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地主家俏寡妇7

2021-05-14 作者: 赵芸儿
  下一刻,周围的场景忽的一变,入目是威仪人皇坐在高位上,下面跪着的是一个身穿华服皇贵妃,同时跪着的还有个穿着同样精美衣袍的小男孩,周围光线有些暗,没有其他人。

  人皇终是下了决定,手一挥,暗卫拿着托盘走了出来,托盘上面是一个精美酒杯,里面盛着白色液体。

  皇贵妃脸上戚戚然地看向高位上的男子,很是不舍的看了眼旁边的男孩子,对着人皇说句话。

  只见他点了下头,有暗卫从一边出来把男孩子抱走。

  男孩子眼睛看着酒杯,开口说了句话,高位上的人没有看向他,跪着的人也没有看他,景色开始变成红色,慢慢地染开。

  叶玫醒来的时候,头有些痛,然后找了大白质问。

  【大白,你给我主线剧情你爸爸不是天道选中的气运之子,他母妃是什么回事?】

  【宿主,周武王在四郎五岁的时候就有了想法立他为太子,一旦确立太子,外戚势力就要减弱,他亲生母亲娘家势力大,唯恐控制皇权,周武王就让他生母自杀。】

  【他现在是太子?】

  【不是,周武王杀他母妃的时候被他看到全过程,又见他没有落泪,心里愧疚之类的情绪转移,没有马上立他为太子,再加上,周武王觉得自己还年轻,本就没有那么想立太子,一时上头才去做,皇贵妃死了,周武王不愿意怪自己,就怪上了他的儿子。】

  【呵,大白,你确定你家爸爸是天道选中的气运之子,而不是选中后被遗弃的。】

  大白沉默了一下说。

  【大周王朝气运不长,注定是要再出真龙天子,我爸爸志在天下,立不立太子都可以。】

  倒是自信。

  周四郎生在帝王家,童年一定不是无忧无虑,想要他喜欢扮演各种角色的爱好,他喜欢演,她就陪他演好了。

  狗天道,莫黑她就好。

  周四郎今天恢复好了,穿好铠甲,在叶玫面前转了一圈,说道:“看不出,你这小医官还有点本事。”

  叶玫看了他一眼:“你脚到底是收过伤,由着点,还没有完全好,下次再伤到同个地方,你的腿就要废了。”

  “哪有那么容易废,你们医者就爱瞎扯。”

  周四郎要去操练,叶玫看了一圈,这里也不太需要他,于是跟着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伤兵营,周四郎看了她一眼,笑了下说:“怎么,治好我,就想巴结我?”

  “你这小小军官在军营里排下来,就是个七品军官,职位比我高点,也还不至于让我巴结你,我又不是找不到更好的。”叶玫有些不屑。

  “说来也是啊,老子还入不了你眼,走,带你去看看,指不定,以后巴结上个高级军官,我啊,还有指望你。”说着把手搭在了叶玫肩膀上。

  叶玫半甩开说:“别搭肩走,两个大老爷们,还在军营里,很奇怪。”

  周四郎却是笑了:“你是说男男之间的房事吧,哈哈,你们这些医者,研究得真多。”

  “你多大了,看着这么矮,是不是虚啊?”

  周四郎的话有些欠揍,看着这张略显普通的脸,叶玫都想伸手掐几下。

  “你闭嘴,我还小,会长高的。”

  周四郎比划了两人距离,周四郎现在比叶玫高一个头,这样比划会有些压力,关键是,他还在长身高,她就不一定了。

  说来也是冤家路窄,军营也就这么大,操练场上,沐小将军失了威风,就想要找回场子,站在操练场上,操练士兵,为了镇住这些兵,一挑十。

  士兵们有没有尽全力就不知道,反正沐小将军赢了两场,一对十的打斗,正要选最后一场,结束今天的操练。

  眼尖就看到叶玫走过来,视线对上的瞬间,沐小将军怒气就上来。

  他敢肯定,一定就是这个小医官搞的鬼,要不然他怎么突然就倒了,除了叶玫碰到他,他就没有碰到其他东西,何况医者本来就有些莫名的神秘畏惧。

  “你,就你了,你作为第十个。”

  沐小将军伸手指向叶玫身边的周四郎,手指指的时候,划过叶玫才指向周四郎,显然周四郎是因她才被选上。

  周四郎上前先是给沐小将军行了个礼,叶玫特意看了,他行礼动作很标准,完全放下皇子的身份,此时,他就是个七品小军官。

  “沐小将军,末将腿有疾,才刚好,要不就……”

  “别废话,好了就上,磨磨蹭蹭,是不是跟娘娘腔待久了,自己都变娘娘腔了。”沐小将军看不起周四郎推脱的词。

  “好吧,遵命。”

