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路过总裁家

第328章 叶婶生病了

    病床上的女人脸上戴着呼吸机,看着有气无力的样子。医生和白衣天使都在给她量血压,看心电图,一时间小小的病房里挤满了人。

    等云清他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散了,只剩下了一位白衣天使在整理着东西。

    狂风暴雨说来就来,夏雷轰轰,整个医院都隐没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

    “婶儿!”她立刻扑了过去,眼泪早就肆虐了。

    女人悄无声息地躺着,早就没了任何的呼吸。而她脸上的呼吸机也不过是故作坚强,不忍心摘下来让她难堪而已。

    心里的山就这么倒了,四周只有泥水和荒地,她一个人在无声地嘶喊着,跑着,哭着,想要问问究竟为何。

    白衣天使也看哭了,失去亲人的滋味一定很难受。

    “节哀顺变吧,病人走的时候挺轻松的。”天使安慰道。

    可是云清像是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她一个劲地流泪,等到泪水流干了,她还是一副没了灵魂的样子。

    她的精神支柱走了,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婶儿这辈子吃了太多的苦,她还没能好好照顾她呢,谁知道她却还是走了,彻底地走了。

    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也无暇顾及,如今什么也不重要了,她重要的人走了,她从此都是孤孤单单的。

    只见依依拿着一份报告单,然后又推门进来。

    “宝贝儿,你在这里干嘛啊。快点过去,婶儿刚刚抢救过来!”她匆忙喊道。

    云清疑惑地看着她,又看看病床上的女人。这哪里是她的婶儿,明明就是一个陌生的人。

    沈月南也才发现,病床上的并不是叶婶。

    两个人相对无语了,只好一脸尴尬地离开了。

    白衣天使核对了一下病单,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

    另一处病房里

    云清的脚步很轻很轻,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敢进来的。

    一看到叶婶正在喝水,她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下来了。

    “来了,快过来坐下。”

    叶婶同她打招呼,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

    云清听到她的声音才敢让自己迈开脚步,要是婶儿有半点不测,那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场。

    她的心情像是过山车那般,起落不定,又惊又险,好在能够安全回来。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很痛,我以为自己不行了。所以就急匆匆地把你叫过来了,你刚刚哭什么啊?”叶婶问。

    “没什么,外面雨水大,被雨水打的呗。”云清笑道。

    母女俩又聚在了一起,总觉得相逢一场,实在是不容易啊。

    叶婶又忽然看向沈月南,他今天不是结婚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小哥哥对不起你了,不管你有没有和阿清在一起,你都是我们的小哥哥。”

    “嗯。”

    “快回去吧,真的太谢谢你了。”

    叶婶慈爱地看着他,完全没有因为他娶别人而心生嫌隙。

    沈月南过去搂着云清,轻声地说:“我这辈子只娶她一人,要是换了别人,我还真不会娶。”

    叶婶看不懂了,男人还能娶两个的?

    她也没听说过城里的男人可以这样啊,难道真的是她孤陋寡闻了?

    云清回头牵着他的手,又对婶儿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以后我们一家四口不分离。”

    “四口!”

    叶婶捂着心脏,她心疼地看着女儿。

    如果用孩子作为要挟,这样的感情能持续多久啊。她是不赞成女儿这样做的。

    当着沈月南的面,她没有这样说,也是给云清保留了一点面子。

    谁知道,是她多想了。

    只见沈月南在云清面前单膝下跪,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

    “嫁给我好不好,婶儿在这里你可不能耍赖哦!”

    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此时正认真地看着她。

    云清当然是羞红了脸,两朵粉红云朵飞上了脸颊。她似乎能够听到自己心跳声,这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婶也是挺吃惊的,以后他们的事情,她也不打算掺和了。

    “嫁给他吧,他追了你这么久。”依依也在一旁附和道。

    云清不是不想答应他,而且她没有能够和他一同承担风雨的能力。

    以后在一起,她有可能会拖累他,还可能会害了他。

    一想到这些,她立刻往后挪了一小步。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云清摇摇头,还是放弃了他的认真。

    沈月南倒是没有一点失落,反而是笑得如沐春风。

    “这是我向你第二次求婚,以后我还会继续的。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放弃。”他淡淡地说道。

    云清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也是挺有安全感的。

    可是沈月南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这个承诺,他准备了一堆戒指,一有空就拿出来向她求婚。

    市里的人都知道,那个曾经令商界闻风丧胆的人物,终有一天变成了妻奴。

    报应,报应啊!

