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看见那个女歹徒的模样,顾墨希的思绪又飘回了前世,随即心里升起一抹恐惧,他怕这一世那个女人又出事儿,怕他又像前世那般护不住她。

  “对了顾墨希,当时那个场景你是怎么躲过爆炸的?还有,那个女人怎么也没事儿?”简翊见顾墨希还在愣神,不理会他,索性继续问他下一个问题。

  当时在桥头的车内,眼见那个女人张嘴就咬下了那颗按钮,简翊阻挡不及,都已经做好被炸成肉酱的准备了。

  那一秒钟的关头,简翊心里只觉得憋屈,想他堂堂暗影小队的精英战将,杀敌无数,闯过多少枪林弹雨,最后不是死在任务中,也不是死在战场上,竟要栽在一个女人手上?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如同闪电般冲进车内,迅速将那团东西整个地塞进那个女人嘴里,抱住那个女人冲出车窗,直直坠下桥头,

  一道抛物线刚至桥头侧壁顶端时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简翊顿时觉得顾墨希完了,大声嘶喊了顾墨希的名字,

  随即迅速闪下车往外滚了好几圈,躲过了因爆炸迅速窜上车身的火苗的包围。

  停下来的简翊顾不上因爆炸导致的耳鸣眼花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迅速往桥头下方看去。

  当时火光还在往桥头侧壁一直往下蔓延,不见顾墨希和那个女人的踪影,简翊都觉得顾墨希怕是和那个女人一起被炸成肉酱了。

  简翊心下正难受时,桥头底边连着侧壁的一处位置传来顾墨希冷肃的声音:“阿翊,下来帮忙——快!”

  简翊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连着侧壁的底桥边缘处有一条缝,因着爆炸导致巨石掉落,那条大缝里正好能容人。

  石壁四方除了有些粗糙,可以增大摩擦之外,没有可以稳固身形的扶手之类的东西。

  顾墨希一手死死地抠住石壁,手指因摩擦和用力过猛的缘故,已经被磨得血肉模糊,鲜血正顺着手指边缘往下淌。

  身上的衣服也碎了,胸口处还有一大片血迹,另一只手死死地禁锢住那个女人,将她抵在石壁上,双脚支撑在孔端维持身体平衡。

  简翊简直被顾墨希给惊呆了,他是怎么躲过爆炸的?

  而且刚刚在车内顾墨希虽然速度快得惊人,但是简翊看得清楚,那团黑乎乎,闪着红光的危险物被他塞进了那个女人的嘴里,怎么那个女人也还活着?

  眼前的场景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女人的身体是不是柔软得过分,都已经超过正常人该有的度了?

  只见她虽被顾墨希死死地禁锢住,但是整个身体像蛇一样缠绕在顾墨希身上,顾墨希也拿她丝毫没办法。

  容不得简翊多想,他迅速翻身下去,学着顾墨希的方法用手抠住石壁往桥孔处移去,准备将那女人一举拿下,同时解了顾墨希的困境。

  正在这时顾墨希耳朵灵敏一动,鼻尖飘来一道汽油味儿,是上面的车辆要爆炸了。

  “不好阿翊,上面要爆炸了,赶紧避开!”

  简翊迅速反应过来,从腰间掏出他随身准备的一套细绳索,将其中一头扔向顾墨希,另一头具有吸附力的一端贴上石壁。

  顾墨希松开手脚,接住简翊的绳索,抱住那个女人一个飞身向下,在距离河流不高的位置松开了手,与那个女人一同坠入河中,简翊也迅速顺着绳索下河。

  哪知那女人一接触到水就再也抓不住她了,滑不溜丢地在水里任意游走,顺着河流逃了,两人追着那女人一直到了此处,那女人早就跑没了影儿。

  顾墨希听见简翊的问话,没再愣神,慢悠悠地回了简翊的问题:“算起来,可以说是那个女人救了我,原本我也可以逃脱,只是可能会伤得比现在重些。”

  “怎么说?”简翊继续。

  顾墨希轻轻抚了抚额,随即道:“原本我将那东西塞进那女人嘴里就是为自己逃脱争取时间,但是那女人在坠落的瞬间迅速将东西吐了出来。

  东西爆炸的时候她已经迅速避开,速度快得惊人。

  我见她要逃,下意识地抓住她,那女人柔韧度惊人,被我抓住就干脆缠住我,将我也一并带到了侧壁边缘的桥缝,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的时间。”

  简翊见顾墨希说完后又陷入了一阵沉默,似是在思考什么问题,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沉重。

  “这么说来你也算是误打误撞地救了她一命了吧?当时那个女人一脸的决绝,分明是想拉着我同归于尽!缘分呐——”

  简翊见顾墨希一脸沉重,不由得想要揶揄一下他,活跃一下气氛。

  顾墨希还是没反应......

