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戎归

第106章 确保我姐的安全

    果然,美人不适合说谎,尤其是在孩子面前。

    顶着少年投来的眼神,玉娘暗叹了一声,浅笑道:“少主,主子的性子您也是知道的,他不愿您掺和进来,您就别问了吧。”

    她以为,迂回一下,搬出主子的话,少主总该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吧。

    “玉娘,你脚下踩着的,是陈国的疆土,是帝都城的品茗堂。”少年声音很平静,不带一丝感情。

    玉娘眼里闪过一丝流光,她听得出来他的意思,她现在在陈国,主子在祁国,远水救不了近火。

    他这是在拐着弯儿警告她……

    玉娘渐渐收起脸上的笑意,语气强硬了一些,“少主,请不要为难属下!”

    骆渊闻言,默了默,指腹在令牌上来回摩挲着。

    那个老头跟他们说了些什么?这次居然那么坚决地不让他掺和进去。

    既是如此,那么也就罢了……

    他抬眸看了眼面前站着的女子,随后缓缓起身。

    玉娘是微垂着头的,眼角的余光看到少年起身,往自己靠近,随着他的步步靠近,她身子渐渐紧绷起来,瞳孔紧缩了一下。

    但少年并未在她跟前停留,而是从她身侧走了过去,一言不发,最后唯有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玉娘在他离开房间许久后,才渐渐放松下来。

    她看向刚刚少年坐着的垫子,矮几之上,一块刻着鹰状的令牌赫然躺在其上。

    她迈步走了过去,拿起令牌,眸光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边骆渊刚走到三楼旋梯转角,便看到了袁凯从雅间出来。

    他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但脚步却有些急促,像是有急事,很匆忙地离开了,也没留意到骆渊的存在。

    骆渊就这样看着他快速消失在视野里,他想了一下,往那个雅间走去。

    里头的墨沉察觉到有一人站在门口,他镇定自若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见门口那人还站在那,不进亦不退,他缓缓开口道:“站那么久,不累吗?不如进来坐坐,认识一下?”

    咯吱一声,房门被打开,一道人影绕过门口的屏风走了进来。

    墨沉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嘴角一勾淡笑了起来。

    这就是小狐狸的胞弟啊!

    那一身白衣,脸色微白,外表看上去倒是个文弱少年,当然,这得忽略了他眼里偶尔流露出来的狠厉。

    还真是一家人,会装得很。

    在他观察骆渊的同时,骆渊也在观察着他。

    不愧是世人称赞的公子墨,剑眉星目,棱角分明,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傲气,但却不迫人,反而令人觉得他理应如此。

    不知是不是骆渊的错觉,他觉得墨沉身上有种很亲和的气息,但这也让他警惕了起来。

    墨沉见少年站着不动,他淡笑道:“站着不累?坐下吧。”

    见少年慢吞吞地走过来坐下,眼里始终带着警惕,墨沉暗笑了一下。

    骆家人都这样吗?格外谨慎……

    “你是骆家小少爷,对吗?”

    “公子你知道我?”他明明什么都没说,只是在门口站立了片刻而已。

    墨沉笑了笑,语气中染上几分不明情绪,“听骆将军提起过。”

    “公子与家姐交好?”骆渊好奇地问出声,一双小鹿似的眼睛里带着些许探究。

    好不好,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他就是想知道一下,眼前这人对他姐的心思。

    墨沉闻言,轻点了点头,“还算可以吧!也算聊得来。”

    他顿了一下,再言道:“敢问骆小少爷刚刚在门口,是因为……”

    骆渊扯了扯嘴角,“公子是明白人,就不用我再多言了吧?”

    他可不相信,公子墨不知道他的身份,若只是因为他姐的原因,也没那个必要叫他进来了。

    “你真要这么做?不怕她知道?”

    刚刚骆渊在门外踌躇,明显是还在犹豫,现在他主动说出来,是想通了?

    “我不可能也定不会一直躲在她身后的!”

    他抬眸对上墨沉那双淡定的眼睛,眼神中异常坚定,“公子墨,我们合作如何?”

    “你认真的?”墨沉眼眸沉了下,他知道少年与品茗堂有关系,品茗堂信息网可是很大的,如是能借助这股势力,定能如虎添翼。

    骆渊点头 ,“自然是认真的,但我有一个要求。”

    “说说看。”

    “确保我姐的安全!”

    他知道公子墨与祁国司徒有关系,而那个蝙蝠面具是正是司徒一族的。

    那老头为了明哲保身不愿他着手查面具一事,但他得护住姐姐,就必须深陷其中。

    老头,对不住了!

    而此刻远在祁国某府邸的七旬老人,心里莫名慌了起来。

    他放下手中古卷,摸了摸胸膛处那颗缓慢跳动着的心脏。

    那臭小子,不会给我捅出个大篓子来吧!

    ……

    而此刻的骆府清阁内,骆柒脸上泛冷地听着陆风传来的消息。

    “所以你的意思是,所有线索指向了袁凯?”

    陆风眼皮跳了下,感受到女子身上不断传出的冷意和强大的气场,他鬓间细汗隐隐冒了出来,“是的,目前确实是如此。”

    骆柒嗤笑一声,手中握着玉佩的力度越来越大,细长白皙的手上青筋暴起,似要把它捏碎般……

    呵,袁凯吗?

    当年他与爹爹可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好战友,如今这一切竟指向他,还真是讽刺!

    屋内气压越发低了,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但陆风也不多言,主子没叫他退下,他依旧安静地站在一边。

    他知道的,主子需要发泄。

    这时从窗外飞进一只不知名鸟儿,撒着腿儿啄食着窗台边上依依刻意撒下谷子,看样子欢喜极了。

    不时响起的鸟叫声令骆柒稍稍收起了身上的冷意,唤回了些许理智。

    她袖子一挥,陆风随后退下,彻底消失在房中。

    鸟儿吃完窗台上的谷子,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便毫不留情地展翅离开了。

    “都是些忘恩负义的东西。”骆柒看着鸟儿的离开,冷笑着说道。

    看来得找个时间,去好好“拜访拜访”她敬爱的袁叔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