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这是一处墓地

2020-11-08 作者: 夭草儿
  秦子胜带着顾墨希和薛筱到达一处了无人烟的海岸高处,便停下。

  “这是哪?你带我们来这干嘛?”薛筱看此处风景还挺好,站在岸边还可以远眺海景。

  只是海风迎面吹来,薛筱冷得有些直哆嗦。

  “当心着凉!”顾墨希自然地脱下身上的外套为薛筱穿上。

  “这是一处墓地。”秦子胜眺望远方,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

  “墓地?可是...墓在哪?谁的墓?”薛筱左右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

  “前辈!”顾墨希声音有些发沉地对秦子胜道:“你是在拿我们消遣?”

  顾墨希嘴上这么说,实则看向秦子胜的眼神既危险又带着些警告。

  顾墨希知道,关于薛筱的身世,秦子胜一定是知情的。

  所以这也是他提出要跟着薛筱一起过来的原因之一。

  一方面,薛筱单独跟着秦子胜出来,他是绝对不放心的,他得跟在身边确保薛筱的安全。

  另一方面,他不希望秦子胜对薛筱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她就像现在这样简简单单地活着,按她自己规划的人生走就好。

  他不希望她身上背负一些不该背负的事,不希望她陷入恐慌,整天胆战心惊的活着。

  他更不希望她参与到那件事中,然后随时处在危险的境地。

  这一世,他就是为护她而活,埋藏在她身上的隐患他通通都会替她拔除,她只要负责好好幸福就可以。

  秦子胜无视顾墨希的警告,冷冷道:“消遣?我才没那闲工夫消遣你们。只是这个地方,薛筱再怎么也应该来一趟!”

  他说到这里,转头看向薛筱:“臭丫头,我问你,从小到大,你有没有祭拜过子君?”

  薛筱愣住,她知道秦子胜口中的子君,就是她妈妈,可是,她确实从来没有祭拜过她。

  不是她不想祭拜,而是从来就没有人告诉过她,她妈妈的墓地在哪,包括薛家的祠堂里也没有她妈妈的灵位。

  她也问过她爸,问过她爷爷,可是他们都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她的问题。

  这么多年过去,她也就把这事儿压在心底,再也没对人提起过。

  可是今天,这个问题竟然再次被秦子胜给提出来了。

  等等,秦子胜说这里是墓地,难道说......

  薛筱抬头看向秦子胜:“舅舅,你的意思是说,这是我妈妈的墓地?”

  “你很聪明!”秦子胜眼里快速闪过一抹痛意,然后转身面向大海的方向:“如果你有心的话,就对着那个方向认真祭拜一下她吧!”

  秦子胜所指的方向就是他正在眺望的大海方向。

  “我妈妈...没有立碑吗?”薛筱的声音有些哽咽。

  那是赋予了她生命的人,可是为什么连个墓碑都没有?

  而且这么多年,她除了在心里想念过她,幻想过她的模样以外,她从来都没有机会认真地祭拜过她一次。

  “碑?呵呵...”秦子胜冷笑一声:“若是立碑,她的碑上该刻什么字?薛国强之妻吗?我告诉你,薛国强他不配......”

  秦子胜说到这里,眼里再次布满恨意。

  “到底是为什么?我爸和你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恩怨?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妈妈有关吗?还是...与我有关?”

  薛筱心里的迷雾堆成了一团,她很想解开这层迷雾,看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总觉得,她虽然姓薛,也生在薛家,可是她总与薛家的人格格不入。

  薛老爷子虽然对她不错,她也敬他爱他,可是她总觉得老爷子待薛欣瑶的模样才是正儿八经的长辈对孙子的疼爱。

  对于她,就仅仅是好,但是这种好薛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至于薛国强,就更不用说了。

  从小到大,她也期待过父爱,可是从来没有从薛国强身上感受到过。

  在她印象里,薛国强对她,从来都是忽略得彻底。

  若非薛国强的放任,她又怎么会被柳月心母女欺负了那么多年?

  薛筱看似冷清,实则重情。

  别人对她一分好,她便十倍以报之。

  如今,她之所以那么执着地想要保护薛家,也仅仅是因为薛家是老爷子的心血,她不想让老爷子的心血就这样被柳月心给毁了。

  因为老爷子是目前薛家唯一对她好的人,她想回报老爷子对她的这份好。

  所以,她主动将壮大薛家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可是现在,她怀疑自己的身世,甚至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薛家的人。

  秦子胜没打算回答薛筱的问题,他不耐烦地对薛筱道:“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你到底要不要祭拜子君?要拜就快点儿,别磨蹭!老子时间宝贵着。”

  “这么说,你带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有机会祭拜一下我妈妈?”薛筱心下有些感激秦子胜。

  “哼!别做出一副感动得快要哭出来的丑模样,老子不是为你,而是为了我那可怜的妹妹!”

