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老爷子的安排

2020-09-11 作者: 夭草儿
  晚饭后,薛家主宅客厅内......

  “月心啊,我说的,你可考虑清楚了?”

  老爷子对着沉闷地坐在对面的柳月心发问。

  薛国强坐在柳月心的旁边,脸色看上去似乎不太好。

  “爸 !!我不愿意离职,我已经在薛氏待了那么长时间,

  对市场部的业务再熟悉不过,您为什么要突然安排人来顶替我?

  还是...您认为我有哪里做得不好吗?

  我自认入职薛氏以来,将市场部乃至整个薛氏上上下下都打理得很好,

  我没有做错过什么。”

  柳月心一口气说了很多,

  这大概是她嫁入薛家以来第一次明目张胆地对老爷子的安排提出异议。

  老爷子看了一眼身旁的杜义哲,杜义哲会意,

  对柳月心道:“夫人,老爷这样安排自是有他的考量。

  老爷说的也没错,您为公司操劳了这么久,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再者...您做过什么想必您自己心里清楚,老爷没有明说出来,

  已经是看在您为薛家尽心尽力那么多年的份上了。

  所以夫人您还是听从老爷子的安排为好。”

  柳月心听杜义哲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有些不安。

  她不确定杜义哲所说的‘她做过的事’指的什么。

  毕竟她私自转移薛家的股份给柳家,这事要是被老爷子知道那可不得了。

  即使那股份本来就已经在她名下,但那是因为她是薛家的媳妇。

  她将股份转给柳家,这是直接损害了薛氏的利益,老爷子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想到这里的柳月心牙一咬,装作底气十足地看向杜义哲道:

  “杜管家,你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如果你指的是我陷害筱筱的事,

  这事前些天不是已经有人在媒体前证明过了吗?

  那件事根本不属实。

  我实在想不明白爸为什么要让我离职。”

  还不待杜义哲再发话,一旁的薛国强眉头一皱,看向柳月心:

  “好了,月心,你少说两句。

  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关于你和筱筱的花边新闻,

  你就少去外面抛头露面了,就待在家好好休息。

  再说你有没有害过筱筱,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也已经劝过你去自首了,

  可是你始终不愿意听我的劝告。

  你若再继续执迷不悟,越错越离谱;

  或者再继续做伤害筱筱的事,

  那你也别再继续留在薛家了。”

  柳月心听薛国强这么说,顿时怒上心头,不可思议地看向薛国强。

  在柳月心的记忆里,薛国强虽不愿意碰她,

  但是在她面前也一直都很绅士,对她也算是很好了,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像今天这样的重话。

  柳月心顿时委屈了,眼里含着泪,怒火滔天地对薛国强道:

  “薛国强,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别再继续待在薛家?

  你是要和我离婚的意思吗?

  薛国强,你扪心自问,我柳月心这些年对你究竟怎么样?

  是!即使我对不起薛筱,对不起所有人,可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薛国强,这么多年,你怎么能那么对我,怎么能说这种话?

  你没有良心...呜呜...”

  “月心,我......”

  见到柳月心哭泣,薛国强心里闪过一丝不忍。

  薛老爷子见薛国强那模样,心知他是因为觉得心中对柳月心有愧,

  所以始终对柳月心硬不起心肠。

  他摆了摆手,满脸不耐道:

  “好了好了,月心啊,你也别哭了,你离职的决定我不会更改,

  至于你和国强之间的矛盾,你们自行调解,老头子我也乏了,

  就不掺和你们夫妻之间的事。”

  老爷子说完,刚要准备站起身离开,柳月心立马擦干眼泪,转头对老爷子道:

  “爸!!我求你,我不想离开薛氏。

  我苦心经营市场部那么对年,花了那么多心血,

  建立起那么多市场资源,它们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

  我舍不得离开,您就让我继续留在薛氏吧!”

  柳月心在薛家这么多年,一贯深得人心,极少这么求人。

  可是她真的不能离开薛氏,那里有她辛苦建立起来的人脉,

  还有她积攒了那么多年的势力。

  她还想要通过这些力量一步步将薛氏彻底掌握在自己手中。

  等她大权在握的那一天,谁都不敢再瞧不起她们母女,不敢再瞧不起柳家。

  薛国强,那个冷心冷情的男人也只能依附她柳月心而活,

  她要让他再也离不开她。

  可是,这些前提是:她必须要留在薛氏。

  不仅是她,就是瑶瑶也必须要进入薛氏。

  她们母女想要在薛家站稳脚跟,就必须要在薛氏占有一席之地。

  她苦心筹谋那么多年,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功亏一篑。

  薛老爷子见柳月心这般,无奈地抚了抚额。

  坐在沙发角落里一直未出声的薛欣瑶此刻也弱弱的开口道:

  “爷爷,您就让妈妈留在薛氏好不好?求求您了。”

