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为什么伤害自己?

2021-04-15 作者: 夭草儿
  “楚言,具体的我没法对你细说!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凌家医院大楼爆炸的时候,顾墨希确实就在大楼里面!”

  “薛小姐,你说这话实在让人……”楚言眉头皱起,明显不信道:“就算我当时晕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据我所知咱俩是一块儿被抓的,你又是怎么确定老板当时的位置的?”

  薛筱:“……”

  薛筱当然知道,因为她们身上有信号装置,能在一定距离范围内感应队员的所在位置,更何况当时的顾墨希是一路追着她发出的信号进了医院大楼的。

  只因为敌人太狡猾,将她抓到了医院附近,却没有进医院大楼,又因为两地距离挨得极近,而他们一开始也料定薛筱会被抓进医院地下室,所以才让顾墨希被骗入了医院大楼。

  正因如此,才让薛筱满心都是内疚感,都是因为她太过自信,也太过自大,所以才害了顾墨希。

  但是薛筱如今身份特殊,有些东西她不能过多向楚言透露,所以她确实没法与楚言细说。

  “薛小姐,无论如何我相信老板一定还活着,并且他现在正在想办法救我们!您可……一定不能冲动干傻事!”

  楚言见薛筱之前满脸肃杀之气,现在又一脸死气,心里感到很不安。

  “薛……薛小姐?”

  “楚言,我没事儿!”薛筱突然恬静地笑了笑:“我也相信顾墨希一定还活着,那家伙那么狡猾,怎么可能轻易上当?”

  楚言一脸复杂地看着薛筱,他怎么觉着薛小姐脸上的表情不像是相信老板还活着的样子?

  “楚言,我是真的相信顾墨希还活着,没说假话,所以你别用那副眼神看着我!”

  薛筱不再看楚言的脸,转过身面向太阳落山的方向,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景,面容恬静,不悲不喜。

  这儿的夕阳可真美,余晖落在远处金黄的草坪上,看上去说不出的祥和。

  看着这景,薛筱淡淡地笑了笑,才继续对楚言道:“不管怎样,咱该报的仇还是得报,就算顾墨希还活着,可是遇到那么强烈的爆炸,他肯定受了不少罪!无论如何这份罪也不能白受,被人欺负了哪有不还回去的道理?”

  “薛小姐,您想怎么做?”楚言轻轻走到薛筱跟前,看着薛筱的眼睛一脸郑重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无条件支持薛筱搞事情!

  楚言平时虽然看起来总是一副不靠谱的模样,但是他实则能力出众且重情重义。

  若非这样,他也不可能跟在顾墨希身边那么多年。

  他与顾墨希明面上虽是主仆关系,但他们之间实则是兄弟之谊。

  凡是顾墨希的事,楚言都是当成自己的事情在办,所以若是薛筱真的要为顾墨希报仇,那他楚言绝对义不容辞地冲在最前面。

  即使他心里依然不相信顾墨希出了事儿,但是万一呢?万一老板真被这群贼子给害了,而他却什么都不做,那他又怎配跟着老板这么多年?

  楚言的态度,让薛筱很是感动。

  其实他可以选择明哲保身,不用陪她冒险的。

  好在,通过凌家医院大楼爆炸的教训,让薛筱不敢再自负,也不敢再连累他人。

  所以她也没打算让楚言做一些会对他造成危害的事儿,她只需要楚言帮她向这座城堡的主人报个信而已……

  三天后,原本死气沉沉,除了薛筱和楚言之外,再不会有人踏足的城堡,竟是平增了许多人气。

  不过来这儿的人,一个个全都身着白大褂,戴着口罩,不知道是医生还是魔鬼。

  他们之所以来这儿是因为被主子囚禁在这儿的那个女人,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神经,好端端的竟然自杀了。

  要不是跟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仆,叫楚什么的不顾一切地逃出来报信,那个女人如今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他们真是想不明白了,怎么那个女人长得那么好看,人却是个傻的?

  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莫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主人虽然不让她出这个园子,但是也没亏待她呀?

  天天好吃好喝地供着她,要什么有什么,都这样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好端端的她闹什么自杀啊她?

  还有,他们就没见过对自己都能下手这么狠的女人,那手腕儿上,脖子上全割破了,伤口看上去狰狞恐怖,鲜血涓涓涌出,就跟河流似的,看得出来她是没打算给自己留活路。

  你说那女人,她自杀也就罢了,干嘛还连累他们?

  主人为此可是发了好大的脾气,扬言他们要是救不活那个女人,就让他们全部给她陪葬。

  所以他们一个个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劲儿和死神抢人,好在这个女人注定命不该绝。

  她下手虽狠,手法却真是不咋滴!

  大概是因为她对人体各大致命处不太了解,所以每一刀的位置都割偏了那么一丢丢。

  那伤势虽然看着挺吓人,但是拼尽全力一救,勉强还能捡回半条命。

  现在看着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好歹还有呼吸的女人,几个白大褂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活下来了,那他们的小命儿可就算是保住了。

  薛筱挣开眼时,看到的是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那人正红着眼眶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愤怒还是其它什么。

  “果然是你!”薛筱看到那人,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吃惊,显然她心里早就有了定论。

  “为什么这么伤害自己?”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比起刚刚醒过来的薛筱还要沙哑。

  “呵呵!”薛筱看着眼前那人一脸讽刺地问道:“您这是关心我呢还是怕我死了对你们没利用价值?”

  “你非要这么和我说话吗?”男人痛苦地问薛筱。

  “不然呢?”薛筱眼里泛着冷意,恨恨地看着眼前的人:“你还指望我对你温声细语,和颜悦色?”

  “筱筱,我……”

  男人话没说完,便被薛筱厉声打断:“你别这么叫我,这么亲密的称呼我当不起!”

  “怎么?这是连名字都不让我叫了?”

  男人的眼神陡然变冷,面容也变得阴翳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