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调味剂,调出来的是苦味儿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薛国强没回柳月心的话,跟着杜义哲快速离开了客厅,顿时厅内又是一阵安静。

  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一名薛宅的保镖,手里拿着一封信看着厅内的一干人,没有犹豫便将信封交给了柳月心。

  因着柳月心平时在薛宅一副当家女主人的形象深入人心,所以眼下薛家老爷子和平时不怎么主事儿的先生都不在,在那名保镖看来现在客厅拥有最大发言权的人就是柳月心。

  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将信封送到柳月心跟前道:“夫人,这是刚刚一名信差送来的,说是交给这栋宅子的主人,那人交完信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便快速离开了。”

  保镖递完信便恭敬地站在一旁,直到柳月心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保镖这才离开。

  众人皆一脸好奇加着急地等着柳月心拆信,大家也都觉得这信就是那个拥有这些资料的神秘人寄来的。

  柳月心拆开信封,身旁的薛欣瑶也迫不及待地凑过来。

  信封打开,只见信上依然是一行没什么笔迹可言的机打字体:“薛先生,看样子你老婆似乎是不怎么听话嘛,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先送你们一个小小的惊喜作为调味剂,若是两个小时以后我还未看见你老婆有所行动,那么我可是要马上放出那些东西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啊..呜呜..不要,妈妈,这可怎么办呀?”

  薛欣瑶看完信顿时急得大哭,她还有一年半就要大学毕业了,还有多少光鲜亮丽的生活等着她,她不想从此以后背负骂名活着,她还那么年轻。

  虽然薛欣瑶一出事就把柳月心往外推,惹得柳月心伤心,但是她这么一哭,还是把柳月心给哭心疼了。

  柳月心轻轻拍着薛欣瑶的背脊,刚想出声安慰她时,客厅里原本关着的电视屏幕竟诡异地亮了起来,随及自动跳到一则插播新闻......

  众人的视线均被新闻内容吸引,暂时将客厅内电视自动亮屏播放的诡异事件抛掷脑后了。

  电视屏幕中一名美女记者拿着话筒,打着工作官腔道:“各位观众,就在刚刚,据知情人士爆料,近两天爆出的关于薛家大小姐当年雇佣绑匪绑架,致使无辜之人受害实则另有隐情,

  据说薛家大小姐是被人设计陷害,为真正的主谋背了黑锅,

  至于真相究竟如何,这位知情人士并未过多透露,但是这位知情人士承诺媒体,真相将在两个小时以后揭露。

  这位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是真是假,暂未可知,当年的真相究竟如何,让我们两个小时以后见分晓。

  下面,为大家播放一则关于当年新闻事件的采访记录。”

  记者说完,屏幕切换到到了一个新闻采访画面,画面中接受采访的对象正是当年年仅十二岁的薛欣瑶。

  只见薛欣瑶穿着一身漂亮的过膝裙,肩上背着一个精致的书包,正可怜兮兮地对媒体。

  其中一名记者拿着话筒,看向薛欣瑶:“这位同学,请问您便是薛家的二小姐是吗?”

  “是的,我是薛欣瑶,请问你们是有什么事吗?”薛欣瑶有些弱弱地看向那名记者道。

  “请问昨天网上流传的那一段直播视频中,关于您姐姐,也就薛家大小姐雇绑匪想要绑架您,最终因绑匪绑错人才让您逃过一劫,您本人对此是怎么看待的呢?

  您与薛大小姐平时的关系怎么样呢?”

  “薛二小姐,您平时是否是与薛大小姐有些生活上的争端或是您俩之间有什么误会?”

  “在您看来,平时的薛大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

  别看当时的薛欣瑶年龄虽小,表演倒是顺手拈来。

  只见薛欣瑶一脸难过,眼泪含在眼眶就快要掉下来了:“各位,昨天的事情我不怪姐姐,或许这件事情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呢?

