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路过总裁家

第332章 温柔的风

    一个礼拜之后

    云清受邀前来参加晚宴,宝宝还没有多大,她就已经开始穿大肚装了,这样的打扮在众多宾客中显得有些清奇。

    放眼过去,前来参加宴会的哪个女孩不是穿着高跟鞋,周围一身香气飘散的?

    她倒也不紧张,问服务员要了一杯白开水,就静静地坐在红色布条铺着的椅子上。她个头太小了,这张椅子都把她的身影给隐没了。

    墨明带着一个女人过来,两人都客客气气的。在走路的时候,他还会小心翼翼地给她引路。

    这一幕,无疑是刺痛了云清的心。

    她内心微微燃起一些不好的情绪,幸好有手上的这杯白开水。不然她就很难将自己的难堪掩饰下去了。

    昔日自己认作为知心好友的人,她应该盼望他幸福开心才是,可是为何见到他挽着别的女人的手,她的心会像柠檬一样泛酸呢?

    “呕。”

    还没到宝宝闹腾的时候,她却最先吐上了。

    墨明身旁的女人快步走了过来,又扯过了几张纸巾。

    “没事没事。”

    她声音轻轻的,给人一种亲切好。

    云清吐了一口,觉得好多了。她又抬头打量了一眼这个女人,发现她眉眼弯弯的,不说话的时候似笑非笑。

    这么好的女人,应该是墨明的标配。

    “不记得我了?我是吴晚清。”女人先给自己来了个自我介绍,又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云清恍然大悟,果然是化了妆,连自己的爹妈都认不出了。

    明明不久前才见过一面的,她倒是没能记住人家的面貌特征。

    “好了好了,你猜猜你以后该叫我什么?”墨明坐在了她对面,又问道。

    云清本来不想给他好脸色看的,可是看到人家老婆在这里,她还是要给一点儿面子的。

    “不知道啊,请您指教一二。”

    “当然是姨父啦!”

    墨明朝她挑眉,这让云清有些哭笑不得了。从好友直接晋级成了姨父,这跨度让她忍俊不禁啊。

    不过回头一想,既然他能幸福,那就是最好的事情了。她不曾陪伴他左右,但是心里还是希望她好的。

    吴晚清细心地替她整理衣裙,“等你家宝宝出生了,该叫我们家宝宝一声表叔了。”

    “咳咳!”

    云清确实被吓得不轻,看来辈分这种东西确实是有些可怕。

    “这份合同给你,签了它,把天耀公司给我。”墨明推了份文件给他,不过表情却是笑嘻嘻的。

    “你还来,小心让你当不成姨父!”云清虽然怒瞪着他,不过小手还是接过了这份文件。

    天耀公司的所有股权都是她的,她本人并不想要这些东西,这应该让沈家的人来签才对。

    正当她犹豫时,墨明又说:“你家老公说以后签什么都找你就行了,我们可以直接略过他。他现在要一心赚钱买一座游乐园,还要买一个小岛。”

    云清真是觉得他无知又可笑,想要玩可以直接买门票去。干嘛要浪费这些钱啊!

    可是,她家老公铁了心要这么做。

    吴晚清从卡其色包包里拿出了一个礼盒,云清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别嫌弃,这是小姨给你的见面礼。”

    “不用的!”

    “拿着,我给你戴上啊。”

    也不管云清同不同意,她直接扣进云清手腕里了。

    等云清想要摘下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这个手镯突然变小了。而且完美地扣在了她骨瘦如柴的手上。

    “谢谢!”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前我妈妈第一次见婆婆也是收了这样的一个镯子。”

    吴晚清笑容中仿佛夹带了一丝的狡黠,云清也是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她的脸,立刻就红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吴晚清怕她想不通,又开口安抚道。

    看着手上这个玉色通透,质地上乘的镯子,她知道这不仅是价值千万的礼物,而且还是吴晚清的一片心意。

    她抬头时,看见了吴晚清苦苦地看着自己。眼角都有些小小的泪花。

    “小姨。”

    她叫了一句小姨,吴晚清立刻就破涕为笑了。

    “以前小姨为了对付沈家,却不想也牵扯到了你们这些孩子。不管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

    “没关系的,过去就过去了。还计较这些做什么呢,而且小姨您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呀。”云清微笑着,有些事情,真的较真不了。

    从头到尾,这个幕后的人就是吴晚清。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她也是一个受害者啊。她也是被人算计,所以不甘于一辈子如此,才选择的报复。

    云清并不怪她,“月南也会理解的,我们都爱你呢。”

    “孩子们真好。”

    吴晚清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好似这些年她都没有真正地笑过。

    脸上细纹横生,美人始终熬不过岁月的刀子。她心里的那片天地,此时应该已经是万物复苏了吧。

    “忘掉那些过往吧,寒冷已经过去了哦。小姨你要记住,现在已经是炎热的夏天啦。”

    “谢谢我的好云清。”

    吴晚清刚刚还替她擦眼泪,现在轮到自己替自己擦了。

    晚会喧闹不止,主持人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大厅的每个角落。

    宾客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而这一晚,吴晚清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也流了好多好多的泪水。

    墨明见她哭累了,于是便带她到客房休息。

    临走时,云清给他打了个手势。“谢谢你,这一路对我的帮助。我不遗憾你是我的姨父,其实我还挺幸运的。”

    “你也可以继续把我当成兄长,以后心累了记得来找我。你看,我是专治各种哭鼻子的。”

    “你这么说小姨,小心我告诉她。”云清指着沉睡的吴晚清,不小心就笑出了声。

    回公寓的路上

    她站在公车上望风景,开车的也还是那个司机。

    “我就不明白了,你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坐公交车呢!”

