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没关系,来日方长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阿姨,离寄信的人给出的时间期限可只剩下两个小时不到了,您自己考虑好哟,我这还有事儿,可就不陪您在这耗了。”

  薛筱看时间差不多了,也不打算继续陪着柳月心与薛欣瑶待在这儿。

  薛筱说完不等柳月心有所反应又转过头看向顾墨希:“顾老师可还要去忙别的事儿了?不若...一起?”

  其实薛筱是借机留点空间给柳月心和薛欣瑶。

  薛筱觉得,这个节骨眼儿,柳月心应该是有话要对薛欣瑶交代。

  柳月心虽然坏,但不得不说她对薛欣瑶是真心爱护。

  即使她没教好薛欣瑶,甚至是将薛欣瑶教得不成样子了,但是就凭她愿意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放弃自己,薛筱也尊重她这份母爱。

  毕竟,母爱不分对错。

  “好,一起。”

  顾墨希眼含笑意地看向薛筱,其实他大概猜到了薛筱在想啥。

  两人站起身刚准备往客厅外走,耳边传来薛欣瑶有些局促的声音:“顾先生,请问你与我姐姐是...?”

  她是想问顾墨希与薛筱是什么关系,只不过看着顾墨希与薛筱应声同时转头的动作和两人站在一起莫名配一脸的样子又觉得心里有些发堵,问不出来了。

  快速忽略心里那抹不适的感觉,薛欣瑶牙一咬,继续没问完的话:“是什么关系?”

  薛筱应声转过头便看见了薛欣瑶面带羞赧,一双泛着水光的黑眸灼灼地看向顾墨希,面上有些局促,又有些期待。

  薛筱见着薛欣瑶这样子,哪会不知她这是打什么主意?

  这也难怪,她身边这位顾先生确实气度不凡,那张好看的脸更是妖孽得逆天,硬是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

  说实话他确实有那个轻易让女人沉迷的资本,只不过见着薛欣瑶这样看着顾墨希,薛筱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薛筱为自己莫名其妙波动的情绪感到有些疑惑,随及脑门一热,不受自己控制地反问薛欣瑶:“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妹妹现在还有心思操心别人的事儿?我看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薛欣瑶见薛筱这反应,脸色有些难看,随及更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难道这位顾先生真是薛筱的男朋友?

  薛筱说完话不顾薛欣瑶难看的脸色,回过头便对上顾墨希有些揶揄的笑意,

  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有些不受控制的行为,顿时觉得有些窘赧:薛欣瑶刚刚问的是顾墨希,自己这样抢答的人家的话,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而且刚刚自己那一副护食的模样是什么鬼?

  额...好像有点丢脸。

  “那个,顾老师,我们...快走吧。”薛筱掩下面上的尴尬一脸镇定地看向顾墨希。

  “好”顾墨希根本没有要追究薛筱的意思,他之所以面露揶揄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刚刚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有些可爱。

  当然他更不可能会去回答薛欣瑶那么无聊的问题,薛欣瑶脸上那副表情那么明显,他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不见?

  说实话,他虽不怎么与女人接触,但是身为顾氏的掌权人,身边总会有不少女人想往他跟前凑,也有人卯足了劲儿地想往他身边塞女人。

  那些女人各种各样的招数手段他都见过,比起她们来说,薛欣瑶那副明明白白摆在脸上的心思顾墨希根本不用吹灰之力便能看穿。

  无视薛欣瑶,他与薛筱一同快速走出了大客厅。

  厅内只剩下柳月心和一脸不甘不忿的薛欣瑶。

  柳月心面露疲惫,轻轻捏了捏眉心,随及打了一通电话吩咐下面的人选好场地,在两小时以内安排好一个记者见面会。

  打完电话,柳月心叫了薛欣瑶回卧室,想对她交代一些事情。

  薛家客厅里是有监控的,有些话不方便在这儿说。

  其实柳月心隐隐猜到了薛筱叫着顾墨希快速离开的用意,只不过就凭她是薛筱,柳月心是无论如何也生不出感激之心。

  顾墨希和薛筱出了客厅后并未离开薛宅,而是继续往后宅老子住的院子去。

  一来薛筱这些年除了什么重大日子外很少回薛宅,难得回来一趟总得去拜见老爷子,

  二来薛筱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薛国强,刚才在客厅发现薛国强脸色有异,她虽未表现出来,但是心里却记挂着这事儿。

  虽然薛国强从小到大没怎么管过她,甚至柳月心和薛欣瑶欺负她那么多年必然也和薛国强的放任脱不开干系。

  薛筱也一度将薛国强列入了欺负过她的人一列,但是在薛筱心里,那个人无论如何也是给了她生命的父亲,她心里对他始终是抱着一份期待。

  本来薛筱出了客厅后打算将顾墨希送出薛宅再去老爷子的屋里拜访,但是还未等她行动,身旁的顾墨希却开口了:“薛筱同学,我刚刚看薛伯父似乎身体不太舒服,不如...我陪你一道去探望探望? ”

  薛筱:“......”

