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敲诈?两百万?

2020-09-09 作者: 夭草儿
  “薛大小姐,我们得到确切消息,今天以这幅装扮出现在这家医院的,无疑就是您本人了,您为什么不承认呢?”

  “我说了,你们真的认错了人,快让开,我有急事,耽误我的事,你们担待不起。”

  女郎面容有些发冷,眼神凌厉地看向周围的记者。

  记者们面面相觑。

  “额...这位小姐,您有证据能证明您不是薛小姐本人吗?”

  其中一名男记者面露迟疑地发问。

  “我若证明了,你们就让路?”

  “那是自然。”记者答道。

  “可我想要的不只是让路,你们耽误我宝贵的时间,得赔偿我的损失。”

  女郎开口。

  这时,那名记者牙一咬,决定赌一把。

  若是逮着薛筱的新闻,他可就是功臣,那奖金肯定是一大把。

  “好,若是您能证明您不是薛小姐,我们赔您损失。”

  “好,赔多少我说了算,你确定要我证明?”

  “这...”

  那名记者见女郎那么笃定,有些心虚,但还是咬牙道:“确定。”

  毕竟他们这些天到处围堵薛筱,一无所获。

  如今,这可是机会。

  或许这就是眼前这位薛小姐为了躲过他们,故意吓唬他们,想让他们知难而退。

  因为这名记者太想要业绩,以至于他都没想到要问眼前的女郎:她定的价格是多少。

  旁边的记者们虽然发现了这个漏,但是也没人出声提醒他。

  毕竟,若是这个记者赌赢了,那么大家都能挖到料;

  若是赌输了,那赔钱的又不是他们。

  和女郎打赌的是那位记者不是?

  女郎在听到那名记者说确定之后,从容地取下假发,

  再从包里掏出卸妆用品,当场卸掉脸上的浓妆,

  露出一张普通却不失精致的小脸。

  因着这些记者本来也就不知道薛筱的真容是什么样,

  所以,女郎在露出真容后,又摸出了包里的机动车驾驶证亮在记者面前。

  那位记者仔细对比了证件上的照片后,看看女郎,再看看证看件上的名字,

  脸,涨成了猪肝色......

  “说吧?怎么赔?汇款还是现金?”女郎双手环抱,定定地看向眼前脸色难看的记者。

  “这...你说吧,多少,回头我汇给你。”记者咬牙道。

  女郎举起个剪刀手对着记者,挑了挑眉。

  “两...千?”记者试探地发问。

  “no...”女郎摇了摇头。

  记者脸色难看了一两秒,继续:“那是...两万?”

  女郎还是摇头。

  “你就直说吧,到底多少!”那名记者有些恼怒道。

  “两——百——万!!”女郎慢吞吞地吐出一个数字,眼神冷冷地看向那名记者。

  “两百万!!!!你抢钱呢?不可能!!!”那名记者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向女郎。

  “我早说过,你们认错了人,是你们自己不让路,耽误了我的事,那就得赔钱!!”

  周围的记者也觉得那名女郎所说的两百万有点太过火了,不由得帮衬道:

  “这位小姐,两百万也确实太过了,你看...这也没耽误您多少时间,随便意思点儿得了。”

  “怎么??不若...你替他赔?”女郎冷冷看向那名帮衬的记者。

  “这...这位小姐,你不要太过分?多大点儿事儿啊?至于你敲诈人家两百万??”

  其他记者中又有人帮腔道。

  女郎没有回旁人的话,继续看向那名男记者:“怎么?汇款还是现金?总之,两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那名记者火了,索性瞪向女郎,怒声道:“这位小姐,你不要太过分!!两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才小几千,上哪去给他找两百万?

  “呵——”

  女郎看了下手上的时间,继续:

  “你们耽误了我的时间,让我错过了一份价值两百万的合同,怎么??不想赔?”

  “两百万的合同?”

  那名记者看了一下女郎的妆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与人签订价值两百万合同的人。

  记者大惊失色:“就你?两百万的合同?你哄谁呢你?”

  “怎么?要我向合作方确认给你听听吗?对方可是说过了,迟到一分钟到场,合同便作废!”

  女郎说完,漫不经心地看了下手上的表,道:

  “现在...因为你们拦路,我迟到的可不止是一分钟。”

  “不可能,两百万我是不会赔的,你就别做梦了,两千还有得说!”

  “不赔?”女郎眼神一冷。

  “你可要想好后果...”

