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水深火热,焦头烂额

2020-10-12 作者: 夭草儿
  薛筱再次落了下风,待这个绵长的吻结束后,薛筱的脸彻底熟透了,耳根的红一直蔓延到脖子深处。

  “我占了你便宜,现在你也占回来了,咱们扯平!”

  薛筱一听顾墨希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味儿。

  刚刚,她确实是扬言要占回来什么的,可是......

  貌似吃亏的还是她吧?

  顾墨希见薛筱脸上的满是不忿的表情,眼里快速闪过一抹玩味的笑。

  要是薛筱注意到了顾墨希眼里的颜色,定会想到那天她和琼斯去吓唬张医生时,半路跑出来截胡的脸谱先生。

  只可惜,顾墨希眼里的神色一闪而过,薛筱还真没注意到。

  顾墨希和薛筱这边正在公寓甜蜜着,外面的世界却已天翻地覆。

  这天晚上,薛欣瑶和柳舒雅还在因薛筱的脸毁容一事兴奋不已。

  两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天字一号假会员卡事件,又凑在一起,还找了一堆朋友约着一起嗨皮。

  两天后,因保养品质量不过关,致使消费者毁容的恶劣影响,已经蔓延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网友顺藤摸瓜,“很巧合”地将注意力放到了柳家新推出的养颜霜上,并正义凛然地向有关部门举报了柳家生产的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当然,这些都少不了薛筱,黎研冰,琼斯等人从中推波助澜。

  顾墨希也暗暗出了一把力,填补了薛筱计划中的漏洞,让她的计划进行得更加完美,至少不会被人看出一丁点儿异样。

  柳家,顿时处于水深火热当中。

  柳华康花费巨资,才刚刚成立不久的工厂被查封;

  新出的养颜产品被查出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天字一号上门索要巨额违约金;

  各个生意伙伴纷纷撤资......

  工厂出了那么大的漏子,柳华康立马就想到了问题八成是出在厂长身上。

  经过警方配合彻查,证实确实是工厂厂长为了节约成本,从中捞取回扣,在生产过程中造假,所以才酿成了大祸。

  厂长被警方带走,但是此次事件留下的后遗症通通落在了柳华康身上,柳华康被烦得焦头烂额。

  此时,柳氏大楼......

  “啪——”

  柳华康满脸怒容地将手里的一堆文件重重地砸在办公桌上。

  会议室一干人完全不敢出声,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柳华康今天纯粹是来撒气来了。

  “你们倒是都给我说说,这些都事儿,一桩桩,一件件的,都是些什么事儿?我出钱,就是养着你们一大群废物的吗?嗯?”

  柳华康眼睛在会议室扫了一圈儿,见众人都不敢说话,他将目光转向新品养颜霜的研发负责人侯博士。

  “侯博士,你不是说完全参透了这份宫廷养颜秘方,此次新品研发能够确保万无一失吗?现在,产品出了问题,你要怎么解释?”

  侯博士,也就是柳华康花重金聘请的,曾经研发出风靡全国的祛疤王“再生”的候松博。

  候松博被柳华康的一番质问,弄得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压着心里的怒气,耐心回柳华康:

  “这...董事长,这件事儿,责任绝对不在我实验室啊!

  再说,咱们推出的第一批成品,那是通过了质检考验的,说明我这边的配方完全没问题,

  出了这档子事儿,都是厂长在生产环节上动了手脚。”

  “哼!生产所需的材料比例,那都是实验室事先调配好后再送至工厂,若非你实验室未保护好生产秘方,厂长哪里会找到漏子从中掺假?”柳华康一脸怒容地怼了侯博士。

  侯博士的心胸算不上多宽广,但是此时也知道柳华康是在发泄他满腔的怒火,此时你要和他讲理,那就是傻。

  况且柳华康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所以侯博士索性咬咬牙,忍了。

  柳华康发泄了一通后,喘了一口气,继续:“现在,叫诸位前来,关键是要商量解决的办法。目前最危急的情况是,天字一号这边我们要如何交代。”

  说到这里,柳华康将视线移至黄涛身上:“黄涛!!”

  负责签下天字一号这笔单子的黄涛,此刻正胆战心惊不敢出声,突然被柳华康点名,吓得他立刻坐直了身体。

  “董...董事长,您叫我?”

  “当初签下天字一号这笔单子合同的人,可是你。因为你急攻冒进,才让合同出现那么大的漏洞,

  如今,我们柳氏是不可能赔偿那么大一笔违约金的,这事儿,你得想办法给我解决利索了。”

  “这...董事长,那合同当初您也审核签字确认过了呀!如今想要违反合同约定,怕是要吃官司。这这这...您让我怎么解决呀?”

