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非扒了他的马甲不可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其实顾墨希平时不是个会与人聊天的人,之所以将简翊赶出去只是想和薛筱多待一会儿,但是现下却不知道该与薛筱聊些什么。

  正在顾墨希想找个话题和薛筱聊聊天时,薛筱先出声了:“顾老师,你要喝水吗?我给你倒?”

  “好。”顾墨希下意识地回答薛筱。

  薛筱转身从身后的水壶里倒了一杯水递给顾墨希,顾墨希伸出手去接时,薛筱又将端着水的手缩了回去。

  顾墨希正疑惑时,薛筱端着水走近他,将杯子送到他嘴边,薛筱是见顾墨希的手包扎成那样不方便,索性直接喂给他喝。

  薛筱并未意识到她的这个行为对于异性来说显得有些亲密,她本身就不是个扭捏的人,之所以那么做只是就事论事,自然而然就那么做了。

  顾墨希有些受宠若惊,随即迅速反应过来眼前的女孩是见他不方便,所以才会有这个举动。

  但是尽管如此,顾墨希心里还是有些窃喜。

  嗯,受伤的感觉真不错!

  “谢谢!”顾墨希喝完水,礼貌地对薛筱道了声谢。

  见薛筱沉默不说话,顾墨希刚要发问,薛筱又先他一步出声了“顾老师,你为什么会那么肯定地猜测绑匪载着幽幽要往天桥方向去?”

  顾墨希抚额,这要怎么和她说?他也只是大胆地假设这一世虽然发生的事情和上一世不一样,但是有些轨迹可能会重合。

  后来简翊的追踪又更加肯定了他的假设,所以他后来才会说他对自己的猜测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直觉。”顾墨希见薛筱眼睛灼灼地盯着他,不得不快速脱口而出。

  顾墨希说完,对上了薛筱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就算顾墨希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薛筱也知道他在说谎。

  只不过既然他不想说,薛筱也就不问了,

  索性继续问他下一个问题:“那你又为什么猜测歹徒想将车辆在大桥中央引爆,并坠入河里冲刷掉某些证据?

  再怎么重要的证据一经爆炸也什么都不剩了,为什么非要借用水势冲刷?”

  薛筱问到这里又想到了她在桥头闻到的那股奇怪的气味儿。

  顾墨希:“......”

  这又要怎么说?

  其实他当时一开始想到不让那辆车上天桥是因为上一世车祸中那辆大货车就是在桥中央直直地坠入了大河。

  凌幽幽也受了重伤,最后没能醒来。

  所以他想改变一些轨迹,阻止车辆上桥中央,所以才有了毁灭证据这一说辞。

  可是后来见简翊在与歹匪交手中对方一心要将简翊引上天桥,他反而肯定了自己那通说辞或许被他误打误撞猜对了。

  那辆车里或许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是需要借助爆炸和河水的冲刷来毁灭的。

  “难道你又要说是直觉?”薛筱见顾墨希沉默不说话,出声问他。

  薛筱见顾墨希还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懒得听他编假话,继续第三个问题:“你实在不好回答就算了,那就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以前...认识吗?”

  薛筱问完这个问题直直地看着顾墨希的眼睛。

  顾墨希乍一听见薛筱这么问,眼神有些闪躲,下意识道:“不认识。”

  这一刻的顾墨希暗暗有些心惊:他没表现出什么异样吧?

  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莫非自己哪里漏出了马脚?

  其实也并非他不愿意与薛筱说起前世的事情,只是这种事要他怎么说?

  再者,他并不希望薛筱知道自己上一世经历过些什么。

  任何一个女孩子经历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心理上都不可能安然无恙。

  若是长期处在一种恐惧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患上某种应激障碍症也不一定。

  他不愿意让现在的薛筱承受那些恐惧,那样太过残忍,也折磨人了。

  顾墨希眼里的闪躲没能逃过薛筱的眼睛。

  薛筱本身就心思灵敏,自从认识顾墨希以后自己身上出现那么多的反常,让她想不怀疑都难。

  再者,虽然这位顾先生出现在她身边看似很顺其自然,可是仔细一想:

  一来他出现在她身边就是在她一直莫名其妙做恶梦之后;

  二来顾墨希的车技实在太惹她怀疑了。

  一个看起来那么温润的人会有那么出神入化的车技要么他真的可能是一位赛车爱好者,要么是经受过专业特殊的训练。

  不仅车技,他在桥上将她送下车时的动作,还有拦住那辆要上大桥的车辆时的速度,这些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教书先生该有的本事;

  最后一点,他竟然与来自军区的简翊是朋友。

  若是她没有记错,当时在桥头爆炸声传来之前她可没见到顾墨希从那辆大众车里出来,为什么一连环的爆炸声过后,他和那位简先生就一并没了踪影。

  根据周警官等人当时的分析,顾墨希和简翊在那样的险境下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这两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还有车上的女歹徒也不见了踪影,他们从桥底的大河一直往下搜索,也不见有尸体。

  所以,那名女歹徒也还活着?