  秦子胜见不得别人对着他摆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别扭地转过身看向别处。

  “无论如何,谢谢你!”薛筱真诚地对秦子胜道了谢。

  她静静地看向大海的方向,跪下,虔诚地磕了头。

  看着那片辽阔的大海,薛筱心道:妈妈,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是感谢你给了我生命,愿你在天堂一切都好!

  薛筱祭拜完秦子君,慢慢站起身,看着大海的方向,沉默......

  海风吹过,拂起薛筱耳边的发丝,凭空给这景添了些悲凉的意味。

  顾墨希静静地站在薛筱身后,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有些心疼。

  “筱筱!”顾墨希走上前轻轻抱住薛筱:

  “其实上一辈的恩怨你不必在意那么多!顺其自然吧,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只要过好现在的生活就可以!”

  薛筱没有说话,转身将头埋进顾墨希怀里,反手紧紧抱住他的腰身。

  其实...她自己也怕寻找答案。

  她担心,有些真相一旦挖出来,那份沉重会让她难以背负。

  既然顾墨希说,顺其自然,那就顺其自然吧。

  人活一世往往不就是这样?

  有时候你越是执着去寻找的东西,越是寻不到。

  当你顺其自然不再执着的时候,你当初寻而不得的东西自然而然就来了。

  秦子胜瞥了一眼正在秀恩爱的两人,一脸嫌弃地别开脸。

  “你们两个,还要继续在这肉麻?”秦子胜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原本这样的幸福他也可以有机会拥有,只可惜......

  秦子胜不想再继续往下想,越想他就越恨薛国强。

  薛筱整理好情绪,离开顾墨希的怀抱,看向秦子胜:“你若不服气,自己个儿回去与舅妈好好恩爱呗,在这酸个什么劲儿啊你,切!”

  “不过…我到底有没有舅妈啊?”薛筱又补充了一句。

  “你闭嘴!”秦子胜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哈哈,那个...是我嘴欠,舅舅别生气!”

  薛筱贯会审时度势,眼看秦子胜是真要发火了,赶紧打哈哈顺毛。

  见秦子胜还是一脸怒气,不说话,薛筱赶紧转移话题:“舅舅啊,那个...你真抓了薛欣瑶?”

  其实通过这短短几小时的相处,薛筱觉得秦子胜应该不是个坏人,不至于真的会把薛欣瑶怎么样。

  更何况,他昨晚还大发善心救了柳舒雅。

  “怎么?幸灾乐祸?”秦子胜似笑非笑地看向薛筱。

  “怎么会?我是那种人吗?”薛筱赶紧否认。

  “你若真是那种人,我倒还高看你一眼!”

  秦子胜扔下这话,转身往车子停靠的方向去。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薛筱看着秦子胜的身影越走越远,赶紧跟上去,顾墨希紧随其后。

  “意思就是,只有心够狠的人,才能活得久!”秦子胜远远丢下这句话,动作迅速地开着车扬长而去。

  薛筱和顾墨希跟上来,就只看见些许还未散去的车尾气......

  “顾墨希,现在怎么办?咱们怎么回去?这里手机也没信号啊!”

  薛筱看着秦子胜车子离开的方向,有些咬牙切齿。

  没见过那么没风度的人,把他们载回去又不会少块肉。

  “不要紧,这里风景好,咱正好散散心!”顾墨希安慰薛筱。

  其实,他们要回去还不简单?他能通过其他方式联系简翊。

  只不过嘛,现在有那么好的机会能与她多待会儿,他干嘛要浪费?

  说起来,还得感谢秦子胜给他制造机会。

  平时薛筱都忙于工作,他能空出来的时间也不多,两人基本都没有多余的时间单独相处。

  现在,正是两人感情升温的好机会。

  “散心固然是好,可是我现在...有点饿了!”

  现在,早就过了午饭时间点儿,薛筱是真感觉饥肠辘辘。

  “那...我带你去烤野味?”

  顾墨希还真没考虑到这点,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挨饿是常有的事,所以久而久之便习惯了。

  随便点儿小饥饿,他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薛筱却没有他这般能抗饿。

  眼下这里了无人烟,除了那片海就是远处的那片树林,顾墨希能想到的也只有野味了。

  “烤野味那也得有东西可烤啊!”

  薛筱看向远处的那片林,总不能去树林抓野物吧?别想了,他们什么工具都没有,野物能有那么好抓?

  再看看那片海,难不成下海捉鱼?算了吧,想想就冷,还危险。

  顾墨希看着一脸纠结的薛筱,嘴角再度挂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