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路过总裁家

第330章 沈昭姐姐回来了

    沈月南手机突然响了,是沈王昔打过来的电话。

    “月南,来市医院一趟。你妈出车祸了。”

    “我这就去!”

    他收好手机,放下了怀里正抱着的小孩儿。

    “先走了,改天再过来玩。”

    “叔叔拜拜。”

    小孩挺听话,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和他告别。

    出了这个豪华小区,他快步往外走去,目光总是淡淡的。

    等他赶到了医院,一切都迟了。

    病床上的人已经被蒙了一张白布,医生护士还在准备着后续的观察。

    沈王昔脸上老泪纵横,一个劲的对着窗户流泪。

    “爸。”

    沈月南喊了一句,他这才转过身来。

    病床上的人已经没了任何生气,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可想而知,病人之前是经历过了一场大出血。

    他几近咆哮,一直在低头轻语。

    “妈,你为什么就抛下了我!”

    虽然她对自己很残忍,可是他还是愿意把她当成妈。

    沈王昔:“我刚刚劝她别走,哪知道一转身拿东西的时候就看到她到楼下了。我要去追她,她却被一辆大卡车撞上了。”

    说到此处,他后悔不已。

    沈月南想哭,却哭不出来。

    事情变化的太快,他的应激反应还没有起来。兴许,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才会体验到这种生离死别的痛苦。

    也许自己的心,是被割着的,一滴一滴的血也在流淌着。

    沈王昔:  “孩子,你刚刚去哪里了?”

    “去了小姨家。”

    “那她还好么?”

    “嗯。”

    沈月南捂着脑袋,一副头痛的样子。

    他该怎么怪她呢,她以为她死了,就能让她之前犯过的错,就此烟消云散么?

    白衣天使拿着单子过来,说:“请你们在这里签一下字,这是从死者衣服上掉下来的信件,你们收好。”

    沈王昔过去签了字,然后拿过来了一封还沾着血迹的信。

    信封上什么字也没有留下,而信封里确确实实是有纸的。

    “孩子,你打开看看吧。”

    他顺手将它给了沈月南,然后自己就坐到旁边发呆去了。

    大略看了一眼,洋洋洒洒的字迹,正如他老妈的为人,如此算计,如此不为别人着想。

    卡车司机悻悻地走了进来,他脚步像是千斤重,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吃力地拖动自己。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过来。

    沈月南深邃的眸子中仿若看不清的潭水,仅仅是那么一眼,就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卡车司机哭丧着说:“我本来开车开得好好的,可是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冲上的车。而且她行李也还搁在路边。”

    沈月南:“难道她还是故意冲上去的?”

    卡车司机委屈地看了他一眼,又轻轻地点头。他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可是却迟迟没有被揍一顿。

    好像,这有点不大符合情理。

    死者家属应该是那种很凶的,不由分说就冲上来把你给揍一顿,然后再狠狠地踹你几脚出出气。

    可是,他看到这对父子都安安静静的。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自己这样说而大打出手。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冲上来。现在她死了,我也会负相应责任的。”卡车司机又低着头,说道。

    沈王昔摆摆手,并不大打算要他负责人。

    “我们都看了监控记录,是她自己冲上去的,你先回去吧,不关你的事。”

    他声音沙哑了许多,也无力了许多,感觉看起来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孤寂老人。

    卡车司机还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生怕自己是听错了。

    撞了人,而且还出了认命,这是他一辈子的痛啊。

    人家虽然不怪自己,可是他还是会过意不去的。

    “这是我这些年打拼的一点钱,我也不知道你们要赔多少,如果不够,你们就开口,以后我打工的钱都给你们。”

    卡车司机从一个服装袋子里拿出了几沓钱来,然后整齐地摆在了桌面上。

    沈月南走过去将这些钱又装了回去,“不用不用,我们不会要你负任何责任。”

    “那我可以去参加她的葬礼么,我心里是真的很难受。”

    “来吧。”

    “谢谢你们,谢谢!对不起!”

