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缘定你

第六十三章 直面初师爷

    能成为一名专业的拷问官,懂的可不仅仅是如何审讯,而是心理分析。

    刑科所里的心理分析师的水平怕都不及这些拷问官。

    他们这些人的眼睛犹如火眼金睛,能洞察人心,既能识别活人的心理,也能通过凶案现场了解死者生前的心理。

    司华悦在监狱服刑期间曾结识过一名犯了事的心理分析师,跟着那人学过一段时间的犯罪心理学。

    但她学的都是些皮毛的东西,仅能通过被观察者的肢体动作和一些微表情变化,来定向分析该人的性格喜好和言语的可信度。

    被马哈这一提醒,司华诚和司华悦再次看向文化。

    恰巧此时远处警车上的探照灯旋转至此处,藉那抹光亮,司华诚兄妹俩均发现了异样。

    文化的个头不高,从司华悦的角度看过去,他整个人都隐藏在袁禾的身后,一双眼睛伏在袁禾的肩头,紧盯着司华悦的一举一动。

    袁禾的双手被反绑,文化带来的人将她围困在中央,想成功逃脱根本不可能做到。

    而文化的双手却扣紧在袁禾的双臂,细看能看出他的十指几乎抠进袁禾的胳膊肉里。

    一个跑不掉的人,被他这样紧箍着,说明什么?

    说明他此刻要么异常害怕和紧张,要么非常兴奋和期待。

    敌寡我众,又是在他的地盘上,害怕和紧张有些说不过去。

    那便是兴奋和期待了,但他兴奋的源头是什么?一个四肢、下颌被马哈拧脱臼,外观看起来如同被打残废了的袁木?

    那还不如留下袁禾,无论长相、身材还是气质,袁禾甩袁木好几条街。

    所以,兴奋和期待若因袁木而起,从常理上说不通。

    双方刚碰面时,马哈就发现文化看向司华悦的眼神有异,有恨,有期盼,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而看向司华诚的眼神却是属于一种恨意附加。

    之后,文化说出的话,几乎都是针对司华悦的。

    袁禾从被拿掉头套开始,双眼便紧盯着司华悦,连看都没看一眼地上的袁木,这说明她对袁木的恨依旧。

    苦于口不能言,她对着司华悦疯狂地摇头,腭垂发出呜呜声,似乎是在极力阻止司华悦前去换人。

    由此可见,文化此行的针对目标并非是袁禾姐妹,而是司华悦!

    马哈刚准备收起手里的枪,接手袁木,对面的文化开口了,“让司华悦过来送人。”

    果然没猜错。

    马哈看向司华诚,等待他的指令。

    “不行,如果你诚心想交换人,那就由你我二人来换。”

    虽然知道自己妹妹的身手厉害,但司华诚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妹妹去以身涉险。

    司华悦和马哈,甚至包括隐藏在暗处的马达,都没有想到司华诚会作出这样的决定。

    “哥,让我去!”

    “老大,我去!”

    司华悦和马哈同时出声阻止司华诚的决定。

    文化也没想到司华诚会提出这样大胆的要求,如果继续坚持让司华悦过来,就有些目的性太强,会让对方识破他的计谋。

    一时间,他也有些犯难。

    “怎么?不敢?”司华诚冷冷地看向对方,“警方已经入屯抓捕了,咱们也别在这儿墨迹个没完。”

    “我来!”文化身旁一个黑衣人瓮声瓮气地来了句。

    司华诚轻蔑地看了眼那个人,“你不够格!”直接否决掉。

    那人大概从未被人如此低看过,跨前一步,蓄势冲过来教训司华诚。

    文化从旁拉了他一把,用眼神暗示他,让他稍安勿躁。

    尽管文化早已部署妥当,但真让他独自一人押着袁禾过去交换人,他还真没那胆量。

    一个司华悦他都对付不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手持刀枪莫测高深的马哈。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让我来吧。”说话的人穿着一件暗色风衣,头上扣着大兜帽,看不清脸,但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也很斯文。

    与他随行而来的只有一个年轻人,身高和马哈差不多,从行止能看出是个练家子。

    这个人的到来让文化很意外,“初亮!你怎么来了?”虽然他的声音非常低,但耳聪目明的司华悦却听得很清楚。

    姓初?司华悦眯了眯眼,看向这个叫初亮的人,不出意外,此人应该就是那个神秘的初师爷。

    司华悦拉了下司华诚的后衣襟,低声说:“哥,咱们还是按原计划进行,这一次你就听我的。”

