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竟难

40.骄傲

    南栀盯着银行卡信息变动的一大笔钱目瞪口呆。

    “你…怎么这么多钱…”

    “和陆瑾辰倒腾证券挣的,我也没想到有这么多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笔意外之财给南栀带来的惊愕。

    这么多钱!

    比他没买房的工资卡还丰厚…

    看来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陈靖安果然是…财大气粗。

    没多久南栀怀孕的消息就在院里传开,陈家殷家先后来电话询问。

    陈靖安一一挡过,南栀坐在沙发上瞅着陈靖安汇报工作般的回答,突然知道了他在医院时的一反常态。

    南栀的孕事无疑成了院里茶余饭后的谈资。在所有人都以为南栀被赶出陈家之时,她却和陈靖安在医院出双入对,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一时间,南栀母凭子贵,可算是在陈家站稳了脚跟,人人都说这女人心机深重,早不怀晚不怀,偏偏赶在殷家失势,不简单不简单。

    好在南栀住在外面,对于这些谣言也只是听了一星半点。其实就是都听到了又怎样,早在殷家出事之时,她就已经成了话题的中心。

    陈靖安也是抓住了这一点,算是制造舆论,为的就是保住的地位。

    如此一来,他们再言语,南栀也是陈家的媳妇儿,谁也捍动不了。

    他还有其他私心,大家都知道的事儿了,陈解之再想搞动作也不好实施。

    说到底,还是为了保住南栀。

    陈家再不待见南栀,可她肚子里的毕竟是陈靖安的骨肉,于陈家而言这是头等喜事。

    说来也奇怪,同样是儿子儿媳,陈靖平夫妻的孩子叶晚棠就不那么上心,偏偏是南栀,她一直巴巴的盼着,可算是等到了这一天。

    要不是陈靖安拦着,南栀是指定要被接回老宅的,这次陈靖安聪明了,自己在外头找了个专门伺候的阿姨,也是不想回去受那份约束。

    陈靖安做到这个份上了,就是摆明了不想回去住,陈家二老也不坚持,多给了小两口一笔钱,让他俩花着方便。

    就这样,陈靖安平日里无事就陪着南栀写写毕业论文,偶尔被陈解之叫去应酬,小两口的日子也活泛起来。

    又到了周末,例行回院里的日子,和老人说好的,周六回陈家,周日去殷家,谁也不打架。

    这时候已经四个来月了,南栀已经显怀,身子却是不沉,说来也奇怪,每天变着花样的好吃好喝的供着,这丫头就是不长肉。

    陈靖安从后头看着南栀的背影,哪里像是怀了孕了,要不是肚子上多出来一块肉,谁见了都看不出这是个准妈妈。

    于是导致陈靖安总是幽怨的盯着南栀微微隆起的小腹,他一度怀疑他媳妇儿这点儿营养都被娃吸收了。

    小两口回院里,肯定要碰见熟人,陈靖安向来不吝啬,自打南栀怀孕以后,车总是停在大门口,大摇大摆地拉着媳妇儿往家走。

    所以说,南栀这个肚子,是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变大的。

    逢人就要被问。

    “几个月啦?”

    “显怀了啊!”

    “靖安好福气!”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客套话。

    南栀也见怪不怪,就笑盈盈的站在陈靖安身边,听着他四处炫耀,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边觉得不好意思,嫌弃陈靖安太高调,一边乐在其中,她似乎很享受陈靖安一脸骄傲的谈论他们的孩子。

    进了屋,诱人的饭香的扑面而来,南栀胃口好,一顿能吃一大碗米饭,起初南栀回来吃的多又不见长肉,叶晚棠总觉得是在外头两人伙食不好,所以导致南栀一回来就吃不少,后来才知道,就是这体质,吃了不长肉,好在各项检查显示孩子都没毛病。

    现在回陈家,大家最多关心的就是南栀肚子的孩子,老人总喜欢将她们的经验传授给下一代,所以每一次回家南栀都被叶晚棠和林姨围着讲‘知识’。

    心里明镜的,是为了孩子好,可南栀总是觉得不好受,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只是个工具,她所做的一切都应该以孩子为主。

    作为母亲,这是职责,她不觉得怎样,可偏偏总是有人天天提醒她应该怎么怎么做,就觉得…很烦…

    放在往日,说不了一会儿南栀就会被陈靖安拉上楼休息,可今天陈靖安进了老爷子书房一直没出来,就苦了南栀一直听这教导。

    ……

    书房里

    陈靖安和父亲面对面坐着,两人细饮新泡的普洱茶,父子俩性情颇像,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儿。

    “南栀那丫头还有六个来月就生了,要做父亲了。”

    “是。”

    “做人家父亲没那么容易,该担的责任义务,一件也不得少。”

    “我知道。”

    陈解之笑笑,“你要是知道,那个时候就不该让南栀怀了你的孩子,我又怎么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

    “爸,现在说这些没意义。”陈靖安低着眉,“我知道您现在在部里的处境危险,可这和我有孩子不冲突。”

    陈解之睨着他,“为了那个丫头,你就是要和我作对到底?”

    “我没有要和您作对,是您一直在找我们麻烦,南栀出国那事儿,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清楚。”

    那次出国的误会,是陈解之从中作梗,大伯母帮衬而已…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时起,父亲就打算弃了殷家,他不知道在殷却兴意外身亡这件事上,父亲是不是提早知情?

    陈解之理亏,摆摆手,“罢了,我答应了你们不离婚,也答应了留下这个孩子,这已经是底线了,你该知道,你不止是南栀的丈夫,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还是这个家的儿子。陈靖安,你别忘了,你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名正言顺的孩子。”

    一句话,肯定了陈靖安的存在,否认了陈靖平的身份…

    陈靖安冷笑,“父亲当年在外快活,哪里想过我是您名正言顺的儿子?”

    陈解之不怒反笑,“你大哥是在我与你妈联姻之前就有的,这一点她从来就知道。”

    “所以呢?”陈靖安绝对可笑,“所以您就可以为所欲为?不顾妈的感受?”

    “靖平有今天,你敢说你妈没有推波助澜么?我不也睁一眼闭一眼了?夫妻之间,本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陈解之叹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我今天不是和你谈这个的……”

    “要是其他,也免谈。”

    陈靖安打断陈解之的话,冷冷地望去,“难道父亲也想我和您一样?”

    “把林家那丫头稳住,林家现在势头正旺,林老爷子老来才得一女,宠溺得很,又钟情于你,到时候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可能。”

    “陈靖安,要是有一天他们真的查到你小妹头上,我不介意鱼死网破,到时候你保不住的就不是孙南栀一个人,还有你妈和你未出生的孩子。”

    陈靖安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已经冒出了白发,却还是年轻时专横的模样。

    “这个是林老爷子托我给你的音乐剧门票,周五的时间空出来陪他家那丫头,他们家都不介意,你又有什么介意?再说当初为了殷家那大小子,你不也和这丫头接触过?陈靖安,你承认吧,你身上有我的基因,为了达到目的,你没有原则的。”

    陈靖安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随即点了点头,“对,我确实没原则。”

    顺手拿起那张门票揣在兜里,手已经在裤兜里握紧了拳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