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路过总裁家

第326章 爷爷救场

    礼乐渐渐响起,带劲的节奏调动了全场的气氛。在花园的小路上摆了一张张小餐桌,粉白条纹的格子桌布让它看起来更加地甜美。

    这次的婚礼还请来了一位国外的牧师,足以看出沈家对带婚礼的态度有多认真了。

    新娘在影楼化妆,等她化完了,化妆师全程跟着她,为她补妆。

    今天的顾裳羽一袭天鹅白裙长纱,一顶镶了几颗碎钻的花冠衬出了她白如玉的鹅蛋脸。

    迎亲的是一百辆豪车,每一辆都在车前用彩色鲜花装饰了一番,整整齐齐过去,这气势,应该说良齐市的第一场盛大婚礼。

    “这比电视剧还要浪漫呢,要是我将来也能这样嫁出去就好了。”

    “新娘好幸福啊,这辈子都值了。你们看见没有,她头上那顶皇冠的钻石全都是货真价实的。”

    几个路过的小女生一阵唏嘘,谁不爱浪漫啊,谁不想自己能够在万众瞩目下出嫁呀。

    心里小小的虚荣可是很容易满足的,可是亲眼见了这场婚礼以后,她们才明白原来人生还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

    不知道为何

    天上云朵突然变得阴沉沉的,没一会连太阳也见不着了。看着四周凉风阵阵的样子,想必今天要下雨了。

    顾裳羽目光一敛,随即上了最前面的那辆车。

    今天来接她的,自然就是新郎本人沈月南了。

    他坐在驾驶位上开着车,见了她也当作是见了一个陌生人一样。

    “没想到小时候的愿望成真了,我想过很多种场景,却想不到有一天会是这样的。”

    顾裳羽浅浅地捂嘴笑了,思绪一会儿就拉回了他们两个的童年。

    他们原来也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时候他不爱和别人说话,她就陪着他静静地看日出,看日落,直到夜幕来了才各自回家去。

    沈月南一直闭口不语,偶尔从后视镜瞥见她也有几分的尴尬。

    过去都过去了,再说有什么意义么?

    “拿着吧,你娶我并不是我所愿,我嫁给你也不是出于真实意愿的。”

    她伸出自己白静的手,轻轻地将无名指上的草环戒指摘了下来。

    这枚戒指是草环的形状,不过材质是白银做的。

    他愣了几秒才接过来,旧忆渐渐涌现在眼前。他已经不需要那样的梦了,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可惜呢?

    戒指因为她戴久了,拿过来时还有些温温的。如同,她当初手心的温度。

    “他们都以为我很幸福,其实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和你之间有太多的无奈,明明从前相爱,可是现在却只能装作谁也不在乎谁。”

    顾裳羽小心地用小指在眼角处点了点,好不容易化好的盛世妆容,可不能被哭花了。

    越是小心,却越哭得更厉害。

    沈月南终于回头看她了,可是却没能找到那种纯真的感觉。

    “回不去了,就这样吧。”他看着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她了。

    长长的迎亲队伍从市中心过,足实把众人羡慕了一把。

    几乎所有的娱乐媒体都出动了,一时间沈家的大门旁边都堵车堵成了长龙。不仅如此,一群小女生也自发过来看热闹。

    “沈总,一定要幸福啊!”

    “顾裳羽,替我们好好照顾他。”

    一群小迷妹隔空隔着马路喊话,画面瞬间变得伤感起来。

    沈月南因为人帅又有钱,所以圈粉了不少少女。还好他没有开通某博账户,不然早就被疯狂送礼物了。

    又因为他本人这种冷漠又低调的总裁风,不少妈妈粉也加了进来。

    听说今日他们的男神要结婚了,个个都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啊,迟早要成家立业的。梦想,也总会有开不了花枯萎的那条。

    沈月南表情淡淡的,外面的万千浮华,又与他何干呢?

    顾裳羽连看也没看一眼,她优雅得像是一个高贵的古代小姐。每往前迈一步都大方端庄,稳稳妥妥的。

    小迷妹们在她面前都自惭形秽,好几个都在偷偷地讨论着。

    “好好看的新娘啊,怪不得沈总会这么喜欢她。他们两个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远远看一眼足够了,”

    “听说她学历也特别高呢,海外留学毕业开着。是她嫁给男神,我也就放心了。”

    小迷妹们纵然再舍不得,也要挥挥手祝他们幸福。

    婚礼现场一度陷入了没有桌子的困境,他们已经差不多把家具公司的家具都**了,可是看着这不断涌进来的人群,他们头脑发疼,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堆娱乐报的记者穿梭在各个角落,个个都是挂了工作牌的,这次倒是直接标明了自己的作者身份。

    “来了来了!”