  黄涛说话都快带哭腔了,一脸苦瓜色。

  “哼!!总之,我不管你是去求他们还是怎么的,若是这事儿解决得让我不满意了!!你就卷铺盖滚蛋吧你?”

  黄涛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要是这事儿解决不好,卷铺盖滚蛋都是轻的,关键是柳家能放过他?

  要知道,这柳家可是薛家的姻亲。

  得罪他们,他根本就没法继续在北城安身了。

  紧接着,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基本都被暴怒的柳华康挨个骂了个遍。

  柳氏的这场会议最终也没有开出个所以然来。

  从另一个角度说,今天前来开会的人,纯粹就是来听柳华康骂人的。

  会议散场后,柳华康打了个电话邀柳月心到柳家一趟,美名其曰:聚一聚。

  实则柳华康的真实目的路人皆知,分明是又想开口问柳月心要钱。

  柳华康虽然在会议上大发雷霆,并且扬言不会赔偿这笔巨额违约金。

  但是,他心下也知道,这种事儿,天字一号能退步,那才怪了。

  况且,白纸黑字签下了条约的事儿,哪怕是真要打官司,他必输无疑。

  而指望黄涛能把这件事给解决了,那就更不可能。

  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先筹钱,做好两手准备。

  想到即将要赔偿的巨额违约金和被查封的新工厂,柳华康只觉得脑仁一阵阵发疼。

  ......

  “什么??哥,你是不是疯了?你让我去哪给你找那么大一笔钱?”

  柳家客厅,柳月心满脸不可置信地瞪向柳华康。

  经过上次餐厅一事后,柳月心本就对柳华康失望透顶。

  她心里很清楚,柳华康今天邀她过来铁定是因为工厂被查的事,但是抱着心底对柳华康还存在的那一丝丝亲情,她还是来了。

  但是,柳华康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

  薛欣瑶跟着柳月心一道来了柳家,此刻正默默坐在柳月心身旁。

  “月心啊,你帮帮哥哥,柳氏要是因为此次事件彻底倒台,那咱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可都白费了。

  月心,柳家可是你娘家最大的依靠,要是柳家没了,以后你在薛家也寸步难行呐!

  况且,我是你亲哥哥,舒雅也是你的亲侄女儿啊!你一定要帮帮我们!”

  柳华康做出一副极其心痛的沉重模样,恬不知耻地对着柳月心打亲情牌。

  “呵——哥,凭心而说,我嫁进薛家那么多年,我依靠着柳家什么了?

  再者,我能嫁进薛家,那是靠我自己挣来的,哥哥你又帮过我什么?

  反倒是哥你,一直在通过我,从薛家拿好处。总之,这次的事,我无能为力。”

  “这...月心,我知道你在薛家这么些年,薛国强对你一直不错,你手里不是还有薛家分给你的股份吗?

  这样,你再帮帮哥哥。等柳家度过这次难关,哥一定好好补偿你。”

  柳月心见着这样的柳华康,眼里布满了失望。

  这已经不是那个疼她爱她的大哥了,从今天开始,柳家是死是活,与她柳月心无关。

  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哪还有什么精力去给柳华康填坑?

  想到这里,柳月心果断站起身,对一旁的薛欣瑶道:“瑶瑶,咱们回去!”

  “哦——”薛欣瑶诺诺站起身,猛然被柳华康抓住:“瑶瑶,你帮帮舅舅,给你妈妈说说好话呀!从小到大,舅舅一直都很疼你,你帮帮舅舅好不好?”

  “舅舅,这...你要我妈妈怎么帮你嘛?”薛欣瑶眉头蹙起:“再说,你要的那个数字,也太为难人了!”

  还不待柳华康回薛欣瑶,柳舒雅便在吴美芹的示意下,也起身走到柳月心和薛欣瑶身边哭哭嗒嗒:

  “姑姑,欣瑶表妹,你们就帮帮我们家吧!求求你们了,呜呜——”

  “好了——”柳月心被柳舒雅哭得有些心烦,厉声喝住她。

  见柳舒雅停止哭泣,柳月心环视了一下柳家人,心里起了主意,看向柳华康:

  “哥,我说了我帮不了你,况且我上次转让给你的股份你都还没还我,你让还怎么信你?无论怎样,今天这事儿你们找我是找错了人,不过...”

  柳月心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你们去找薛筱,说不定有转机。”

  “薛筱?又是薛筱?”柳舒雅一听薛筱的名字就心里直冒火。

  突然,柳舒雅似是反应过来什么,一脸不确定地看向柳月心:“姑姑,你是说...?”

  柳月心见到柳舒雅的反应,心下满意了。

  她眼里快速闪过一抹算计,继续:“这次柳家的工厂之所以被查,其初始原因,你们都忘了?”

  柳月心话音落下,众人骤然清醒:是啊!害得他们落得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可不就是薛筱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