    依依被他们两个感动到了,要是她也有这样的一份爱情就好了。

    “小七那孩子最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依依你帮我把他叫过来。”叶婶回头,对依依说道。

    “啊!”

    “啊什么呀,把小七叫过来。我有话对他说。”

    “好的好的。”

    依依傻傻地打了个电话给他,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叶婶安排的局。

    天空渐渐没了雨,乌云密布的天也早就没了,只剩下了蔚蓝一片。

    地上大滩大滩的水奔向下水道,哗啦啦地冲着,溅起了一地的水珠。

    高级酒店

    服务员给这两人上好了餐,然后拿着菜单快步离开。

    女生脸上的妆也要卸干净了,露出了一张清秀明媚的小脸。

    她眸中神伤暗淡,久久不敢抬头眼前的人。

    可是她对面的男人没有生气,反而是淡定自若地为她倒了一杯柠檬水。

    “女生不喝冰的,来试试这个。”他声音温柔无比,却也令人心里发毛。

    “多谢。”

    接过这杯水,目光不时在杯身流转。男人轻笑一声,似乎很不屑见到她的模样。

    温凉的开水入肠,怎么也冲不掉她脸上的愁云。

    “这么好的婚礼你都放弃了,以后我给你什么你才肯要呢?”

    “墨明,你不要太过分了!”

    她破口而出,随后又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伸手捂住了脸。

    墨明一副淡淡的样子,什么也不关心,不过眼神倒是挺犀利的,随便看她一眼,都能让她心乱。

    他拿出了一份协议,轻轻地推到了她面前。

    “你我的交易到此结束了,那栋房子我会收回来,至于你以后去哪里都随便。”

    “真的!”

    她抬起头,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生气。

    这么多年了,她从七岁就开始被他扶养,这些年什么技能都学会了,可是就是摆脱不了他。

    她也曾想过,他会不会一辈子都绑着自己。可是现在看来,这些都不重要了。

    “沈家的事情我不会揭穿你,以后你最好别回来了,就在国外待着吧。”墨明看了一眼手表,随即也就起身离开了。

    桌上的东西已经渐渐凉了,如同他离去时的心冷。

    她拿着协议追了回去,笑盈盈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糖果。

    “给你的,叔叔!”

    “嗯。”

    墨明也对她温柔一笑,还伸手摸摸她柔顺的发丝。

    “你以后不再属于任何人,好好照顾自己吧,裳羽。”

    “会的。”她拼命的点头,谁也不知道她原来是他捡来的。

    要不是有他,她早就死在异国他乡了。

    但是他们两个之间也是有协议的,就是她要学会琴棋书画,并且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名媛,时时去闯入沈月南的世界。

    她并不爱沈月南,她也不敢爱。

    有些东西,就让它随风飘散吧。终于自由了,这是她用二十年换来的,想想也不亏。

    “明叔叔,你也要好好的。”她把糖果握在他手心里,一如当初那个哭得心碎的她。

    墨明点点头,又再次看了一眼手表,然后转身就真的离开了。

    她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分,两分,直到他已经离开了很久,她才转身回去。

    沈家

    下了一场雨后,花园里的桌子全都是水,此时也没有人去收拾。

    吴琴雪收拾了一大箱行礼,看样子正准备出门。

    “琴雪你别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沈王昔过来拉住她的行李箱,很显然是不想让她走。

    皮箱因为装的东西太多,他这么一拉,里面的东西就接连掉了出来。

    其中,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就躺在了地上。

    沈王昔疑惑地看着她,“这不是我买个云清的娃娃么?”

    吴琴雪眼神闪躲,随手就将它扔在了沙发上。

    “不小心拿错了行不行,我说为什么我的箱子这么难关。”

    “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操心,我们过自己的安生日子不好么。”沈王昔叹道。

    门外人群早就散去,一场热闹不过短短几个小时。

    浮华不再的日子,总是难熬的。

    “你是不是很后悔当初没娶到吴晚清,我也知道你心里记着她啊。现在我走了,你不正好可以娶她?”

    吴琴雪一个凌厉的眼神过去,瞬间让沈王昔失落了。

    见他不说话,她赶紧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然后塞进了箱子里。

    “找你的吴晚清去吧,听说她老公很多年前就死了呢。你去了,正好弥补这个空缺。”她微微勾唇,眼中带着讽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