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你男人觉得你冷

    夏荷站在门口,急得原地踏步,嘴里不停地碎碎念:“王爷和王妃今天怎么起这么晚?今儿个还有好多事要安排,我是敲门还是再等等?”

    慕容嫣一出来就看到了夏荷徘徊在墨如雪的屋子门口。

    她拍拍夏荷的肩膀,把她吓了一跳!

    夏荷嗔怪道:“你这个鬼精灵,躲我后面干什么!吓死我了!”

    “夏荷,你在念什么经?王妃昨晚熬夜看账本看到半夜,早上起迟一点也没什么。我们先去看看这过年需要哪些东西,我们先准备准备!”

    “可是我们能做主吗?”

    “我们不能做主,不是还有张嬷嬷吗?她见多识广,肯定知道该弄些什么,哎呀,走吧!”

    慕容嫣死活拉着夏荷离开了。

    萧永寒听到门口的声音远去了,看着身旁双颊微红的娇妻,心中不禁情欲荡漾。

    把已经坐起身开始穿衣服的墨如雪又搂进了被窝里。

    “你干什么……你还有完没完……我要起床!”

    “起什么床!再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乖!”

    “你这个………唔”

    一阵热浪袭来,墨如雪全身酥软,也无力抵抗,只能任由他强势索取!

    不知道又睡了多久,萧永寒看墨如雪睡的太沉,他就先起床了。

    一推开门,一股冷冽的寒风扑面而来,他赶紧走出去把门关上,生怕床上的人儿受凉了。

    昨晚又下了一场雪,屋顶上厚厚的一层,院子里的积雪已经被下人们清扫干净了。

    院子里的小厮侍候萧永寒洗漱完了,萧永寒穿戴整齐,往前厅走去。

    夏荷看萧永寒已经起床了,端了一盆热水准备去侍候墨如雪洗漱。

    “等等,你干什么去?”萧永寒把夏荷叫住了。

    “奴婢去侍候王妃洗漱……”

    萧永寒把手一背,淡定地说:“王妃还没起来呢,现在还这么早,她什么时候起来了,什么时候再去侍候吧!”

    夏荷满头黑线,现在都快中午了,还早吗?

    “是,奴婢先退下了。”

    屋子里,萧永寒一起床,墨如雪就醒了,她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个药瓶,打开瓶塞,把药水毫不犹豫地喝下去了。

    “但愿慕容嫣给的这药有用!”

    又休息一会儿,这具初承雨露,被萧永寒折腾了许久,浑身酸疼的身子总算好一些了,她才起床。

    夏荷在外间侯着,听到里面的声音,端着热水进来侍候了。

    墨如雪穿着一身浅淡百褶裙,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

    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更显妩媚雍容。

    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因成了女人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

    慕容嫣进来收拾床铺,看到床上那抹殷红,嘴角一抿,丝毫不惊讶,墨如雪昨晚向她讨药的时候,她就猜到了。

    墨如雪眼角的余光看到慕容嫣的动作,她脸上一红,有些难为情。

    慕容嫣把床单收拾好了,笑着看了墨如雪一眼,就端出去洗了。

    夏荷觉得墨如雪今日和往日大不同,再看看她看向床铺时,那不自然的神情,心里也明白了。

    “嘻嘻,恭喜王妃,终于和王爷圆房了,这下将军和夫人该放心了!”

    墨如雪轻笑出声:“这有什么好恭喜的,他们一直很放心的,呵呵!”

    一个工具而已,他们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夏荷高兴地点头:“王妃容貌出众,又博学多才,王爷的心早就被王妃给征服啦!以后肯定对王妃更加的好。”

    “你这个伶牙俐齿的,竟敢打趣我,罚你今天不许吃卤猪脚!”

    “什么?今天要开卤了?还有卤猪脚?王妃,你怎么忍心看奴婢在旁边馋得流口水……”

    夏荷在墨如雪旁边卖惨,她最喜欢吃卤猪脚了,这简直是对她最重的惩罚!

    “我忍心!”

    夏荷一脸哀怨地看着墨如雪,瘪着嘴准备退下。

    “等等,夏荷,你今天去监督厨房卤菜,必须要品种齐全,味道好,每一道菜都要亲自把关。你可以胜任吧?”

    “哎呀,要不还是让慕容嫣去吧?她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不怕那些刁钻的婆子们。”

    夏荷赶紧又回来,给墨如雪捏捏肩捶捶腿,谄媚地笑着:“奴婢可以,奴婢完全可以胜任,王妃放心,奴婢一定把事情办得妥妥滴。”

    “奴婢和厨房的管事很熟,绝对没人敢造次,您就把这差事给奴婢吧?”

