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记忆碎片

2021-01-09 作者: 夭草儿
  翟老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简翊进了审讯室。

  不知怎么的,薛筱一进入这个地方,就感觉浑身犯冷。

  审讯室的灯光很暗,大概是为了让接受审问的犯人们倍感压力,所以特意将这里的结构设计得沉闷密闭。

  这里的牢房就跟电梯似的,四面封闭,连个窗户都没有。

  若非心理素质足够强大,被长时间囚禁在这样的地方,人早晚会被逼疯。

  简翊径直将薛筱带进了审讯室,这间审讯室同样像个电梯盒子,室内分成了两格,中间用铁栏隔开。

  顾墨希和翟萧坐在铁栏外面的审讯桌前,桌子前方有一块闪着荧蓝色光芒的半透明投影屏。

  铁栏里侧摆着一张床,床上正绑着昨晚抓来的那个女人 。

  女人的头上带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形状看起来有点像某种测谎仪。

  仪器上有红色的信号灯时不时地闪烁,女人头上戴着的东西似乎连接着翟萧和顾墨希面前的投影屏。

  信号灯每闪烁一次,投影屏上便滴滴作响,同时出现一连串薛筱看不懂的编码。

  室内灯光偏暗,光线还微微泛红,再加上被绑在床上那女人的眼神看起来阴冷吓人,让此刻的场景看起来显得诡异不堪。

  更何况女人正在不停地挣扎,嘴里还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嘶吼声,这整个画面组合起来让人觉得这不是审讯室,而是正在行凶杀人的作案现场。

  “报告队长,薛筱同志带到!”

  简翊带着薛筱走到翟萧跟前打报告,薛筱在面对翟萧时,又被翟萧身上那种迫人的压力给唬住,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嗯!”

  翟萧机械冷硬地回了简翊,然后硬梆梆地对薛筱道:

  “薛筱同志,之所以请你参与今天的审讯,是因为这个女人似乎与你有莫大的关系。”

  “我?为什么说她与我有关?我确定我不认识这人。”

  薛筱心里咯噔一下,联想到昨晚秦子胜一口认定这个女人是他妹妹,薛筱突然有些无措。

  难不成这人真是秦子君?是她名义上的母亲?

  这怎么可能?

  如果她真是秦子君,那她怎么可能还那么年轻?

  这个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说白了就一小姑娘,而秦子君已经有四十多岁了。

  一个女人哪怕再会保养,也很难做到冻龄二十多年吧?

  薛筱正在心里否定这个猜测,耳边突然响起顾墨希沉稳的声音:“她,或许真是你的家人!”

  “你说什么?”薛筱震惊,藏在身后的手心微微颤抖。

  顾墨希伸手对着投影屏滑动了一下,投影屏上立刻出现一片模糊的海域,海中央有一只小小的船只正在快速前行,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那艘船。

  船上有两个模糊的身影,画面模模糊糊,屏幕时不时地出现空白。

  船只上的身影虽然模糊,但是薛筱一眼就能认出其中一个是她父亲,而另一个正是此刻被绑在床上还在使劲挣扎的女人。

  通过那身形来判断,船上的两人约莫都只有二十多岁。

  “这些...是什么?”薛筱看着荧蓝色的投影屏,不确定地问道。

  “这是我们从她脑海提取到的一些零零星星的记忆碎片组合成的影像。”

  “记忆提取??”

  顾墨希的说法再一次刷新了薛筱对科技的认知,什么样的设备还能把人的记忆碎片给提取出来,并且组合成影像?

  这是在拍科幻电影吗?

  还是她见识太短浅了?

  至少,在外面的世界,她别说是亲眼见到这样的事情了,就是听她都没听说过。

  薛筱震惊之余,心里的更多的是复杂。

  如果画面上的内容真的是那个女人的记忆,那说明这个女人真的就是秦子君,是那个她在心里喊了二十年妈妈,后来又被告知不是她亲妈的女人。

  薛筱从来没有见过秦子君,但是她对秦子君是有感情的。

  毕竟在过去二十年里,她每每在心里祭拜的母亲都是秦子君。

  假如秦子君还活着,那她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光凭这些零星的记忆碎片,恐怕不能证明什么。”薛筱看着投影屏,面色复杂道:“除了这些,没有其它的记忆片段了吗?”

  “没有!”顾墨希眼里带着一抹沉重:“她的大脑似乎受过催眠,并且被植入了其它的记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秦子君。”

  顾墨希说到这里,看着薛筱的眼睛一字一顿认真道:

  “她的脑子里之所以会有这些零星的记忆碎片,大概是因为这段记忆是她被洗脑前最后经历过的事,并且那个片段里有她爱到骨子的人。”

  薛筱明白,顾墨希所说的那个让秦子君爱到骨子里的人,就是她爸。

  海域片段?最后经历过的事?

  薛筱想起来了,当初秦子胜带着她和顾墨希到过一处了无人烟的海岸高处。

  当时秦子胜说,那是一处墓地,并且让她对着大海的方向祭拜秦子君。

  如今薛筱可算是明白了,秦子君就是在那片海上出了事。

  当时并没有找到尸身,但是在海域上出事,并且长时间失联,也就自动将她判定为死亡了。

  那么,问题来了。

  是什么人救了秦子君,并且还将她的记忆替换了?

  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审讯室异常安静,正在这时,被绑在床上的秦子君似乎因为受不了头上那个怪东西的折磨,拼命地嘶吼挣扎着。

  正在沉思的薛筱,被秦子君痛苦的嘶吼声拉回神,急忙问顾墨希:“她现在怎么样了?我们所说的话,她能听见吗?”

  知道那个女人是秦子君,薛筱看着她拼命挣扎的模样,有些心疼。

  “她听不见,仪器正在深层次地提取她的记忆,会难受些也正常。”

  顾墨希走到薛筱跟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他知道薛筱看着秦子君变成这样,心里难受。

  薛筱足够理智,即使心里再难受,该解决的问题还是得解决。

  她快速恢复冷静,看着投影屏前的翟萧认真问道:“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