乎…算是在一起了,也算是没在一起…

    其中冷暖,外人不得而知。

    江予北待人温柔,待杜婷亦是如此。

    ……

    周三陈靖安准时参加饭局,在场的都是些林家的亲信,年纪偏低。

    陈靖安是和安南一起过来的,该说不说,陈靖安和谁站在一起都挺有cp感,怕不是个百搭的。

    “陈儿来啦,这是?”

    正主儿还没到,来的也都是同辈儿的,陈靖安也没那些礼节,拉了凳子就坐下。

    “我一个办公室的,带过来大家都认识认识,以后有工作上交际也方便。”

    “也是,叫啥妹妹?”

    说话人转而问向安南,话赶话,赶着问呗。

    “安南。”安南坐在陈靖安身侧,不紧不慢地回。

    “行嘞!还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名儿,赶明个有事儿了跟咱们哥几个吱一声,在座的和你陈连长都是发小,办事儿方便。”

    安南点头,“好,领导别忘了安南就成。”

    微微一笑,虽不至于颠倒众生,却是个爽快姑娘。

    安南并非绝美,长的本本分分,戴着个眼镜,只能说这姑娘不丑。

    虽是长相不出众,可能力非凡,不声不响的,多难的工作都能完成。

    也是,能进这帝都编制的,谁也不能差了啥。

    谈笑间,林老爷子带着他那小公主似的女儿进了屋,大伙儿都噤了声,连忙起身招呼着。

    “你们年轻人就是好啊,聚在一堆总有说不完的话。”

    林老满面春光地坐下,和众人一一点头示意。

    “还托了林老的福,把咱们聚一起,要不哪来的机会。”

    “咱们雅诗可是越来越美喽!是不是呀小公主!”

    正主儿一来,都是捧着说话,官僚主义立马上来了。

    林雅诗属于被宠坏的典型,就连说话都是嗲里嗲气的小公主劲儿。

    “就看听云哥哥就说话了~”

    见陈靖安身边坐了个女的,她立马甩了面子,还是另一侧的人识相给她让了位子。

    林雅诗一坐下就把靠在陈靖安一侧的头发掖在耳后,身子都不住的扭了下,“靖安哥~”

    陈靖安侧过去点了下头,表示他打过招呼了。

    “这雅诗妹妹偏心啊,单独叫靖安哥哥,怎么着咱们不是你哥哥?”

    有人调侃,也是为了缓解林雅诗的尴尬。

    “才不是咧,这醋你也要吃啊…”

    林雅诗撩撩头发,耳后的香气散出,很好闻的味道,并不刺鼻。

    可邻座的陈靖安还是避了下,南栀还在孕中,这个气味她肯定受不得。

    “都是哥哥,这不是坐在靖安身边嘛。”

    林老作为本局的大佬肯定是要说说话的,便趁着这功夫把话语权拿过来。

    “我说几句,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是真高兴,老想起我年轻那会儿,和你们在一起啊,我这心态都年轻了!”

    “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有两件事儿想请你们帮衬帮衬,我老爷子先喝一杯。”

    林老起身敬酒,谁敢不起来。

    老爷子一饮而尽,小辈儿们自然不能差。

    “都坐下,坐下,咱们坐下说。”

    林老坐下,接着说道,“我们家雅诗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这不回国了,我寻思着让她到外事局去,这不也是对口?以后工作了,免不了要和你们打交道,多帮帮妹妹啊。”

    “那是自然,您就是不说我们也不能让她受欺负了啊。”

    林老眉开眼笑,“有你们这话我就放心了…”

    “还有个事儿,就是靖安,之前的事有误会,我今天也是借这个机会跟你解开。”

    陈靖安微笑,“既然是误会,过去了就过去了,无妨。”

    他今天来,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硬碰硬,不划算。

    “你不放在心上就好。”

    老爷子话不说太满,他是长辈,不能拉低了身份。

    “雅诗以后的工作和你接触可能多一点,你有帮衬些。”

    “碰上了自然帮着。”陈靖安礼貌应答,碰不上就别碍眼了!

    林老话都说差不多了,吃了会饭就先行离开,留他们年轻人逗闹。

    林雅诗自然是留下来了,好不容易见了陈靖安,她哪能轻易放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