    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大家都往门口的方向望去。

    只见沈月南和顾裳羽两个人一前一后,此时正往这边走来。男的冷酷俊俏,女的温婉又可人,他们不在一起那就真的是损失。

    可是沈月南目光依旧是那么的忧郁,看起来不像是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倒像是来参加葬礼的。

    “快快快,你们一起过来吧。”吴琴雪作为他的母亲,自然是拉扯着儿子赶紧过来。

    一对新人出现在了拱门下,苍翠的橄榄叶子和米白绣球花装饰着铁栏杆。

    牧师穿了一件黑袍子,手上还捧着一本厚厚的古书。

    都没等到他说话,记者们就先咔咔咔拍照了。这次的婚礼,一定是良齐市规模最大,耗资最多的。

    沈月南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里没有他期待的身影。他不禁觉得自己可笑又愚蠢,怎么可能等得到呢?

    没把他想要见的人等来,却等来了两鬓斑白,拄着拐杖的韩家老爷子。

    他在拐杖的支撑下一步一步地走着,不过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反正他不过去就没人敢继续进行下去。

    吴琴雪赶紧让人给他备了个位子,谁知道却被他老人家狠狠地瞪了一眼。

    “我怎么说也是看着他长大的,说我是他爷爷一点儿也不过分!”

    “是是是!”吴琴雪只能默默地忍着,这么多人,她怎么敢发作啊。

    而且,前些日子还在人家家里住着。这个时候翻脸的话,很明显对她没有什么益处。

    老爷子从红毯走过去,他步伐缓慢,在欢快的奏乐声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走到沈月南身边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两分钟了,本以为他是来嘱咐几句,再摆摆长辈架子的,谁知道他竟然对着沈月南的腿就是一棍过去。

    大家惊呆了,沈月南本人也是神色僵僵的。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韩家老爷子没好气地哼一声,又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谢谢老爷子教诲,我都明白!”

    “明白哪里了?”

    韩老爷子给他又是一棍子,一张老脸横着,看起来像是吃了好多陈年臭豆腐一样臭!

    吴琴雪不忍心儿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打,她笑着说:“老爷子能不能等会儿再教训他啊,婚礼快开始了,让孩子们继续吧。”

    “吞了人家的两千万,你也好意思逼他结婚。你这种女人,也配当妈么?”

    韩家老爷子没有打她,但是却给了她一记凌厉的白眼。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什么东西啊,听到了好大的新闻啊!

    沈月南眸中冷光凝聚,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想要求证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您别瞎说,我哪里做过这种事情。今天这么多人看着,给月南一点面子好不好?”吴琴雪又哀求道,语气听来还有些被冤枉以后的委屈。

    老爷子淡定地掏出了一份合同,然后越过她,交给了沈月南。

    “看看你妈做的那些勾当,简直不是个东西。云清那丫头是真的可怜啊,这些钱根本没到她手上,而却要被众人都以为她是收了你家的钱。”

    “云清!”沈月南拿着文件的手微微发晃,他心里瞬间五味杂陈,如同油盐酱醋都混在了一起。

    众人不淡定了,这什么神操作啊。

    感情沈总是被他亲妈坑了,而且还被坑得那么彻底,那么神不知鬼不觉。

    难怪人家都说,儿子聪明,他老妈必定更聪明。

    吴琴雪刚刚还咬牙说不的,现在突然转变态度了。“月南你要怪就怪妈妈吧,天下父母难当啊,我只是想让你以后的路走得更顺一点。”

    “哈哈哈”韩家老爷子不厚道地笑了,他活了几十年头一回听到这么好笑的冷笑话。

    “云清呢?”

    沈月南习惯性地四处看看,这一看,还真在人群偏远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抹瘦小的身影。

    虽然她戴了口罩和一副墨镜,又穿了一件宽宽的仙人掌娃娃裙,可是他还是能够立刻认出她来。

    韩家老爷子轻嗤一声,继续说:“月南你这次是真的蠢,你哪里来的自信敢肯定云清治病救人的一千万就是你们给的呢?”

    沈月南像是被雷轰了一样,他傻傻地站在原地,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桩子,此时又木又呆。

    他曾经和母亲约定,只要她把那一千万给云清,那么他就无偿答应任何条件,并且从此再也不会去打扰云清。

    看着那个倔强的小身影,他心疼到了极点。小小的她,该有多难过啊。

    视线渐渐被收回,他像是发了疯一样冲进了人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