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癞蛤蟆吃不起天鹅肉

    墨如雪来到品香阁,欧阳询早已在这里等候了。

    慕容嫣一看到欧阳询就满肚子气,碍于墨如雪要和他说正事,她先退出去了。

    “你准备两万两银子,折合成银票,明天送到洛王府来。”

    欧阳询皱着眉头问:“一下子要这么多,恐怕有些困难,这几乎把我们手头上的流动资金都提出来了。”

    “我知道,把我名下东街的布庄里的布匹清仓甩卖,打折促销,年后盘出去了,然后用七月公子的名字再买回来。”

    “那个布庄是您名下现在最赚钱的产业了,属下猜想是不是有人盯上您了?”

    墨如雪点点头,继续说:“我名下的这些铺子年后慢慢地再盘出去几个登记到七月公子名下,留下几个应付应付就行。”

    “切莫露出马脚,此事事关重大,谁都不要说。这是要掉脑袋的大事!”

    欧阳询郑重地说:“属下明白,属下一定会小心的。”

    墨如雪拢拢袖子,把手放在暖炉上:“我看了一下品香阁的账目,最近生意一落千丈,除了那个谣言,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欧阳询沉思了一下,摇摇头:“就这一个谣言就让品香阁门可罗雀了!”

    “好,我知道了,给我准备一份礼物,把最新款的香水装两瓶,我一会儿带走。”

    “好的,属下这就去准备。”

    欧阳询起身离开了,和正准备进来的慕容嫣撞了个满怀。

    慕容嫣本就一肚子气,现在更是不客气:“真是个冒失鬼!还是个长舌男!哼!”

    “你莫名其妙!难怪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说的一点没错!胡搅蛮缠,懒得理你!”

    欧阳询没好气地说,抬起腿就要走。

    被慕容嫣一把拉住了:“你给我说清楚,谁胡搅蛮缠?”

    “谁拉着我,我就说谁!真笨!”

    “真是嘴贱,你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慕容嫣手上一使劲,欧阳询直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断,痛得他龇牙咧嘴。

    “你……你这小魔女,恶毒妇!”欧阳询痛得半蹲着身子,嘴上却不求饶。

    慕容嫣加大力道,冷笑道:“骂呀,继续骂!我看你能有多能忍!”

    欧阳询痛得说不出话来,一旁站着的品香阁的女掌柜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姑娘……姑娘有话好说!欧阳大当家的,你倒是说句软话啊,这个姑娘看起来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慕容嫣轻哼一声:“他要是会说软话,母猪都会上树了!认识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柜台前一个大婶眼尖地看到了在里间争执的两人。

    “询哥儿,你们这是怎么了,两个人吵架了?”

    慕容嫣看到这个大婶进来了,冷哼一声,松开了欧阳询的胳膊。

    这个大婶正那天在福满楼围观慕容嫣的人其中一个,也是欧阳询的不知道排行第几的婶子。

    欧阳询一获得自由,赶紧活动活动胳膊,铁青着脸瞅了慕容嫣一眼。

    对旁边的婶子说:“二婶,你怎么来了?”

    “没事,我只是从这里经过,你们这是……怎么了?”

    慕容嫣懒得再理会他们,一掀帘子进到里面,去侍候墨如雪了。

    “哎,姑娘……”

    欧阳询拉住还想喊慕容嫣的二婶,气冲冲地说:“别喊她!什么人啊!蛮横无理!简直不可理喻!”

    “询哥儿,你是怎么惹人家生气了?男子汉大丈夫,去赔礼道歉能少块肉啊?”

    “哎呀,二婶,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二婶疑惑地停住了脚步:“你到这里忙什么?你不是开粮店的吗?”

    随即如醒悟了一般,笑着说:“你是想买瓶香水哄那个姑娘高兴?我看她进去了,她是不是认识这家店的掌柜?”

    欧阳询只能含糊其辞:“嗯嗯,是的,都被你猜到了,你快走吧,你在这里,她害羞。”

    “好嘞,我去告诉你娘,你娘保证高兴,我们询哥儿终于开窍了,哈哈!”

