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她不知廉耻?

    “我就知道相爷最疼我。”周太医会心一笑从宋询身上起来,无比单纯道:“我去看看姐姐。”

    “好。”看着周太医清瘦的背影,宋询心里忽然升起一阵难以抑制心疼。

    这孩子只有十七岁啊,要是他儿时不曾经历那些苦难,要是他真有表面上那么单纯,该有多好。

    周太医没走几步,便看见一个玄色宽袍的中年人在不远处等他。

    周太医并不避讳宋询,两步走到那中年人面前:“劳烦国舅爷跑一趟了。”

    国舅姓谢名扬,是太子陆锦傲的亲舅舅。早几年就与丞相府不合,若不是周太医硬要他来,他断然不会到这里自讨没趣:“你又找我干什么?”

    “我要你把我的养的第三批食人蛊虫全部放到太子府。”

    谢扬大惊,周太医不是一直跟他一样都想推陆锦傲上位吗?怎么忽然改了主意?

    而且,就算抛却利益关系,他与陆锦傲还有亲情,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周太医杀了他吗?

    周太医看出了他的心思,噗嗤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解释道:

    “我就是看陆锦傲老欺负我姐姐,想给他个小小的教训而已,我留着他还有用呢,不会让他死的。”

    “是。”谢扬闷声答应,反抗周太医,他是绝对不敢的。

    “哦,对了。”周太医又回头吩咐了一句:“上次打死贾仁那事儿做的干净点,别惹得老皇帝怀疑,我还得给你收拾。”

    “是。”

    前厅。

    宋怀瑾到的时候,口技表演正到中场。

    口技先生刚刚结束了一段表演,此刻正在热情的跟众人互动。

    他以扇掩口,不一会儿便有叽叽喳喳几声传出。

    宋怀瑾不想打扰气氛,便悄悄寻了个后排的位置坐下。听着那口技表演,竟真有置身深林之感,不由得在心底赞叹一句:这口技先生请的,一定花了不少钱。

    口技先生模仿完一段,高声问:“这是什么场景啊?”

    宋怀玉站起来,自信道:“深林鸟叫。”

    “这位小姐好聪明啊!”口技先生当即对她一阵赞叹,并送了她一把奇珍扇子当做奖励。

    那扇子虽只是个出自风尘的小物件,但经口技先生一吹嘘,登时显得金贵无比。

    看着宋怀玉得意的表情,一群同龄的官家小姐登时红了眼,纷纷让口技先生再出一题。

    口技先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紧接着又表演了“深海游鲸”,“火烧树林”以及“猎鹰捕食”。

    现场的气氛一次比一次热烈,官家小姐们各个抢答,将这游戏当成了一场暗地的博弈。

    宋怀瑾无心这毫无意义的“较量”,只静静坐在后面,细细端详陆锦宸的背影。

    此时的他完全看不出上次的狼狈,依然优雅握着酒杯,跟周围几个皇子谈笑风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宋怀瑾就喜欢这样静静看着陆锦宸。

    她喜欢陆锦宸站在人前光芒万丈的样子,更喜欢他只展露给自己的完全不同于世人的一面。

    高台之上,口技先生在一片喧闹中忽然拔高声音:

    “这是今日的最后一题,谁能猜出来将成为今日的赢家,并获得神秘礼品一个哦。”

    小姐们瞬间安静下来,倾耳听着这决定胜负的关键一题。

    宋怀瑾也被忽然安静的气氛吸引,目光移到台上,专心看口技先生的表演。

    口技先生嘴里发出一串奇奇怪怪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阵阵回响。

    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小姐们却忽然犯了难。

    这“咯叽咯叽”的声音是什么?为什么从来没听过?这真的是日常能听到的声音?

    在她们犯难的时候,几个世家公子哥已经开始交头接耳,暗地发笑。

    这让小姐们更加疑惑,那几个公子哥显然知道,却为什么不说出来?

    宋怀玉目前领先众人,便想着就此以出出风头,挽回些前几日因为宋怀瑾丢掉的面子。

    于是寻了个机会溜到那群公子哥前,找了平日里跟自己还算相熟的礼部士郎之子,卓尚轩,悄声问:“卓公子,这声音是什么啊?”

    几个公子哥一愣,yin笑着齐齐看向宋怀玉,卓尚轩眼睛一亮,兴味索然的对宋怀玉招招手。

    宋怀玉俯身凑过去,听卓尚轩说完,脸色“轰”的一下炸的绯红。

    卓尚轩饶有兴致的勾了勾她的下巴,坏笑道:“怀玉小姐,还想说吗?”

    宋怀玉瞬间如避蛇蝎的躲开,坐回自己的位置一语不发,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刺激。

    口技先生笑道:“没有人知道吗?那我点人问了哦。”说着便走到众皇子身边,在陆锦宸和陆锦宁之间犹豫良久,最后一指陆锦宸道:“六殿下知道是什么吗?”

    他几乎满怀惊喜的看着陆锦宸,周太医让他破坏陆锦宸和宋怀瑾的关系,那就只有这个方法了。

    看陆锦宸是要面子,还是要女人?

    陆锦宸抬眼看了一下他,丝毫不受影响,优雅道:“不知。”

    小姐们更加迷惑,不知?

    竟然连六殿下都不知道,这该是什么神秘莫测的声音。

    “我知道这声音。”人群之后,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众小姐闻声看去,正见到坐在最后静静思索的宋怀瑾。

    怎么又是她?

    六殿下这种长年征战在外的都不知道,她知道什么?

    宋怀瑾并未注意到众人向她投来的目光,自顾自道:

    “这是床榻上铺的软垫在受到人的身体一下下挤压时发出的声音,如果可以的话,那软垫里应该还有细钢丝。”

    她前世执行任务无数,没少趁着那些黑.老大鱼.水.之欢时杀人,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

    宋怀玉一惊,更加厌恶的看着她,这种事情,怕是只有宋怀瑾这么不要脸的人才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众小姐们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纷纷透出不正常的红,看向宋怀瑾的眼神更加鄙夷。

    为什么会有女子能当众把这话说出来?

    就连七公主也不会这么做吧?

    这宋怀瑾真是不知廉耻,把丞相府的面子都丢光了!

    刚刚窃窃私语的几个公子哥再也憋不住,爆发出激烈讽刺的笑声。

    卓尚轩更是站出来,大摇大摆的走到宋怀瑾跟前:

    “原来,太子殿下跟你退婚的原因是这个啊?怀瑾小姐可以啊!懂得真多。”

    此言一出,整个大堂轰然爆发出充满讽刺的笑声。

    几个官家小姐也不再脸红,眼睛微眯,看向宋怀瑾如看什么肮.脏.不堪的东西。

    “还说自己没有去过醉月楼?”

    “看来马渡云小姐说的真对,她定然早已不是清白之身。”

    “就这还跟我们怀言抢太子殿下?简直是痴心妄想!”

    “诶,别这么说。”卓尚轩笑着打断众人,一抬手勾起宋怀瑾的下巴,玩味道:

    “怀瑾,别听他们瞎说,太子不要你,我要。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一定给你个妾室当当,不会让你如现在这般受人耻笑的,哈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