  “阿翊——”沉默了一阵的顾墨希突然出声叫住简翊。

  不说话.....

  简翊一脸狐疑地看向顾墨希:这小子也太反常了,怎么婆婆妈妈的?有事就说呗!!

  叫住他又不说话是什么鬼?

  而且说真的,顾墨希脸上那表情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怎么?

  难不成一个大老爷们儿在这学文艺青年伤春悲秋?

  “顾墨希,我怎么觉着你自从上次受伤醒来后就一直奇奇怪怪的?你没什么事儿吧?”

  简翊见顾墨希从他们上岸到现在一直不对劲儿,再联想到当时他们在边境时,受伤醒过来的顾墨希身上的戾气和眼里嗜血的杀意,忍不住发问。

  “那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不是武术!”

  顾墨希没有回答简翊他为什么自从上次受伤醒来后就反常,而是回答了简翊的第一个问题:关于那个从他们手中逃脱的女人为甚么不同寻常。

  “不是武术?

  怎么?

  看你那么肯定的样子,你了解她?

  而且你怎么会知道有人要对那个叫凌幽幽的女孩动手?

  我可查了,她们动手之前可是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若非你让我提前跟着那个女孩,我们根本不会知道还有这样一批难缠的势力躲在暗处,而且目的不明。”

  简翊先是觉得顾墨希奇怪,现在听顾墨希突然这么一说又满肚子疑问。

  “我不了解她,在今天之前我也从来没见过她,但是...我见过和她相似的人。

  那不是武术,而是人体的部分结构和机能被强制通过外部因素给改造进化了!

  你看到她像蛇,或许是因为她身上本来就融合了蛇类的基因。”

  顾墨希眼神有些空洞,说话的语调平静得毫无波澜。

  这样的顾墨希简翊是第一次见,但是却莫名的觉得顾墨希眼里的空洞并不陌生,恍惚觉得好像什么时候见过。

  “顾墨希,你能再说明白点儿不?

  我怎么有点懵?

  你见过和她相似的人?

  什么时候?

  还有,你说的进化又是什么?

  你以为这是在拍生化电影呢?”

  简翊实在有点不太明白顾墨希这毫无厘头的说法。

  “我前世见过和那个女人相似的人,甚至我见到的人比那个女人要难对付数倍!”

  “前世?顾墨希——你是不是疯了——”

  简翊听顾墨希这么一说顿时觉得顾墨希莫不是真的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当简翊转过头对上顾墨希的眼睛,又觉得顾墨希没有在胡说,也没有哪里出毛病。

  他眼里的神色很认真,很严肃,甚至简翊还看见了藏在顾墨希眼底深处的一抹恐惧。

  简翊和顾墨希自进入暗影小队开始便一直是生死搭档,两人一起出生入死,执行的任务数不胜数,他可从来没见过顾墨希怕过事儿。

  在简翊的眼里,顾墨希是个无所畏惧,对敌人狠,甚至也能对自己狠的人。

  究竟是什么能让这样的一个狠人感到害怕?

  顾墨希一开始叫住简翊却没说话,是因为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这件事,

  但是原本该出现在六年后的生物研究成果出现在了现在,顾墨希觉得此事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原本他觉得这里是六年前,他还有充分的时间来调查这件事,可是今天那个像蛇一样的女人打破了他原本的想法。

  究竟是因为他的出现改变了一些时间线条,还是因为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这些怪人,但是没有人发现?

  思考一番后,顾墨希觉得后面的这种可能性更大,若非他提前让简翊暗中跟着凌幽幽,他们还真不会发现已经有这么奇怪的人出现了。

  想来想去,顾墨希觉得要理清这些思路,就只能从前世说起了。

  虽然他知道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简翊听了不一定能接受。

  但是,既然要调查真相,两人今后还要合作,有些事就不能隐瞒。

  简翊是他的生死兄弟,是顾墨希绝对信得过的人。

  “好吧——那你说说怎么回事儿?我听着。”简翊见顾墨希不似在说笑,只能强迫自己接受那么不可思议的说法,让顾墨希继续往下说。

  顾墨希整理了一番后向简翊细细说起了上一世关于这件事的一切:

  包括华国境内的人口失踪案,

  那座孤岛上发生的一切,

  岛上关着的那些由于实验失败导致面目狰狞,长着动物的毛发,说话靠嘶吼怪人以及进化后近乎拥有了超能力的董祁。

  顾墨希详细地说明了一切,唯独隐瞒了薛筱血液特殊这一条。

  并非顾墨希不信任简翊,而是因为事关薛筱安危,他必须对任何人死守这个秘密。

  简翊着实被顾墨希所说的事给震惊到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直到现在还未消化掉顾墨希说的那些话。

  因为顾墨希所说的事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