    卡车司机语无伦次,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落泪了。今天想着把货运到厂里的,谁知道出了这种事情呢。

    没一会儿,殡仪馆的车子就来了。

    云清赶过来的时候,恰巧看到了这一幕。她怔怔地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月南。”

    沈月南转过身来,温柔地牵着她的手。

    “我没事,一起过去吧。”

    他没有因为自己过于悲伤而忘了她,反而将她带在了身边,一直小心护着她的肚子。

    良齐市的上空又开始乌云密布了,入夏以来就经常会下大雨,而且下得又凶,又急,丝毫不讲情理。

    他们撑着伞,个个都是神色哀伤。雨声伴着雷声,轰轰隆隆响彻半边天。

    殡仪馆

    正堂前方摆着吴琴雪的黑白照片,因为没有更合适的,只能找了一张年轻时候的照片。

    她年轻时也是肤白貌美,身材匀称,浅浅的笑容里还加了一点俏皮可爱。

    鲜花铺在了她周围,化妆师已经给她化好了妆。因为受伤程度太大,面部几乎毁容。化妆师只能多涂抹一点粉,好让她面容得体,五官大约精致。

    过来的人不算多,只有几个平日里和她有些来往的贵妇。每人奉上了一朵花,然后绕着她的花圈走一趟,也算是祭拜过了。

    云清的身份,也算得上是半个家属。她陪同沈月南他们站在一边,低头哀悼着。

    这时

    殡仪馆大门停了一辆白色的小轿车,一个撑着黑伞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一身白色长裙,头发梳成了一个低矮的丸子,又用灰色碎花的长夹子其固定住。

    沈月南对她微微一笑,而她也是点头回应了一下。

    “爸,这是小姨。”

    沈王昔看着面前陌生的人,一时间有些接受不过来。

    他已经知道了吴琴雪做过的那些事情,若是不出那些意外,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妻子才对。

    心里的尴尬,以及那些无所适从,让他变得愣愣的。

    云清也明白过来了,她刚刚在车里已经听沈月南说过她了。

    吴晚清,当年吴家的千金大小姐,谁知道被人陷害只能嫁给了一个老头。

    随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过了几年后老头去世了,她就一个人流离失所,日子过得极为艰难。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躺在灵堂上,没了任何气息的吴琴雪。

    不过看她不咸不淡的样子,好像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她过去拜了拜,又亲自送上了一朵鲜花。

    “姐姐,一路走好。”

    她目光里是触及不到的伤痛,语气也是极为的缓慢,仿似岁月风干了那些泪花,以及悔恨。

    沈王昔终于鼓起了勇气,他微微抬手,说:“琴雪留了一封信给你,她觉得自己对不住你,我也请求你原谅她,你今天能来看她,已经很难得了。”

    他将这封信又递给了她,吴晚清先是被这信封上的血迹给吓到了,然后又急忙抢了过来。

    看完后,她冷笑几声。

    “好好走吧,你生前做了太多坏事,下辈子可不要再这样了。”她又给她献了一束花,眉梢眼角处已经淡然了,

    云清虽然没有看过信的内容,但是大概也知道吴晚清是原谅了她。

    良齐市的娱乐新闻又开始火了起来,这两天的头条把流量赚得盆满钵满。没等来一些亲戚来祭拜,倒是被一群记者堵住了门口。

    “昨日还为大肆儿子举办婚礼,今日却招来了横祸不幸身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个记者神情激动,眉飞色舞地对镜头解说着现场。

    其他的记者看到有人带头,也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对着灵堂也是几个咔咔咔。

    突然,一个美女记者也出来了。

    “你们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啊,人家都这样了还拍啊。要是你们老妈也躺在里边,你们又会是什么感受?”

    她开口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痛骂,大家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要知道惹谁都不能惹这种母老虎,不然代价可是很惨重的。尤其是见识到了她打人的凶狠模样,他们更是秒怂了。

    “这就对了,要尊重死者,这才是我们的职业道德。”她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来,谁知道却把他们吓得头皮发麻。

    刚刚还拍照片的记者都将相机移开,对着别的方向拍了几张照片,这也算是完事了。不然下午回去又要被主编骂,还是有点照片可以拿出来上稿的好。

    美女记者说完了就立刻回了自己的车里去,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又从另一边车门下来。这次她换了一套藏蓝色的西装,连高跟鞋也换了一双,不仅如此,她还戴了一副墨镜。

    她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灵堂,却也无人敢拦着她。因为大家直觉,她就是死者的亲戚。

    果然,她过去就和沈月南他们搭讪了。“久等了,刚刚我进来看到那帮小弟不懂事,所以就开口教训了一下。”

    她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一双明亮明亮的大眼睛,星星般璀璨的眸子,令人看了移不开视线。

    云清这才知道,原来刚刚的那个女记者就是她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