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还欠她一个父亲

2020-11-20 作者: 夭草儿
  “咳咳~”没多会儿,陷入昏睡的薛国强悠悠转醒。

  “爸,你感觉怎么样?”

  “筱筱?”薛国强刚刚醒来,看见薛筱陪在她身边,感觉有些迷茫。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是薛老爷子专门为他建立的地下医疗室,没错。

  薛国强细细感受了一下,现在的他除了觉得身上有些乏力之外,其他地方都还好,呼吸也比以前顺畅了许多。

  以往杰罗用来给他压制病情的药,没有那么好的效果。

  更何况他自从上次碰了柳月心,加快了身上的毒素蔓延,杰罗的药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了。

  原本今晚薛国强都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可是现在他一下子感觉好了许多。

  这是为什么?

  薛国强心里骤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爸,我亲生母亲是谁?”

  薛筱出声,将正在愣神的薛国强拉回神。

  “你...你说什么?”薛国强震惊道。

  “爸!”薛筱亲昵地握住薛国强的手:“我想知道我的身世。”

  薛国强心里一阵触动:这是薛筱第一次与他那么亲昵。

  这么多年,他与薛筱并不亲近,虽然这些都是他刻意做出来的,但是他心里是渴望这份亲情的。

  这份渴望,就如薛筱渴望得到父爱一样。

  但是,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他都不能像疼爱薛欣瑶那样疼爱薛筱。

  第一,他要假装对她漠不关心,以此来迷惑柳月心的眼睛。

  自柳月心嫁入薛家以来,薛国强在她面前扮演的都是一个对前妻深情不移的痴心汉形象。

  这里所谓的前妻,当然是大家都以为的秦子君。

  秦子君去世,对外的说法是她身体一直不太好,因产下薛筱后,彻底伤了根本,这才病亡。

  因为薛筱,才让薛国强失去了爱妻,所以他这些年才一直对这个前妻生的女儿不理不睬。

  这样的剧本,薛国强演了二十多年,成功瞒过了柳月心。

  演戏演得久了,甚至连他自己都快要信以为真。

  这也让柳月心背后的人彻底相信,薛筱真的就是他薛国强和前妻秦子君生的女儿。

  正因为那些人相信了薛筱与当初从实验室逃走的那人没有一丁点儿关系,所以薛筱才能平平安安地活到现在。

  因为不清楚柳月心背后的神秘人身份,薛国强才要通过柳月心追查那些人的线索。

  所以他明知柳月心对薛筱做的那些恶毒事,他依然明目张胆地偏袒柳月心。

  他知道他这样做,让她的女儿伤透了心,但是为了保护她,他别无他法。

  后来顾墨希从薛筱那里偷来了一份视频,并且猜出了视频中神秘人的身份。

  他们有了追查那批神秘组织的方向,薛国强这才没有再偏袒柳月心,任由薛筱成功将柳月心送进了监狱。

  第二,他本来就是要让薛筱与他产生隔阂,不愿意亲近他,甚至对他失望透顶。

  即使这样会让他心里很难受,他依然要这么做。

  他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随时会出状况。

  假如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他希望薛筱能够选择独善其身,不要为了他,做出会暴露身份的选择。

  可是如今看来,他的苦心似乎白费了。

  现在他的身体大好,只可能是薛筱用自己的血救了他。

  想到这里,薛国强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这样的情况,与二十年前何其相似?

  那个风华绝代,不染世俗的绝美女子,为了救他,流干了一身的血,最后从这世上彻底消失。

  她口口声声说,救他是为了报恩,她感谢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们母女。

  可是,她究竟知不知道,他不需要她报恩,也不需要她对他那么客气。

  一开始,他救下她,仅仅只是在执行上级下达的任务。

  后来,他一路护着她逃避实验室的追捕,他被她的聪明,果断,机智深深吸引。

  他爱上了那个聪明机智,美得不像话的女人。

  他发誓要好好保护她,包括她肚子里的那条小生命,也被他划入了自己的保护圈。

  他不敢说爱,因为他知道,那个女人是别人的妻子。

  虽然这个女人从未吐露过半句关于她丈夫的事,但是从字里行间,他看得出那个女人很爱她的丈夫。

  最终,他还是没能保护好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生了孩子后本就虚弱不堪,还为了救他而伤了根本,最终丢了命。

  明明是他在心底发誓要保护好她,可是他却没有做到,还欠下了她一条命。

  其实,他为自己和秦子君编写的剧本,也并非完全是他凭空捏造的。

  他是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真实经历过的事,安在了秦子君身上。

  所以秦子胜恨他入骨,他可以理解。

  因为本就是他辜负了一个对他用情至深的女人,还让这个女人,做了他心里那道白月光的影子。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么失败的男人?