  薛欣瑶一副撒娇的语气,一边求情,一边泪眼汪汪。

  那模样,真可谓是我见尤怜。

  薛老爷子年龄也大了,心肠不似年轻时那般冷硬,

  见柳月心母女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再看看薛国强眼里那抹若有若无的愧疚,

  老爷子终是心软了。

  他心软主要是因为薛国强。

  他知道薛国强那么多年,对柳月心并非全然无情,

  否则,他也不会那么过度地宠溺瑶瑶,

  以至于瑶瑶养成了现在这般骄纵的性子。

  他这个儿子他自然再了解不过,

  他处理外面的事情一向狠辣果断,

  可是处理家事和感情,太过优柔寡断。

  薛国强看了看眼珠含在眼里,就快要掉下来的薛欣瑶,

  再看了看一脸气闷和不甘的柳月心,无奈地叹了口气,

  道:“月心,你就别再为难爸了,爸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

  柳月心刚要发话,老爷子先开口了:

  “月心啊,老头子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

  只是,你真的不适合再待在薛氏。

  你在薛氏集团做过的那些事,老头子我平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反正薛氏资金暂且还算雄厚,你身为薛家儿媳,拿给你挥霍一些也没什么,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觊觎整个薛氏,做人也不能太贪心。”

  柳月心听完老爷子的话,大惊失色:“爸!!您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柳月心心里是真的怕了。

  老爷子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她确实觊觎薛氏,可是她的心思又没有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再说,她做事一向谨慎,即使要动什么手脚,她暂时也只会动自己有把握的事,

  例如自己手中的股份,亦或是自己亲自负责的业务板块,

  她现在还没来得及将手伸太长,

  莫非老爷子是在故意试探她?

  或者,是在敲打她?

  正当柳月心在心下暗暗思忖时,

  老爷子身旁的杜义哲适时开口:

  “夫人,老爷已经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您心里也该明白些了。”

  “我...”柳月心有些语塞。

  老爷子精明锐利的眼神再次看向柳月心,道:

  “好了,虽然你不能再继续留在薛氏,

  但是我可以允许瑶瑶提前进入薛氏实习。

  你们母女再怎么也是我薛家的人,

  我也不至于会让你们一无所有。”

  老爷子说完这话,由杜义哲搀扶着,转身出了大厅,径直往自己的院落而去。

  “月心,去警局自首吧,当年的事情,

  你始终欠筱筱一个交代,也欠那对母女一个交代。”

  薛老爷子离开大厅后,薛国强再次对柳月心道。

  不待柳月心发话,薛国强继续:

  “你放心,我会安排瑶瑶进薛氏,今后瑶瑶的生活会过得很好。

  待你出来,你依然是薛氏的女主人,到时候...

  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柳月心咬了咬嘴唇,恨恨地看向薛国强:

  “薛国强,你这么说,无非就是为了薛筱是吧?”

  薛国强皱眉看向柳月心,不待他发话,柳月心继续:

  “呵——我告诉你,

  我——不——愿——意。

  我凭什么要进去那种地方,

  我凭什么要放弃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更何况,

  我也不可能把我的瑶瑶留在外面给那个薛筱欺负。”

  薛欣瑶坐在一旁默默不说话。

  薛国强见柳月心偏执至此,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她,只得道:

  “筱筱怎会无端欺负瑶瑶?

  瑶瑶如果不主动招惹她,她是不会平白无故出手对付瑶瑶的。

  再说,若非你和瑶瑶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

  我们一家人的关系又怎会变成如今这样?”

  薛国强这么一说,柳月心脸上泛起一抹苦笑:

  “哈哈...说来说去,句句不离薛筱。

  就是因为她是你挚爱的前妻生的女儿,是不是?

  薛国强,这么多年,你可曾有一分钟,

  哪怕是一分钟的时间把我当成你的妻子?”

  “月心...我...”薛国强看着这样的柳月心,有些于心不忍。

  哪怕他没法说服自己接受柳月心,可是他也不是真的无心无情。

  薛国强心里隐隐明白:柳月心之所以越走越错,无非是因为他。

  因为这个女人爱他。

  柳月心见薛国强说不出话,脸上的苦笑更甚:

  “呵——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是不是?

  因为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妻子看待过。

  薛国强,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会去自首。

  因为我没有做错,当然,

  你若是想要亲自送我进去,那我也无话可说,

  可是即便我要进去,在我进去之前,

  我也会用尽一切手段毁了薛筱。”

  薛国强听到这里,面上一惊:“月心...你...”

  “瑶瑶,回房!!”

  不待薛国强把话说完,柳月心便对着一旁的薛欣瑶厉声道。

  薛欣瑶被柳月心突如其来的厉声吓到,

  诺诺地回了一句:“哦。”

  随后起身,慢吞吞的上了楼。

  柳月心没有再理会薛国强,

  转身上楼,关紧了卧室的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