  周四郎挑了把银枪就上去,一共十个人围着一个人打,周四郎一开始没有想出手,眼见沐小将军一下子挑飞三个人就冲自己扑过来,就闪躲了两下。

  剩余六个士兵,也没有见怎么出力,毕竟士兵跟将军就不是一个级别,要是输了很正常,赢了,那就是不正常了。

  沐小将军长枪一挥,两个士兵被打到腰上,扑在地上,出局,剩下五个人,四个士兵很有默契地往周四郎身后站着。

  在他们眼里,周四郎还是个军官,比他们厉害着。

  周四郎身后有人,没有躲开,沐小将军长枪刺过来,他用银枪挡了一下,沐小将军就被长枪上面反回的力气震退两步,虎口有些生疼。

  周四郎嬉皮笑脸地说:“沐小将军,得罪了,你刚打完两场,这第三场本来就不公平,一半人都被你打下去了,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我们认输,行吗?”

  沐小将军直接怒了,他用得着对方认输吗!

  眉毛倒竖,提着长枪,带着怒火冲着周四郎刺了过去,他还不信小小军官敢赢他!

  周四郎只得应上去,银枪一扫,挡着攻势不说,还把长枪反打了一下,长枪脱手,沐小将军输了。

  围观的士兵有些睁大眼,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是不是坚持太久,又虚了?”

  听到这话的人,下意识看向沐小将军下盘,几十双大眼明晃晃地扫来,就是沐小将军,脸上都忍不住涨红。

  “虚什么虚,本将军才不虚。”

  嘘~

  就是没有人说出口的气流声,让沐小将军发火了,转身拨了把刀,就要砍周四郎。

  周四郎拿着银枪挡了下,银枪没有断,反而是刀又飞了。

  周四郎摸了下鼻子,看着有点贱地扫了下沐小将军下盘又飞快移开,怕别人不知道地开口:“其实虚不虚这事,让医官再看看就行,可不能为了面子,忌病不去医治啊。”

  又加了句。

  “我就只用了三成力,虚成这样了,还不虚!”

  众士兵又吃了好大一口瓜。

  再次实锤,沐小将军就是虚,还不承认,看来前两场肯定是士兵给他放的水。

  也是,挑选的都是士兵,谁敢正视沐小将军的虚,都最后一场了,愣是挑了个愣头青军官。

  事情败露,他们现在就该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就算听见也听不懂的样子。

  沐小将军环顾一周,原本被自己打赢两场带来的威仪全被眼前的人破坏了,心腹手下换了一批,没有那么机灵,后知后觉才上前把周四郎的姓名身份跟沐小将军说了一遍。

  就一个小小七品军官就敢在他面前放肆。

  现在不拼爹,沐小将军也是五品军官,还有个一品军官亲爹,怕个锤子。

  周四郎在沐小将军脸上变幻时就喊了起来。

  “沐小将军,我不是故意要赢你的,我是没有想到你这么虚,我才用了三成力啊,才三成,这都输不了,真的不能怪我。”

  沐小将军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周四郎还求情地说:“沐小将军,我真的不想赢的,你不要杀我,我想战死沙场,流芳百世,不要就这样死了。”

  沐小将军冷笑了:“来人,把周四郎压下去,目无军规,尊卑不分,在本将军面前没有用尊称,得罚。”

  周四郎顿了一下,其他士兵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有负责的士兵走了出来。

  周四郎赶紧道:“末将就是一时忘记,脑子受伤过,还没有好,请沐小将军,莫要跟卑职计较,以显示您的大度。”

  “呵,刚才还能说会道,现在就脑子受伤了?”

  沐小将军明显不信,而且他也不稀罕大度。

  叶玫及时上前。

  “回沐小将军话,卑职确定周军官说的是属实,若不信,可以让其他医官再来诊治。”

  沐小将军看到叶玫上前证实周四郎脑子有伤,气就来了。

  当初就是在操练场上,叶玫让他威名扫地,今日又多了个周四郎,好得很,看来他不动手,还真的以为他好说话。

  “你们给我等着。”

  重重地‘哼’了一声,撞开周四郎,在他耳边说:“鼠辈。”

  周四郎嘴角勾起,似乎惹怒沐小将军能让他开心。

  “走了。”叶玫拉着他衣角,扯了一下就放手:“你脑子还没有好,先去治治。”

  周四郎没有反驳,重新被拉回伤兵营,见没人,叶玫才鼓着嘴说。

  “你脑子什么时候受伤,你作死还拉上我,要是今天其他医官过来,看你怎么收场。”

  周四郎无所谓地开口:“我也没有想过你自己会上前证实,不怪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