  女郎一边说话,一边晃了晃手上的录音笔。

  “我们事先可是说好了,若我证明了身份,你就得赔钱,价格我定。”

  那名记者脸色难看了一阵又一阵,

  正在这时,女郎兜里的电话响起。

  女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神轻飘飘地扫了一眼那名记者。

  随后顺势接起,放出免提,里面传来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声:

  “我说黎店长?这就是你们谈合作的诚意?不能按时到场就算了,还让合作方等?

  看样子,这份合作我们不要也罢,你自己看着办吧!”

  话音落下,电话挂断,女郎定定地看向那名记者。

  “这...分明就是你们事先安排了人,来敲诈的。”

  那名男记者倒也不笨,看向女郎大声道。

  “是吗?你这样认为的?可是我事先也不知道你们会在这堵我不是?”

  女郎反问记者。

  这下那名记者似是瞬间清醒:是啊,要不是有人通知他,并且告诉了他薛筱今天的装扮,让他等在这里堵人,

  他又怎么会恰巧就在这里堵错了人?

  不仅如此,他为了给自己涨气势,还叫来了他们部门其他的记者同事一起来围堵薛筱。

  莫非...他是被人给骗了?

  女郎观察着记者脸上的表情,继续道:

  “哼!!我为了成功签下这份合同,特意装扮一番才出门,就是为了避免麻烦,

  可如今,这份合作估摸着已经被别人给截胡了,你说说...这损失,该不该由你来赔?”

  “我...”那名男记者有点语塞。

  但是女郎这么一说,他更肯定了心里的猜测:放假消息给他,让他来堵人的那个人,估摸着就是和眼前这位女郎抢单子的人。

  他这是生生被人给利用了。

  想到这里的那名记者,顿时火冒三丈。

  女郎见记者已经相信了她的说辞,继续:“这样,我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我可以给你充足的时间筹钱,

  这两百万你可以延后赔偿,但是...鉴于我这么宽宏大量,你总得报答我点什么吧??”

  “你...你说,你想怎样?”记者咬牙。

  “我看啊,近段时间,你也就别想着去到处挖别人的黑料了,来为我办事吧,

  直到你凑够两百万,还清了我的损失,才允许你恢复自由。”

  女人双手环抱,看向那名男记者。

  “哦,对了,为我办事,得随叫随到。我让你去挖谁的料,你就得去挖谁的料,听明白了?”

  “你...你容我想想。”这名记者脸色越发难看。

  “ok,想通了就到天字一号找我,来了你告诉前台,你找queeinejone的黎店长,前台自会通知我。”

  女郎话音落下,一行人顿时目瞪口呆。

  “你...你是天字一号的人?”

  那名记者结巴道。

  天字一号啊,平时他们就算想到那里挖料,可是连人家大门都进不去。

  那里制度严格,会员卡极难办到,是北城上流人士最爱去消费的地方。

  也正因为如此,去那里一定能挖到很多豪门黑料。

  只可惜...若是没有一点关系,他们都很难混进去。

  女郎没有回答记者的问话,继续道:“你别指望着赖账,天字一号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至今为止,还没人敢欠天字一号的钱,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了,自己看着办吧。”

  女郎说完话帅气地骑上小摩托扬长而去。

  留下那名记者双腿抖成了筛子。

  莫名其妙欠下天字一号两百万,这种事都被他给碰上了,他怎么就那么倒霉?

  再说,惹上天字一号,即使那两百万的茬真的是他被人给坑了,他也拿不出证据,只能咬牙吞。

  更何况,他还可能真的是被人给利用了,害得人家损失了两百万。

  这可怎么办?

  这名男记者能想到的就是,找那个利用他的人要钱。

  其他伙伴纷纷一脸同情地看向那名记者,同时在心里庆幸:幸好他们没抢着当那个出头鸟。

  此时,刚刚帮腔的那两名记者也在暗暗庆幸,幸好那女郎没有继续找他们麻烦。

  聚集在医院大楼前的记者们散去后,那名记者迫不及待地给为他提供消息的陌生人打电话。

  可是,对方电话显示空号。

  那名记者欲哭无泪,此时的他更加确定:他被人给当枪使了。

  这边,穿着一身职业女装,带着墨镜,踩着细高跟的薛筱,

  搭乘着出租车,径直去往北城市中心中央的一处写字楼大厦。

  黎研冰刚刚所说的签合同一事,也不全然是在撒谎。

  她确实是要去与琼斯会合,顺便将合同给送过去。

  只不过中途接到了琼斯的电话,声称奚总的助理薛小姐遇到了点麻烦,让她过去解决一下。

  这才有了凌家医院大楼前的那一出。

  薛筱没多会儿便赶到了写字楼,琼斯已经等在那里,此时正在接听黎研冰的电话。

  “老板,那些记者已经搞定,合同已经拿给薛小姐带过去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