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地主家俏媳妇10

2021-05-17 作者: 赵芸儿
  沐小将军找了一夜还真的挖出了几个奸细,盘查一番,把人弄死了也没有找到发现他事情的人。

  气得把奸细接触过的人都迁怒过去。

  一整晚没有休息,第二日,脸阴沉地来到叶玫所在帐篷。

  守帐篷的士兵没有拦,脚步声响起时,周四郎就已经坐了起来,做了一夜梦,醒来时,眼睛倒是利得很,叶玫也跟着醒来。

  沐小将军没有废话,一进来就开口。

  “我知道昨晚是你们,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周四郎跟叶玫都站了起来,叶玫对着沐小将军扯嘴角笑着说:“将军是不是对我们有误解,我们说起来跟您无冤无仇,就是多有得罪,也不至于要做奸细啊!”

  沐小将军冷着眼:“别跟我扯嘴皮子,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昨晚你们到底看到什么?”

  “沐小将军可是说,昨晚伤我的事?”

  沐小将军本就不是个好性子的人,压低声音阴沉说:“昨晚你在澡堂利看到什么,你说,我不怪你,我还能给你提高品级。”

  这咬牙切齿的话要多没有说服力就多没有说服力。

  周四郎开口:“沐小将军你是想我们看到什么,还是不想我们看到什么?”

  沐小将军看向周四郎:“你是个聪明人,军官不低,得罪我,你没有好处。”

  周四郎点头:“嗯,你说的对,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沐小将军笑了,笑容有些恐怖:“你承认昨晚是你们?”

  周四郎摇头,叶玫说:“沐小将军也别想糊弄我们,看沐小将军的样子,许是什么秘密泄露出去,知道秘密的人,沐小将军肯定不会让对方活着。”

  沐小将军:“哼,对你们,本将用得上糊弄?”

  叶玫淡笑不语。

  沐小将军开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要是现在承认昨晚是你们出现在本将军澡堂,本将既往不咎,还能送你们一个前程,若是不承认,哼,等本将军查出来,就绕不得你们。”

  叶玫又不是傻子,肯定不会承认,周四郎看了眼叶玫,眼眸低垂了一下,没有开口。

  “哼,敬酒不喝,你们最好给本将夹着尾巴做人,我看着你们撑到什么时候!“

  沐小将军挥了下衣袍离开,吩咐外面的士兵好好‘照看’他们。

  两个都是伤员,还带着点点嫌疑,沐小将军以排查为由,关了他们三天,虽说关在帐篷,也没有动形,但那伙食真的是没有,几乎是饿了三天,加上叶玫腹部开始发炎,整个人就由些浑浑噩噩。

  迷糊间,嘴角有些腥甜的味道传来,滋润了下缺水的唇角。

  叶玫没有动用系统空间里面的东西,也没有让周四郎发现她女儿身,等三天一过,段医官不顾阻拦地把叶玫接到伤兵营,周四郎同样跟着过去。

  等吃了些粥水后,叶玫自己处理下伤口,问题不大,就是身上没有力气,她有些发热。

  身边需要有人照顾。

  医师、医士都很忙,没有空手照顾叶玫,医官则不会自降身份照顾她。

  于是周四郎就把这活拦下来,给她煮药,喂药,还有要擦身子。

  偏偏前面还好,等要给她擦身子时候,自己还没有嫌弃,叶玫倒好,防人得紧,说什么都不让脱。

  周四郎动作不由大些,看着有些猴急,至少在其他人眼中是这样。

  ”你快把衣服换下来,都臭死了。“

  叶玫拉紧衣服不松手。

  ”我臭是我的事,还有你不知道我都有阴影了,还扯我衣服,你越是扯,我都害怕了。“

  ”去你的。“

  周四郎松手,显然知道叶玫说的是撞到沐小将军荒唐一幕,一开始自己确实是抱着好奇心态想要作弄作弄口出狂词的小医官,当时他故意把玉佩留在澡堂,是起了离开的心思。

  他作为主帅,离开大军时间有些长,是时候要回去。

  叶玫见周四郎突然不说话,看着自己,嘴角有些恶寒抖了一下,小声说:”你不要告诉我,你要弯了,会吓死人的。“

  周四郎笑出声,用手拍了下小脑瓜:”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哎,你别说是我带坏你,我还没有来的时候,你就有奇奇怪怪的想法。“

