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你从一开始就参与了算计

2021-04-20 作者: 夭草儿
  薛筱闭着眼睛不说话,也不理会眼前人阴翳得快要滴出血的眼神。

  “你这么做,是为了顾墨希?”男人咬咬切齿地问薛筱。

  果然,提到顾墨希,躺在床上的薛筱有了反应,她缓缓挣开眼看向男人,漆黑的水眸平静无波,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问了,你就会回答吗?”薛筱平静无波的水眸直直地看向站在她跟前的男人,整个人表情平淡得如同一汪死水。

  “会回答一部分!”男人声音听上去异常沙哑。

  看着薛筱这副毫无求生欲的模样,他心里一阵钝痛,脸上的阴翳也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痛苦,眼里含着心疼。

  “你究竟姓凌还是姓赫连?”

  薛筱也懒得理会男人回答她那话:会回答一部分。

  她明白,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可以回答的问题他会回答,不可以回答的他就不回答。

  这个回答对于薛筱来说,也不是特别不能接受,所以她干脆直接发问。

  “筱筱,无论我姓什么,我永远都是你的邵秋哥。”

  “我的……邵秋哥?赫连先生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薛筱听着眼前人说的话,眼里顿时寒光乍现。

  薛筱眼里的寒意,一瞬间刺痛了凌邵秋。

  “筱筱,你就这么恨我?”凌邵秋满脸痛苦。

  “不恨,大家立场不同而已,没什么好恨的。”

  凌邵秋仔细观察薛筱脸上的表情,她的表情很淡很平静,看不出一点儿恨他的模样。

  薛筱越是这副模样,凌邵秋心里反而越不安。

  “筱筱,我倒是宁愿你恨我,那样至少代表我在你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儿位置。”凌邵秋苦笑。

  “我曾当你是亲人!”薛筱平静地看着凌邵秋。

  “那现在呢?”

  凌邵秋看似是不甚在意地与薛筱闲聊,在旁人看来他现在的态度就是无论薛筱的答案是什么,都不会带动他的情绪。

  但是只有凌邵秋自己心里清楚,他在紧张。

  以前她至少还当他是亲人,无论如何自己在她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丢丢位置,可是现在呢?

  “现在既是敌人,也是仇人。”薛筱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敌人?仇人?”凌邵秋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脸色刹地一白。

  “是!”薛筱挣扎着坐起身看向凌邵秋。

  因为凌邵秋此时是站着,薛筱即便是坐起身,还是得仰起头与他对视。

  凌邵秋看出薛筱这样子与他交流不是很舒服,所以他顺手从旁边抓来一条椅子,坐在薛筱床前。

  薛筱看着凌邵秋一系列的动作,心里一阵难受。

  无论凌邵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至少在她面前还是一如既往的细心体贴。

  不得不说,凌邵秋这么一坐,薛筱与他交流起来便舒服多了。

  薛筱曾经无数次在心里祈祷,凌家兄妹与实验室的案子没有任何牵连,但是事实让她失望了。

  当她挣开眼看到凌邵秋熟悉的脸庞和他脸上陌生的表情时,薛筱感到前所未有的失望。

  她在乎的人本就不多,凌家兄妹便是其中之一,所以在这里看到凌邵秋,薛筱才会感到那么失望。

  薛筱淡淡地看着凌邵秋,一字一顿道:“我当你是敌人是因为现在我们本就站在对立面,至于仇人麽……是因为你们害了我所在乎之人的性命。”

  “你所在乎之人?谁?顾墨希吗?”凌邵秋的眼神再次变得阴翳。

  顾墨希在她心里就那么重要吗?

  那她现如今这么伤害自己是个什么意思?

  为顾墨希殉情吗?

  她怎么可以,为了别的男人做到这个地步?

  “凌家医院爆炸的事儿,有你的手笔在里面吗?”

  薛筱没有回答凌邵秋,而是直接问凌家医院爆炸的事儿。

  她这么问在凌邵秋看来也就是从侧面回答了他:她当他是仇人就是因为顾墨希。

  “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凌邵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眼神越来越阴翳。

  这样的凌邵秋,让薛筱感到背心一阵阵发冷。

  那样的表情,她以前从来没有在凌邵秋脸上见到过。

  平时一向温柔的凌邵秋,现在陌生得让薛筱以为那个曾经处处维护她,照顾她的邵秋哥和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阴翳男根本不是同一人。

  薛筱努力压下心里的难受,讽刺地笑了一声才继续道:“其实,我的这些问题你回不回答都无所谓了,在我挣开眼看到是你的那一刻,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什么答案?”凌邵秋的声音更沙哑了,他藏在身后的右手紧握成拳。

  虽然心痛到无法呼吸,但是他还是执着地想听一听她究竟是怎么看待他的。

  “答案就是,你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这场算计。”薛筱平静地看着凌邵秋,说话的语气万分肯定。

  “哦?为什么这么说?”凌邵秋懒懒地翘起二郎腿,戏谑地看着薛筱。

  凌邵秋这态度,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无所谓,只是好奇地想听听薛筱怎么分析,实则他心里的苦涩一直蔓延开来。

  细细品来,仿佛舌尖上都真实感受到了苦涩的味道。

  凌邵秋心里正发苦,薛筱讽刺的声音又一连串地灌入耳中:

  “首先,大量向天字一号下养颜霜订单,是因为你本就知道那套产品是用毒配方配出来的,或者说毒方子就是你安排的。你下那么大的订单,再打着慈善的名义将它免费赞助给普通大众,就是为了观察他们会出现什么反应。假如真的出了问题,那么被追责的也只是研发方天字一号,而你作为买主,最多损失一笔钱,没什么大不了。这样一来,你既达到了光明正大用普通人做实验的目的,也不会被追究责任,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

  凌邵秋听完薛筱的话,苦涩一笑:“说对了一部分,不过……筱筱,我没想过要伤害你,也没想过要对天字一号出手。原本那张配方,我是安排到了柳华康手上,柳家也已经投入了产品生产。就算我的计划成功了,最后背锅的也只可能是柳家,与天字一号扯不上半点关系。谁知柳家竟然被你用计给坑了,而方子也落到了你的手上,最后生产这批产品的就成了天字一号。破不得已,我只能找天字一号下订单了!”

  “呵呵,所以说这事儿还是我的错了?”薛筱冷笑道。

  “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凌邵秋知道薛筱是在故意挖苦他,但是他还是较真了。

  他之所以解释那么多,就是不想让薛筱觉得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算计她伤害她的人。

  他生来就是父亲用来掌控大局的傀儡,好多事情不是他不愿意做就能不做的,但是无论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想要去伤害她。

  即使不得已做了伤害她的事,那也绝对不是出自他的本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