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地主家俏媳妇11

2021-05-17 作者: 赵芸儿
  周四郎到军营的时候,大白就叫叶玫了。

  叶玫看着形迹有些鬼祟地徘徊在将军账营前,她只是个小军医,品级还是末等,不被召见她也进不去。

  士兵看着叶玫发出警告,不得召,不得进内。

  周四郎过来的时候伤兵营正好有两个军官在接受治疗,外面响声大,叶玫也抽不出身出去,现在好不容易把事情做好了,门却是进不了。

  【宿主,你要不在外面喊两声,说不定就让你进去了。】

  【馊主意,在军营大喊大叫,不要命了。】

  再说,周四郎身份按理说她又不知道,这么明显的举动,不就是告诉他,她知道他身份吗?

  生在帝王家,生性多疑是常态,她还不想一出现就被打上‘别有用心’标签。

  也没有踌躇多久,就见熟悉的人,沐小将军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他第一眼就看到叶玫,心里的火全发在叶玫身上。

  心腹手下把叶玫喊到账中,理由,是自己受伤需要医治。

  一个军官使唤个小小医官很合理,沐小将军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亲生爹骂了一顿,聪明了,只给手下将领打了个眼色,自己摘出去,往另一个方向走,这里发生任何事都跟他没有关系。

  叫住叶玫的将领姓陈,陈将领走前,进了帐篷后,从一边拿出一条绳子就要绑住叶玫。

  叶玫拿起一旁的长枪挡着,喝到:“陈将领,我是来给你医治伤势,不是敌人,,你拿绳子做甚?”

  陈将领长得粗狂,粗着声音说:“小医官,你是要袭击本将吗?你想清楚了,本将是个粗人,没有那么多顾忌,你得罪沐小将军,落在我手里最多就是被打一顿,要是毫发无伤出去,你我都讨不了好。”

  “陈将领,我又没错,你动私刑,就是在违反军规,你这样才是不好。”

  陈将领不算是个恶人,叶玫的年龄让他想到家中小弟,声音有一丝软化地说:“错不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罪沐小将军,一顿罚是逃不了,能捡一条命该知足,沐大将军都来了,要是你不让沐小将军出口气,他在沐大将军面前说两句,你就是个死。”

  “陈将领,你这话不对,沐大将军岂是是非不分之人,何况,大周朝四皇子主帅,军纪分明,不会有你说的事。”

  陈将领不是个要扯嘴皮子的人,原本还不想直接动粗,让叶玫自己走过来,他绑起来,拿条辫子抽个十来下就算交差,见叶玫不配合,拿着绳子就直接无视‘他’手中枪。

  叶玫把长枪往地上一扔,往帐篷跑,帐篷已经有士兵把守,她跑不出去。

  【宿主,别怂,就是上。】

  大白见自家宿主,自顾自地跑,不嫌事多开口,话刚落,就见自家宿主被绑了起来,忍不住说。

  【宿主,你要用苦肉计吗?可是,boss不在这里啊!】

  主帅帐篷里,周四皇子双目紧闭,突然,猛地张开眼睛,一个动作站了起来,把身边的亲兵都惊动了一下,大步往外面走去。

  清风、旭阳作为两大心腹亲兵,急忙跟了上前,他们跟了陛下整整十年,还是第一次见陛下露出这么急切的模样。

  周四郎大步往外走,就在他刚才闭眼后,就见到叶玫浑身带血倒在帐篷地上的模样,硬生生吓了他一跳。

  该死的,眼皮跳得那么厉害。

  自己可是跟‘他’说过,让‘他’不要死的。

  脑子里一闪而过拿着鞭子的陈将领就被他记住了。

  在军营这么久,军官来来去去就那么多,径直走到陈将领帐篷。

  外面把手士兵见到主帅来了,尽管主帅很年轻,但他们一点都不敢怠慢,何况周四皇子在下面的人传言中并不好相与,极慢行礼。

  已经把叶玫绑了起来,正要举鞭子的陈将领听到声音,动作一顿,此时想要解开绳子,就慢了。

  周四皇子大步走了进来,帐子撩起,外面跟着的士兵都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这是在动私刑?

  陈将领举着鞭子的手放下,直挺挺地跪了下来。

  “主帅,叶医官他在治疗卑职时,意图,意图谋杀卑职,卑职一时怒起,才把他绑起来,想要审审他是不是敌军奸细或者是受了某人指使,不得已怒发冲冠,自作主张审问起来。”

  陈将领极力开脱,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道慵懒又极具压迫的声音。

  “是吗?”