    欧阳询百口莫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任由着二婶一脸兴奋地离开了。

    欧阳询把墨如雪要的东西准备好了,给她拿进去。

    “公子,你要的礼物准备好了。”

    看到慕容嫣来接,他压根不理会,装作没看见,直接越过她,把东西递到了墨如雪的手里。

    慕容嫣气得咬牙切齿,一双杏眸圆睁,恨不得把欧阳询一口咬死!

    墨如雪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你们两个怎么了?吵架了?”

    “我哪敢和天地盟的大小姐吵架,一言不合就要废了我的胳膊!”欧阳询阴阳怪气地说。

    慕容嫣气得跳脚:“欧阳询,你这个黑包碳!本小姐就是心狠手辣怎么了?你最好和你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都说清楚,你这癞蛤蟆吃不起天鹅肉!”

    “哼,就你还天鹅肉?就算是天鹅,也是一只毒天鹅,我还怕把我毒死,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欧阳询这毒舌功力和慕容嫣旗鼓相当,一时间气氛降到冰点。

    墨如雪谨慎地开口:“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谁能告诉我?”

    “让这个长舌男说!”

    “那天在山洞里真应该让我哥把你打死!要不是那次你走了狗屎运救了我,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欧阳询也气得不行,早知道那次让她冻死算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现在就特后悔那次救了你,真应该把你丢进那深潭里!再说你哥要打我,还不是因为你,谁让你死命扒在我身上!”

    听到这句话,墨如雪的眼前一亮,急忙挡在他们中间,促狭一笑:“停!嫣儿你扒在他身上干什么?”

    慕容嫣的脸涨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我……我那发烧了……我烧糊涂了!你们可别想歪了。”

    “嫣儿,你为什么叫欧阳询长舌男,他并没有到处乱说什么啊?你们在包厢密会的事是福满楼的掌柜告诉我的,我已经让那个掌柜不要乱说了。”

    “啊?!不是欧阳询说的?”慕容嫣张大嘴巴,顿时尴尬不已。

    墨如雪笑着说:“不是。他只是让人把账本转交给我,并没有说什么。”

    欧阳询总算是知道慕容嫣胡乱发脾气的原因了,他怎么可能那样到处乱说,这点素养,他还是有的。

    “我还没那么无/耻,拿别人的名誉来说三道四。”

    慕容嫣不自在地假笑两声:“呵呵……那个……误会解开就好了!大不了,那十日之约作废,怎么样?”

    欧阳询懒得看她那张笑得谄媚的脸,别过脸去:“一码归一码,我可是怕某人又给我扣一顶不守信用的帽子!”

    墨如雪凑到慕容嫣身边,小声问:“什么十日之约?”

    “他答应请我去福满楼连吃十天,王妃,要不,你和我们一起,你看他那张脸………我一个人去,我害怕!”

    墨如雪:“……”

    墨如雪心生一计,点头答应了。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墨如雪从品香阁后门溜了出去,赶紧先去文房墨宝店买了一支上好的狼毫笔,又去珠宝店买了一支金钗。

    买好之后又溜回去了,欧阳询去筹备银票去了,慕容嫣一个人在里面坐着。

    墨如雪去前面柜台了解了一下店铺的运营情况,她现在开发的几款香水味道都还不错,她打算等年后再研发几款。

    眼看快到晚膳时间了,墨如雪让品香阁的小厮回洛王府去传个话,说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她把欧阳询拉到角落里,从旁边的盒子拿出那支狼毫笔:“这是嫣儿刚才出去特意给你买的,嫣儿知道错了。她从小无父无母,命运多舛,你要多包容她一点!”

    “其实她是个很善良的姑娘,我那次在福满楼被绑架,掉落山崖,就是她救了我。你以后和她相处久了就知道了,她真的是个好姑娘!”

    欧阳询听到慕容嫣的身世,心软了,他从小没有父亲,母亲为了养大他,基本没有时间管他,自然知道缺少父母关爱的孩子有多难!

    他接过狼毫笔,笑着说:“我和她吵过就忘了,都是误会,你和她说我不生气了。”

    “嘿嘿,这才像话!”墨如雪拍拍欧阳询的肩膀,笑着说。

    没想到这一幕被坐马车从这里经过的某人看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