    司机跟这个小姑娘已经混熟了,当他知道她就是沈家的儿媳妇时,他更是恨得牙痒痒的,沈家那群都是渣男么,怎么让她天天坐公交车。

    云清早就看淡了,她不咸不淡的样子,可是让司机替她着急啊。

    “我不会开车,所以只能坐公交车了。”

    “我的天啊,你老公应该给你雇一个专门的保镖,还有几个司机。”

    “照这么说,谁跟您聊天啊?”云清捂嘴笑着,没曾想司机愣了一下,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想想也是啊,有个人说说话也不错呢。

    天色渐渐明了,漫漫长夜终于过去了。听着耳边鸡鸣狗叫声,她清醒地睁开了双眸。

    伸了个腰时,就闻到了门外一股菜香味。

    门外还有几个人在讲话,她大概听得出来那是谁的声音。那个说话细声细语的一定是小青,而那个说话夸张又刁钻的,一定是大伯母本人了。

    一觉醒来

    她还能看见叶婶,还能看见自己熟悉的小家。

    “婶儿,我起来啦!”

    叶婶见她起了个大早,又匆忙拿了一块鸡蛋饼过来给她吃。

    而且,她还低声说:“以后我买不下蛋的鸡,这样就不会让小哥哥过敏了。”

    云清发觉嘴里的饼一点儿也不好吃了,一股鸡蛋的腥味让她隐隐有些不适。

    她仍然记得,沈月南来这里的第一天,婶儿就不大煮鸡蛋了。上次见到表姐给他摆一盘番茄炒蛋,婶儿还跟她急呢。

    “不养就不养了,反正我们也不喜欢吃。”云清笑道。

    一阵淡淡的草香飘来,云清感觉自己都醉了。

    她喜欢地方,永远都是这个小村庄。群山翠绿且绵延不绝,峰顶长年白雾茫茫,似是无人可知的仙境一般。

    门外长河不断地流向东边,带不走的是一江浅绿色的洼田。云清想要过去玩玩的,可是却被沈月南拉了回来。

    “你怎么这么淘气,都当孩子她妈妈了。”沈月南一本正经,双眉紧蹙。

    云清装作委屈,两只可爱的小拳拳砸在了他心口。

    “人家只是出来看看嘛。”

    “你明天就要待产了,乖乖,咱们回去好不好?”

    沈月南死死地拽着她的手,看着她重似千金的肚子,他多想替她承担这一切。他还挺懊悔的,这个宝宝都不想要她了。

    突然

    云清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她牙齿仿佛在不停地打战。

    “我肚子疼。”

    “我抱你回去。”

    沈月南轻手轻脚地将她抱起来,然后又一步一步地将她带回去。

    等回到家的时候,她已经疼得脸色发青了。

    “快快快,送医院去。”

    叶婶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包包,然后扶着云清上了车。

    医院里

    云清像是一个没了任何气息的娃娃,她已经晕了无数次了。因为她血液太少,再加上出血过多。一时间病房立刻该成了手术室。

    医生和白衣天使都在尽力地抢救,可是却还是拼不过死神的生死簿。

    一张无情的死亡单,就这么静悄悄地被放在了桌面上。

    沈月南脸上也失去了血色,他无法想象他要面对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她,而是一个满脸痛苦且已经不会再开口的她。

    叶婶突然放声大哭,幽咽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她的女儿,就从此离开了。

    “这位妈妈很伟大,她用尽了全力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她自己却躲不过血液流进肺腔,从此再也看不到这个孩子了。”

    白衣天使抱着这个小小的婴儿,她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本该麻木的,但还是忍不住落泪。

    婴儿很瘦,很小,一张小脸酷似他的妈妈,五官却又是按着爸爸长的。

    沈月南仅仅是看了一眼,然后又不顾一切,冲进了手术室。

    “你给我醒醒啊。”

    他握着她冰冷的手,内心多么期盼着她可以立刻醒过来。她希望她永远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

    你还答应了我要给我一生一世呢,你还说过要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呢。这些,你都忘了么?

    医生和白衣天使也哭成了一片,看到这个男人用情如此之深,又看到她一张小脸早就没了气息,再也听不到他的声声呼唤了。

    沈月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一天的,他神情恍惚着,怀里的小宝宝特别的乖,这点性格很像他的母亲。

    本以为,会是一个女宝宝。却不曾想到,是个男宝宝。

    你说你,生个男宝宝出来你又不带。万一他学着我这犟脾气怎么办啊,你什么时候也把我带走啊?

    云清,你要我怎样忘记你呢?

    又或许说,我的心,早就随你而去了。

    五年后

    当年买下的梅树,如今已经开了。是在寒冬腊月的时候开的,枯黄色的枝头挂着点点红,在这清冷的天里,似乎是一点点离人的泪。

    他牵着一个小奶娃,两人独自徘徊在梅树下。

    “你外婆和妈妈都喜欢梅树,只可惜他们都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有梅花,格桑花。”

    小奶娃还不懂这些花,他指着枝头的一朵比较大的梅花。“老爸,你不要哭了。你每次哭起来,都像是梅花上结了一层冰。”

    云清,你个没良心的。

    我每次哭,都是在哭你。

    你何时化作春日的风,温柔地将我满面冰霜拂去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