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寒雪夫妇同榻共眠

    墨如雪来到前厅,饭菜已经摆上了,看到都是她爱吃的,不禁心头一暖,笑着坐在萧永寒的对面。

    “今日做了你爱吃的清蒸鲈鱼,椒盐八宝鸡,泡菜肉末,瓦罐汤,你多吃点,这几日你肯定没吃好。”

    萧永寒说着用公筷给墨如雪夹了一块八宝鸡,又给她夹了一块鲈鱼,还准备继续夹。

    墨如雪赶紧压住他的手:“打住,打住,我吃完了自己夹吧!你也多吃点,这几日你比我还辛苦。”

    “确实是辛苦,那你晚上打算怎么补偿我?”他用极低的声音说,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墨如雪闻言脸上一红,立马给他夹了一大筷子的菜:“先……先吃饭吧!”

    这个人可真是,没看到旁边还有人吗?一点都不害臊!

    萧永寒轻笑出声:“那行,先吃饭!”

    听到这笑声,墨如雪越发觉得尴尬,索性埋着头不理他。

    再好吃的饭也有吃完的时候,在萧永寒三番四次的催促中,墨如雪磨磨蹭蹭地吃完了饭。

    夏荷带着丫鬟们收拾碗筷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萧永寒和墨如雪二人。

    “那个……我还有账目没有看完,你一会儿不用等我,你先睡吧!”

    墨如雪说完就准备开溜,还没走两步就被萧永寒一把搂进怀里。

    “你还想躲?”

    “我是真的还有事,临近年关那些铺子里的事情很多!”

    萧永寒懒得听她找借口:“明日再弄,不然本王把你那账本都扔出去!”

    “这个院子是我的,你敢扔我账本,我把你扔出去!”

    萧永寒忽然一把把墨如雪紧紧地拥在怀里:“你可真狠心!让我抱一会儿,别动!”

    墨如雪僵硬地站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真怕自己有点反应就引火烧身!

    萧永寒轻声呢喃:“真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我抱着的都不是女人,抱着个木头一样!”

    “你才是木头,不是你说让我别动的吗?”墨如雪小声抗议。

    萧永寒无奈地说:“那你能抱抱我吗?”

    “不能!”

    萧永寒:“……”

    “为什么我一亲近你,你就这样呢?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你心里没我?你就这么不愿意我碰你吗?”萧永寒放开她,正视着她的眼。

    他们成亲都半年了,他自认为他们也算是两情相悦,为什么每次到最后一步,她都是这么抗拒?

    墨如雪叹口气:“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明白吗?我只是觉得现在圆房还不是时候,我还不想……”

    若非她心里有他,她早就远走高飞,哪里还会留在这里受那些折磨!

    “那好吧,雪儿,我尊重你的意愿,我也不想勉强你,你先去看账本吧!我去看看竹剑怎么样了。”

    萧永寒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转身离开了。

    等萧永寒离开了,墨如雪懊恼地抚着额头,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想要主动去拥抱住他的欲望!

    一想到自己给萧永炎的承诺,她暗暗咬牙:“真是没人性!太不人道了!”

    幸亏她还小,还可以等几年,不然她肯定要想办法暗度陈仓。

    现在也只有去看看账本,数数银子才抚慰她那颗躁动的心。

    墨如雪挑灯夜战账本,不知不觉夜已深!

    今晚慕容嫣当值,她把屋里的碳火加了一遍又一遍。

    听到外面打更的声音,她强忍着困意,努力撑着眼皮,看到书桌上堆积如山的账本,忍不住在心里把欧阳询又骂了一遍!

    她走到墨如雪面前,轻声说:“王妃,已经快子时了,是不是洗洗脸,烫烫脚,歇息一下?”

    “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一直在等我?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时辰了。把水端进来吧!”

    墨如雪起身跺跺脚,腿都坐麻了,活动活动颈椎。

    慕容嫣把水端进来了,墨如雪先烫烫手:“嫣儿,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有手有脚,自己来就好!”

    “没事,没事,奴婢不困,不急这一时半会!”慕容嫣赶紧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证明自己一点都不想睡觉。

    墨如雪只好快点洗漱完了,慕容嫣的使命完成了,收拾好了东西,回屋去了。

    回到房间,萧永寒已经睡熟了,也不知道他是真睡熟了还是假装睡熟了。

    墨如雪脱下衣服,小心地越过他,爬到了里面躺下了,床板下面烧的温热,睡在上面很舒服。。

    原本以为自己会因为旁边多了个人而睡不着,没想到没过两分钟就睡着了。

    听着身边人均匀的呼吸,萧永寒睁开了眼睛,借着外面昏暗的灯光,他趴在枕头上仔细观察睡着了的她。

    光滑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小巧秀气的鼻子喷出温热的气息,半张脸缩在被窝里,睡得很熟。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你到底和他做了什么交易?为什么不能主动告诉我呢?”

    萧永寒就这样趴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墨如雪这一觉睡得很好,梦里抱着自己的维尼熊又软又暖,真舒服!

    等她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萧永寒放大的脸,他睁大眼睛看着她。

    “你终于醒了!”

    墨如雪尴尬地发现自己正环着他的腰,窝在他的怀里,她触电般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嘿嘿,不好意思,冒犯了……”

    “还有腿!” 萧永寒忍住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两条腿都搭在他的腿上……被窝里的姿势亲昵无比!

    她赶紧缩回自己的腿,对于这些不听话的双手双腿,她真是很无语!

    她把脸埋在被窝里,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说不让他亲近的是她,结果她对人家动手动脚!

    萧永寒凑到她面前,轻声说:“你别把自己憋死了,你抱着我都抱一夜了,这时候才害羞是不是晚了点?”

    抱了一夜?天啊,怎么会这样?她自认为自己睡觉还是很老实的。

    “我的身子都被你摸了个遍……”

    “别说了!别说了!对不起,我……我把我当成我家的小维尼了……”墨如雪实在受不了他这样撩人的话,直接打断了。

    萧永寒皱眉:“小维尼?他每天陪你睡觉?”

    墨如雪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点点头:“偶尔是,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我真的把你当成它了!”

    闻言,萧永寒的原本温和的脸变得阴沉下来。

    看到她躲避着自己的动作,他怒上心头,一把扯开墨如雪攥紧的被子,把她压在身下。

    墨如雪懵懵地看着他那双冒着怒火的眼睛,双手抵着他不断靠近的身体。

    “喂,你……你干什么!”墨如雪能感受他身上燥热的温度,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等等!是不是她刚才的话让他误会了?

    萧永寒不再听她说话,直接钳住她抵着自己胸膛的双手,俯身而下,把头埋在她的颈间。

    “维尼是个玩具熊,它不是人!”

    萧永寒的动作顿时停住了,他抬起头问:“你说什么?它是个玩具?”

    “嗯嗯,是个毛绒绒的玩具,不是人,更不是男人!”墨如雪好笑地看着他解释道。

    萧永寒面色一窘,随即厚颜无/耻地说:“不管它是个什么都不行,你得负责灭火!”

    萧永寒的动作变得温柔了许多,不待墨如雪有反应,迅速把被子盖起,被子里却是四面漏风……

    一阵阵声音从被窝里传出……

    “你……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明明是你先非礼我的,我礼尚往来而已!”

    “你……你胡说!你昨天晚上刚答应我的,才过了一夜就反悔了,你还算什么君子!”

    “我不是君子!”

    “你……真是个无赖……唔……唔……”

    鸳鸯交颈,缠绵入骨,外面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屋子里火热滚烫,春光无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