    墨如雪摇头笑道:“一说到吃,你们一个两个就没有下限了,好吧,那交给你了,今天务必都弄好。”

    “好嘞!嘿嘿,奴婢这就去安排!”

    墨如雪这才觉得有些饿了,看看太阳,已经到中午,都怪萧永寒,害得她起这么晚!

    幸亏他们成亲后辟府别住,府里也没长辈,不然真是要被人笑死了!

    午膳很丰盛,是萧永寒特地吩咐厨房做的。

    用膳时,萧永寒殷勤备至,生怕墨如雪没吃好。

    “雪儿,再吃点这个,这个很补身子!”

    “雪儿,再喝点这个汤,这个对调理女子身体有好处。”

    “雪儿,再吃一口这个,这个是厨房大师傅的绝活,外面吃不到的。”

    墨如雪看着碗里堆积如山的菜,皱着眉头说:“我真的吃不下了,你帮我吃吧!”

    “不行,多吃点养精蓄锐。”

    “养精蓄锐?要打仗了?还是要缺粮了?”

    她怎么没有听说这些消息,难道她的消息这么不灵通?

    萧永寒怀笑着凑到她面前低声说:“是要打仗了,不过是我们俩打仗!”

    墨如雪被撩的脸颊通红,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酷傲娇的王爷吗?

    她娇嗔地看着他,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吃你的饭吧!”

    “哈哈哈……”

    看着她害羞的样子,萧永寒笑得很开心,他发现在夫妻房事上墨如雪的脸皮薄,听不得情话,这让他的心情莫名愉悦!

    墨如雪赶紧又扒了两口就放下碗筷。

    漱口后,喝了一杯热茶,坐了一会儿准备出去。

    萧永寒喊住她:“外面冷,记得穿个斗篷,嫣儿,去把王妃的雪貂斗篷拿来。”

    “王爷,我还好,不冷。”

    “本王觉得你冷!”

    墨如雪:“……”

    墨如雪看着只穿着一件墨绿色夹袄,头发高高束起的萧永寒嘴角抽了抽,他穿得清清爽爽的,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冷?

    有一种冷叫你男人觉得你冷!

    慕容嫣笑着去把斗篷拿来给墨如雪穿上了。

    萧永寒走上前,温柔地把斗篷上的帽子给墨如雪戴上:“好了,可以出去,天寒地冻的,早些回来!”

    “那我走了,府里过年需要的事物,我已经交代过让肖管家准备了,”墨如雪解释道,怕萧永寒以为自己只顾着出去,不顾府里的事物安排。

    “没事,反正今年是我们辟府别居的第一年,你什么也不懂,交给肖管家就行了,别太累着!”萧永寒颇为体贴地回答。

    墨如雪真觉得和他睡了一觉,他像变了个人一般,对她真是关怀备至!早知道做那事那么见效,就应该早些圆房才是,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墨如雪带着慕容嫣出去了,慕容嫣看着萧永寒对墨如雪难舍难分的样子,低声窃笑,结果被墨如雪发现了。

    “笑什么?本王妃的魅力值太高了,引得洛王爷竟折腰,哈哈……”

    对于她的自恋,慕容嫣无奈地翻翻白眼。

    “你那什么表情?我还没问你,你什么时候成了欧阳询的未婚妻了,进展也太神速了!快快从实招来!”

    慕容嫣赶紧摆摆手:“没有的事,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了?王妃您可别乱说!”

    一提到欧阳询,慕容嫣就想到他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不禁打了个冷颤!

    墨如雪看她那心虚的表情,笃定他们之间真的有点什么。

    “是你自己在大理寺牢房里,说梦话时被我听到的,放心啦,没有别人知道!你要是喜欢他呢,我可以帮你撮合一下的,还会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说这样的梦话?鬼才喜欢他!他长得又黑,人又无趣,谁脑子有问题,谁才嫁给他!”

    墨如雪一脸坏笑:“真的是这样吗?我可听说你昨天和他单独在包厢里密会,还见过他的母亲了,看来好事将近啊!”

    慕容嫣结结巴巴地解释:“那是……那是因为他有事要问我!”

    “不对,王妃,这事你怎么会知道的?”

    墨如雪看着她虚张声势的动作,忍不住笑着走在前面:“那就是有单独密会了,哎呀,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王妃……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