    司华诚刚准备开口,后腰一疼,司华悦竟然使劲拧了把他的后腰肉,阻止他继续反驳。

    “既然初师爷都出动了,那好吧,我来负责押人。”司华悦扬声说。

    对面的文化和初亮俱皆一愣,初亮反应比文化快,呵呵一笑,说:“多谢司大小姐看得起初某人。”

    年轻的声音配上老气横秋的语气,听起来让人牙龈泛酸,浑身不舒服。

    司华悦拖着袁木走到马哈身前,看向初亮,等着他作出反应。

    见状,初亮对袁禾说了句:“袁医生,不好意思,得罪了。”

    然后动作轻柔地拽住袁禾的胳膊,排众而出。

    双方的距离不足十米,这个距离,于司华悦而言,也就是一个弹跳的事,如果没有司华诚和袁禾姐妹在场,她早就过去将文化给收拾一顿了。

    司华悦和初亮的步速相当,五米的距离也就几步之遥。

    初亮带来的那个年轻人不顾初亮的阻拦,亦步亦趋地跟随在他身侧。

    而司华悦则独自一人拉着袁木过来。

    文化和他手下的那些黑衣人在司华悦向他们走来时,便已经作出往前推进的举动。

    司华悦就当没看见,视线始终锁定在袁禾和初亮的身上。

    一步、两步、三步……

    四周的气氛随着他们距离的不断拉近而分外紧张。

    袁禾瞪大双眼,警惕地看着四周被风吹动的草丛,用眼神暗示司华悦,草丛里有埋伏。

    司华悦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让她不要紧张,不用怕,她敢来,自然也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仅剩下最后一步时,司华悦停了下来,初亮见状也驻足不前,互相打量着对方。

    初亮穿着一身宽大的风衣,虽然入秋后的夜凉,可还不至于穿得这样“暖和”。

    他看起来很瘦,风衣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像是着急出门,随手捡来别人的衣服穿上。

    兜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仅能看到鼻翼以下部分。

    鼻头圆润,人中长而深,薄唇,尖下巴。

    许是光线的关系,没看到有胡须,也或者是来前刚剃干净了。

    “你好,初师爷,久闻大名,果然胆识过人!”司华悦像拉家常般笑着对初亮打招呼。

    “彼此彼此!”初亮将袁禾向司华悦推过去,说:“换人吧。”

    身后的文化想出声阻拦,却已经来不及,袁禾脱离初亮的掌控,立马按照司华悦的眼神暗示奔向司华诚和马哈。

    见袁禾暂时安全了,司华悦笑吟吟地说:“不好意思初师爷,我不能把袁木交给你,因为你们要的不是她。”

    初亮身旁的年轻人想发作,被初亮抬手制止。

    “好,你随意。”他对司华悦和婉一笑,便转身往回走。

    “大伟,拿下那个女人!”文化这一声,应该是对初亮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喊的。

    大伟脚步顿了下,却听到初亮冷喝了声:“回去!”

    大伟低下头,跟紧初亮,不再去看文化和他那一干手下。

    初亮脚步不停地往回走,经过文化身旁时,他顿了下,低声规劝:“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回去吧。”

    得到的是一声冷哼,初亮低低地叹息了声,不再停留,继续往回走。

    而司华悦这边,在文化冲过来的同一时间,她一把捞起袁木的腰身,像扔皮球般往后一抛,丢给后面接应的马哈。

    然后从后腰抽出两根特制的棍子。

    当当当——

    这是司华诚为她量身打造的,棍子在她的对敲下,发出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这棍子的功用特别多,可当棍子击打人,棍头还可以延伸出锋利的刀尖,当刺刀用。

    还有很多功能,司华悦几乎都没机会使用,因为她至今没遇到过对手。

    可今晚,这些黑衣人一看就不是善茬,更何况在暗处还不知埋伏了多少人。

    看来文化今晚对司华悦是势在必得,将他手下所有的精锐都带出来了。

    司华悦必须得给司华诚和袁禾他们争取时间撤退,所以她只能一人应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