  他不仅没有保护好他最爱的女人,还伤害了最爱他的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秦子君,另一个是柳月心。

  虽然柳月心坏,但是薛国强知道这个女人是真心待他。

  她会走向如今这条不归路,他薛国强就是最直接的推手。

  他已经对不起那么多人了,难道如今他还要再靠吸食眼前这个孩子的血液来存活吗?

  那怎么可以?

  她是那个绝美女子留下的唯一骨血,难道他还要让她唯一的骨血因为救他,陷入危险,最后再丢了命?

  不,这绝对不可以。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这辈子还能对得起谁?

  薛筱才刚握住薛国强的手,她就察觉到了父亲的情绪很不对劲。

  现在见薛国强竟然面露惊恐,眼里闪过一抹决绝,薛筱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想到刚刚发生的,父亲为阻止老爷子抽她的血,持枪以死相逼的事,薛筱心里更不安。

  “爸!”薛筱轻轻叫住薛国强。

  “筱筱”薛国强喉咙里有些泛苦:“你不该那么做。”

  薛筱知道薛国强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她不该拿血救他。

  “爸,我不那么做,难道您要我,要爷爷眼睁睁看着您受尽折磨,然后痛苦地死掉吗?爷爷一把年纪,您忍心看他承受丧子之痛?”

  薛筱看向薛国强的眼神,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你爷爷今晚那么对你,你不恨他吗?”薛国强想要伸出手慈爱地拍拍薛筱的脑袋,手伸出一半又默默缩回去。

  薛国强的小动作,薛筱看在眼里。

  她心里既感动的同时,又觉得莫名的开心。

  人往往无意间做出的动作,才是反应他真实的内心。

  刚才父亲的动作说明,他真的不是像他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般不在乎她。

  父亲这些年,一直隐忍地保护她,想是受了不少罪吧?

  “不,我不恨爷爷!”

  薛筱摇摇头:

  “虽然爷爷的做法确实让我伤心,但是他这些年对我的教导和照顾都不是假的。更何况,爷爷也是为了救您,这份爱子心切,我能理解。”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薛国强欣慰地笑笑。

  不知怎么的,薛筱总觉得薛国强的笑,让她觉得很不安。

  她才刚刚找到点父爱的感觉,她得好好抓紧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

  她怕因为她的一个疏忽,这份亲情,就会消失无踪。

  她怕父亲会为了保护她,再做傻事。

  于是,她靠近薛国强,轻轻拥抱住他,带着孩子气的撒娇意味道:“爸,谢谢您保护了我那么多年。”

  “筱筱,你……在说什么?”薛筱突然对他撒娇,薛国强感到有些不适应。

  以往,薛欣瑶经常抱住他撒娇,他倒是习惯了。

  但是,薛筱是第一次对他撒娇,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爸,我的意思是说,我都知道了,从小到大,包括我在奎尼城念书的那几年,都是您一直在暗中保护我。”

  薛国强背脊有些僵硬,还不待他做出反应,薛筱继续:

  “对不起,爸,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怪您不关心我,不在乎我。不过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多和您亲近,把咱们父女这些年缺失的亲情都补回来,好不好?”

  “好!”薛国强下意识地回答。

  薛筱听到他的回答,抬起头双眼亮晶晶地看向他:“爸,这可是你说的哦?”

  “嗯!”

  “那…小时候你带薛欣瑶去看了马戏团,没有带我去,你明天带我去看好不好?”

  “好!”

  “还有,你去给薛欣瑶开家长会,却从来没有给我开过。我下星期论文答辩,再下星期毕业典礼,你作为家长来参加好不好?”

  “好!”

  “还有还有,我……”

  ……

  薛筱列出了一堆需要薛国强陪她做的事,薛国强默默看着薛筱,一件件全都应下。

  一向心思缜密的薛国强,怎么会看不出,薛筱是担心他做傻事,所以变着方儿的想要用亲情栓住他,留住他?

  这个孩子,与她母亲可真像,薛国强心里暗道。

  其实,他刚刚确实有想过,假如他再次病发,薛筱一定会来为他献血。

  长此以往,势必惊动那些一直在暗处盯着他的人,薛筱的身世也会暴露。

  为了阻止这样的事发生,他死是最有效的办法。

  但是现在,他想明白了。

  筱筱身上的危机,根源不在于他是死是活,而在于那批神秘势力。

  要想彻底解除筱筱身上的危机,那就得将那批神秘势力连根拔起。

  所以,他现在还不能死。

  至少,在揪出神秘势力背后的主人,将他们彻底消灭之前,他都得好好活着。

  更何况,筱筱说得对。

  女儿的成长,他缺席了那么多年,不能再继续缺席。

  他,还欠她一个父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