  语气听不出情绪,直觉不好。

  被绑着的叶玫没有直视一军主帅,眼眸微垂间收到陈将领暗示十足威胁的眼神。

  差点气笑了。

  这人脑袋怕是不好,还指望自己出声承认不成?

  承认自己是下药毒他还是怎么的,自己看起来有那么唇,帮一个对立面前几分钟还要抽打自己的人。

  偏偏陈将领还真敢说:“是与不是,问问叶医官就知道,叶医官家里还有个祖母,想清楚再说。”

  这就威胁上了,还真是个大老粗,这明晃晃不把在场人都当傻子吧。

  叶玫被绑着,头低低的,摇了摇头说:“陈将领,就算你要诬陷卑职,好歹找个合理些借口,我一进帐篷,你就要把我绑起来,药物都还没有送来,就算我真的要毒害你,起码得有工具。”

  陈将领扯着喉咙喊:“你这是在狡辩,你身上肯定带有药,哪个医官身上不带些药,你就是在说谎。”

  说谎的人喊得比谁都要大声。

  周四皇子眉头都没有皱下,说了句:“呱噪。”

  清风上前,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白色的布就塞进陈将领嘴里,反手一抄,旭阳上前,把人拖了下去,连挣扎的声音都听不到。

  叶玫低着的头,看到一双带着金丝勾勒的战鞋,鼻尖闻到带有沾染笔墨的气味,眼尖地看到对方衣角上沾着的墨迹,想来对方是急着赶过来沾上。

  正想着要不要抬头,就听到一道低沉带着些许玩味又慵懒的语调。

  “你这小医官我看上了,你就当本帅御用医官。”

  周四皇子的话落就转身,叶玫只抬头看到对方转身往外走的身影。

  被光线拉长,很有英勇高大形象。

  清风正要上前,就见自家殿下拿过长枪,头也没有回,直接往后一扔,把叶玫身上的绳子砍断了。

  动作帅得一流。

  重点是,自家殿下亲自动手!!!

  叶玫被这耍酷动作是搞得懵逼,要不是知道对方武功是真的好,她都忍不住要自己解绳子了,自己现在可是顶着个男子身份,这样耍酷真的好吗,就不怕影响男人之间对比的自卑?

  不是男人的叶玫不懂。

  清风没有马上跟着出去,看了叶玫一眼,有些嫌弃的模样,忍不住开口。

  “你怎么长的,这么矮还弱。”

  叶玫活动了下手脚,没有理他,她现在可是四皇子御用医官,此时不跟上,更待何时。

  所有去到四皇子身边的人都要经过严格刷选,清风正要盘查叶玫的时候,旭阳过来了,竟然说不用盘查。

  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没有再说话,只带叶玫往前走。

  看来这医官在自家殿下眼里有点地位。

  叶玫级别上涨,住的地方也要挪,回去原本住的小帐篷里面收拾一番,就带着几件衣裳搬到大帐篷里面。

  从九品医官一下子升到一品医官,还是主帅御用医官,这待遇可是比段医官还有好。

  段医官光是经验都是叶玫年龄两倍,叶玫何德何能担此重任。

  连带段医官也没有看好。

  就算叶玫天赋再高,年龄摆在那里,真的很难服重。

  周四皇子可不管这些,他现在是个听不进别人劝说,高高在上的一军统帅,要是有人在他面前直言说他做的不对,下一刻指不定华佗都救不活。

  叶玫搬到新帐篷,收拾好后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沐小将军。

  显然沐小将军收到信息时,陈将领就废了,此时来找叶玫就是想要出气,偏偏对方地位暴涨,还接触到周四皇子,自家老爹的意思是要他跟叶玫握手言和。

  简直就是一口气,硬生生逼着他咽下去。

  自从当了小将军后,顺风顺水,哪里遇到过这么糟心事,看到叶玫的瞬间,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人除掉,不除就是他心里插着的一根刺。

  叶玫看着皮笑肉不笑的沐小将军,只见对方还行了个友好礼。

  “叶医官,之前多有摩擦,是我的不对,今晚刚好要给主帅他们设宴洗尘,不如我们一笑泯仇,以后还需要互相关照。”

  还是过于年轻。

  话理有些咬牙切齿,声音还隐隐带着杀气。

  叶玫开口:“沐小将军怎么可能有不对呢,就算有不对也是别人的不对,卑职可不敢啊,免得不是被刀砍就是被鞭子抽,卑职小命只要一条,珍爱生命,远离危险啊。”

  “叶玫,你,哼。”

  小将军自认为已经防低姿势了,叶玫太不识好歹。

  “卑职在。”叶玫回道:“可是还有事?”

  “你不过就是走了一时运气,别得意,看你能走多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