  薛筱见顾墨希这般,不由得暗暗惊讶他的敏锐:

  说实话薛国强在客厅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哪里不舒服。

  至少客厅里的一干人也没发现,薛筱只不过是通过他的脸色猜测他是不是不太舒服,没想到顾墨希竟然发现了?

  “顾老师,我会去看看我爸,您有事儿可以先去忙,今天你送我来薛宅已经很麻烦你了。要不,我...送你出去?”

  薛筱面带抗拒地看向顾墨希。

  她觉得眼前这位顾先生似乎还挺自来熟?说实话,他们只见过几面,算不上很熟,还不至于到一起去探望家里长辈的地步。

  今天他虽算不上参与了薛家的家事,但也算是旁听了,而且两人一道出现在薛家,又同进同出薛家客厅,已经很容易让人误会了。

  虽然薛筱并不在意,但是现在她是要去见老爷子,去探望自己父亲,贸然带着一名陌生男子去见长辈,这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就好像...真的是带男朋友回家给长辈瞧一瞧似的。

  “也好,那我便先走了,若是需要帮助,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顾墨希见到薛筱眼里的抗拒,心知是自己太心急融入她的生活了,他担心引起薛筱的反感,便也不再继续逗留,任由薛筱送着他出了薛家。

  顾墨希:没关系,来日方长,他总能走进她心里......

  另一边,薛老爷子的后宅。

  杜义哲扶着薛国强刚到老爷子宅子还没进门,薛国强已经浑身颤抖,额头上渗出一层层冷汗,直朝杜义哲身上倒去。

  “先生!!!!”杜义哲一惊,立刻接住薛国强,急急出声叫住他。

  “老杜,快扶我进去,刚才在客厅被筱筱和那位顾先生发现了异样,我怕他们一会儿会过来。”薛国强浑身的重量都靠在杜义哲身上,虚弱道。

  “好的先生,您再坚持一会儿。”杜义哲一边回薛国强,一边稳稳地扶着他往里走。

  杜义哲扶着薛国强走进宅子,进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按开隔层机关去了地下一楼,里面摆满了各种高端的医疗设备,还有老爷子安排的医疗团队等在里面。

  包括薛老爷子也在。

  薛国强到了这里,精神一瞬间放松下来后,只觉得整个人骨头都快碎裂了一般的疼,身上也抽搐起来,整个人肢体都不受自己控制,喉咙里发出一阵隐忍的嘶吼。

  “国强!!”薛国强意识有些不清楚,只听见耳边传来老爷子浑厚焦急的喊声,随后又听见老爷子对身边的团队喊道:“快,摁住他!!”

  薛国强还有部分意识,但是肢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只感觉周围一群人使劲儿地将他桎梏住,耳边传来一阵阵呯呯的,物件损毁的声音。

  薛国强知道那是自己弄出来的动静,他努力地保持清醒,可是意识似乎还是一点点地从他脑海里完全剥离。

  直到他被周围的人完全制服,捆住,然后隐约感觉一阵冰凉的液体注射进自己体内。

  过了好一会儿,薛国强才感觉自己意识渐渐恢复过来,睁开眼便对上了老爷子焦急的眼神,还有站在老爷子身边,好似乎松了一口气的主治医生杰罗。

  “爸,让您担心了。”薛国强声音还有些沙哑,看向老爷子一脸歉意道。

  “唉!”老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看向躺在床上的薛国强:“国强啊,你昨晚为什么要碰柳月心?凭你的自制力不至于抵不住她那点手段。”

  “无论如何,我终归是娶了她。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尽到过做丈夫的责任,才至于让她积累了那么多恨意,使劲儿地对付筱筱。”

  薛国强顿了顿,眼里闪过一抹痛色:“我既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

  “国强,你也别太自责,这怪不得你。”

  老爷子见着薛国强眼里的痛色,心间涌上一抹心疼。

  他放下手中的拐杖,坐在床沿边,轻轻拍了拍薛国强的肩膀:“我知道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可无论如何你都坚持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到现在不能再多坚持些?

  你虽不能碰柳月心,可是那么多年你也没有出轨去碰过别的女人。你没有对不起她,不必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

  “爸,您说的我明白,我以后会注意。”薛国强回了老爷子的话,看向老爷子身边的杰罗:“杰医生,我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见杰罗一脸犹豫,薛国强继续:“没关系,你就实话实说好了。”

  杰罗见老爷子也没什么意见,便看向薛国强:“先生,您的身体底子很好,本来您昨晚若是不碰夫人,你身上的病毒还能通过药物再压制个七八年左右。

  可您也知道,夫人身体里的不明药物会加倍催发您身上的毒性,今天尚且暂时用药物压制住了,若是下次再发作,恐怕就只能用大小姐的...”

  “好了,我知道了,预计下一次发作是什么时候?”薛国强急急打断了杰罗的话。

  “这...若是您近期少接触夫人和大小姐,那约莫还能维持两月不发作。”

  薛国强听完轻轻捏了捏眉心,随及准备起身,杰罗忙去扶他。

  “唉!”床边的老爷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似乎在这一瞬间又苍老了好几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