  不仅如此,还有好多细节薛筱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疑。

  之前因为一直在不断出事儿,她整个人都处在担惊受怕中,现在静下心来一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哪哪哪都不正常。

  首先,她和琼斯藏得那么隐秘的东西为什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了?

  其次,为什么有人无端盯上了幽幽?

  一开始她也怀疑柳月心,可是现在想来,柳月心就算要对付她,直接找人向她下手就行了,不必要非得找上幽幽。

  再说若是这是柳月心因为恨极了她,想让她更难受,可是也没必要花那么大的功夫找来那种会爆炸的东西吧?

  再说这种东西哪有那么好找?

  柳月心若是真有那么通天的本事,怎么还会让人抓住把柄,威胁她站出来澄清当年的事情?

  再者,难道她不知道一旦她身边的人出事,她薛筱一定第一个怀疑她吗?

  薛筱是见过柳月心和神秘人做交易的视频的,或者说...这事还真和柳月心有关,真的是柳月心与背后那些神秘人干的?

  想到这里的薛筱猛然想起她今天一直神经紧绷着,都没来得及关注柳月心站出来为她澄清真相这件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但是眼下她还有思路没理清,所以薛筱继续往下分析。

  最后一点让薛筱疑惑的地方是:那位据说来自军方的简先生为什么那么适时地出现在幽幽身边?

  若非那位简先生,现在的幽幽会是什么样,薛筱连想都不敢想。

  顾墨希见薛筱沉默了那么长时间,并且看薛筱脸上越来越怀疑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心虚。

  她猜到些什么了?

  正在顾墨希越来越心惊时,薛筱猛地看向他眼睛,顾墨希被薛筱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只见眼前的女人面容看上去依然很恬静,但是眼里闪烁着犀利精睿的光芒,嘴角...似乎隐隐挂着一抹邪笑,

  看向他一字一顿道:“顾——老——师?不说实话的人可是一点儿都不可爱哟!你确定——不交代?”

  眼前的女人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凑近他。

  还伸出食指轻轻勾住了他的下巴。

  “噗通——噗通——”

  顾墨希感觉自己心脏极度不规律地跳动的同时,还听见一声声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听见过的旋律从胸腔里传来。

  薛筱自然也听见了,嘴角的邪笑更甚:这么不经撩?

  感情眼前这长得挺妖孽的男子还是一枚纯情大青年?那可就太好办了,哼哼——她就不信他不说实话。

  薛筱真的极度不喜欢那种明明知道对方有秘密,而且那秘密还是与自己有关的,但是对方就是咬死不说的那种感觉。

  既然他非要这样,那可怪不得她了。

  现在的薛筱可是一点儿都不相信这个人真的是她之前所看见的温润如玉的教书先生,也不相信他出现在她身边是巧合,哪有那么多巧合?

  他第一天来到她们学校为她们班授课,准备的讲义就正好与她的论文选题息息相关,这个人所住的公寓还正好就在她隔壁。

  虽然薛筱平时不太注意与邻里打交道,可是后来她仔细一想,原本她隔壁住着的应该是一家四口。

  薛筱的记忆力一向惊人,更何况那家人还就住在她隔壁,她在锦御花园住了那么长时间,在这期间她分明是见过那一家四口的。

  呵——看样子眼前这位顾先生也并非是一只小绵羊嘛!

  亏得她一开始还以为这位不太熟的先生不仅在她面前出现的频次有些多了,而且还正好住她隔壁是一种缘分。

  当时她还感叹缘分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来着?

  这么看来,这个人还真是能装啊!

  既然他那么喜欢装,那她就非得扒了他的马甲不可。

  虽然她不知到这位顾先生出现在她身边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心思敏锐的薛筱能感觉到他对自己并无恶意。

  但是没有恶意又如何?

  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那种对方好像知晓她的一切,而她却对对方一无所知的感觉。

  虽然薛筱也知道自己一个大姑娘对着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人那啥啥有点儿不太好,可是谁让他演戏演到她跟前来了?

  想她薛筱在外飘混那么多年,什么样的戏没演过?

  在她面前演戏?你倒是接着演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