  叶玫这一打岔,把刚才周四郎身上变化的气息打断,两人闹着几句,周四郎指了指自己的头说。

  ”我说,叶医官,我的头都包这么多天,就算内伤也该好了吧,你天天让我包着,好几个伤兵惊讶地问我,是不是脑子被箭洞穿,还活着真是奇迹。“

  ”你确定你脑子好了?“

  ”确定,无比确定。“

  ”那好吧,我给你拆,说脑子有疾的是你,说好的也是你,看来,我这医官还不如你个军官懂医啊,要不,我们换一换?“

  周四郎回了一句其他人听不懂但是叶玫听懂的话:”我换你是可以,你换我就不行,让我炼几天医术,成为你,不是难事。“

  吃过午膳后,周四郎离开了一段时间。

  大白说,是周四郎部下找来,询问自家殿下什么时候回去。

  大军已逼近吴州城,路上不停收刮粮草,大战一触即发,周四郎肯定要回大军里面,再以皇子身份或者主帅身份跟这边汇合,打的就是个名正言顺。

  何况,上头有令,要等四皇子过来才夺城,想必,各个将军们想要在四皇子心上留个印象,等着战争时留个好印象。

  别有用心的人,如沐小将军就想着要如何让我军接受敌军投降,再来个瓮中捉鳖。

  也不知道沐北雄有没有参与进来。

  周四郎回来的时候,在叶玫喝着药的时候说,自己奉命去前方探路,作为军官,他被选上,带一支小队,今晚就出去。

  一口药是真的苦,不上不下就听到这话,要是急点,指不定都要喷药,没想到周四郎还有这癖好。

  看着叶玫淡定把药喝完,周四郎有些要笑不笑地问,是不是他要离开,‘他’都无动于衷。

  叶玫开口:”军令不可违。“她只是个小医官,也不该留,只是她表现过于淡定罢了。

  周四郎拿着药碗,有些自顾自地叹了口气,作为探路军,前有敌军,后有沐小将军虎视眈眈,一个不慎,要是他死了,问叶玫会不会难过。

  叶玫点头,会难过的。

  大白在脑海里吼【宿主,你表现得走心一点啊,就算你知道周四郎这一去必定是‘死’,要以真实身份过来,你也不要这么淡定,正常人这个时候就要伤春悲秋,泪眼模糊地说几句离别话,必要时,给个抱抱啊!】

  【大白,我现在是个男人。】

  男男之间互相抱抱什么的,在一堆大老爷们眼里特别惊世骇俗好吗。

  【那你就不能说几句好话,就说,他一定福大命大,你会想他之类的。】大白。

  【哦,他不需要。】叶玫说完就把大白屏蔽了,因为周四郎又开始有些鬼畜起来。

  只见周四郎抿唇好一会,忽的勾唇笑了一下说。

  ”你是不是想要当大官,要是有个人能让你做一品医官,条件是要杀掉一个你在乎的人,你会同意吗?“

  周四郎边想边考虑实施可能。

  叶玫能够在患难与共中不独善其身,未必能在富贵中保持自我。

  他还真的不信,世上会有人能不要破天富贵。

  叶玫看着周四郎,秒懂他意思,没有马上开口,想了下说。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我不知道,大官嘛,我来都来了,要是有机会,我会希望自己位置高些,不为其他,就算为了不用动不动就卑躬屈膝,性命不保,我也得努力,至于条件,这我没有想过,坐高位,也没有听说要杀掉在乎的人。看沐小将军就知道,也没有见他爹杀了他才当成大将军的。“

  晚上周四郎给叶玫端来最后一碗药,看着人喝完,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可别等他回来,他没事,自己却没了。

  叶玫下午拿线条做了个平安结,递过碗的时候递了过去。

  平安结是用红色粗线条编织,圈起来有平安两个字,寓意好。

  周四郎脸露欢喜地接了过去,这比几句话的保重,更让他觉得真实。

  保重的话,叶玫还是说了两句,周四郎没有应,只说自己一定会回来。

  回来就不是这身份。

  夜晚,前去探路的队伍已经出发,军营不过是少了几十个人,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叶玫的伤在自己调理下,很快就好了,随着大军推进,军事开始紧张起来。

  小试探不断,战个不停,每日都有人伤亡。

  沐小将军极少遇到叶玫,叶玫也不往前凑,在战场上,人命如草芥,沐小将军杀了不少人后,对叶玫这条小命也不在意了,等找个机会,处理掉就好,用不着花心思。

  终于一日,在快要逼近吴州城时,前方来报,大军即日抵达,除了沐北雄,沐小将军亲生父亲外,还有这次主帅大周王朝四皇子,未来太子之位之位最有竞争力的皇子。

  说来,四皇子性格捉摸不定,连沐北雄追随三年都琢磨不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