  而且姐姐现在因为此事还被留在警局呢,她肯定也吃了不少苦。

  她一定已经知道错了,我求求你们别再提这件事了。”

  看似句句在为薛筱说话,实则根本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还间接地坐实了昨天的绑架事件就是薛筱安排人做的。

  这个手法与柳月心倒是出奇地相似,只不过段数就比柳月心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屏幕中的记者们见薛欣瑶这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说的话却不见得是什么好话。

  心下都得不由得暗暗嘀咕这位薛二小姐,也有部分记者面上露出些许了然的神色。

  这些记者可都是在各种黑料中摸爬翻身过的,见识过各大豪门之中的明争暗斗,薛欣瑶这样的手段在他们眼里一点都算不上高明。

  只是这些记者并不在乎薛欣瑶说的是不是实话,她们在乎的是新闻能不能顺利博人眼球,只要薛欣瑶说的内容与昨天发生的那则热门话题挂钩就行了。

  只见其中一名记者拿话筒对着薛欣瑶道:“薛二小姐对薛大小姐可真是重情重义,

  那么针对昨天的事件,您之所以逃过一劫是因为绑匪绑错了人,那真正被绑架的那个小女孩您之前见过她吗?

  为什么绑匪会将对方错认成您?

  小女孩受到了那么大的惊吓,薛家是否有想过给予对方什么补偿呢?”

  屏幕中的薛欣瑶刚要继续回答记者的问题,那些记者们便被突然出现的一群薛家的保镖给隔开了,然后薛欣瑶便被前来接她放学的薛家人接走了。

  屏幕中的采访到这里便中断了,电视屏幕一黑,客厅里又一阵安静。

  纵是薛欣瑶脸皮再厚,看见自己当年并不算高明的表演,以及人群中有的记者在听见她的答话后,脸上的了然和不屑,这下也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了,

  甚至都不敢抬头,生怕对上离她不远处坐着的顾墨希的眼睛。

  无疑,薛欣瑶还没从顾墨希的美男计中走出来,还自己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薛筱看着突然亮起来又突然黑掉的电视屏幕,再一次想到了老爷子寿宴上的黑客高手。

  这个手法太相似了,寿宴上的黑客、提供资料的神秘人以及现在播放新闻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这边的薛筱在思考背后出手的人是什么身份,那边的柳月心等人看完视频后更着急了。

  无疑,这则新闻视频便是送信的人所说的送给他们的调味剂了。

  这则新闻采访记录以及与当年那件事儿有关的所有消息当时都是被老爷子给处理掉了,

  所以那么多年没人提及,甚至好多人不知道有那么一则采访,包括薛筱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则关于薛欣瑶被记者采访的视频。

  若是在这则视频播出后没多会儿,那些资料再被公布到媒体面前,那么薛欣瑶只会比现在更打脸。

  你之前在媒体面前装得那么无辜,感情当年那件事儿还有你自个儿的手笔在里面呢,你咋那么能装呢你?

  而且采访中还有记者问到了薛欣瑶:为什么绑匪会绑错人?

  资料上可都清楚记录着呢,绑匪绑错人可不就是柳月心、薛欣瑶母女配合着设计出来的?

  想到寄信的人说到的若是两个小时以后见不到薛家召开新闻发布会,就马上公布资料,这下柳月心母女整个的都不是滋味儿了。

  不止柳月心母女,柳华康一家也全都感觉整个的不好了。

  所以要说这是送给她们的调味剂呢,这个采访记录可不就是一支调味剂嘛,只不过调出来的是苦味儿。

  寄这封信的人是把这俩母女架在火上烤了,逼得柳月心不得不站出来澄清事实真相。

  好歹柳月心主动站出来,还能保一保薛欣瑶。

  至于柳家人,今天无论如何都是白跑一趟了。

  几人见事已成定局,毫无破解的办法,再留在薛宅也没什么意义,便都赶紧的离开了薛宅。

  若是他们继续留在这儿等着参与柳月心面见记者,说不定会被记者们围堵,

  到时候会有更多人知道柳家与柳月心的关系,

  柳家受到的牵连就更大,

  若是现在就赶紧开溜,说不定还能在部分生意伙伴儿那儿瞒上个一时半会儿。

  得,本来薛筱回一趟薛家是要拿着能威胁柳月心的东西来和她谈条件的,她这还没出手呢,事情就那么被别人给解决了,而且还事半功倍。

  那她手里的东西就暂时留一留,说不定日后还有用。

  至于薛欣瑶,薛筱碍于薛家的名声,本来也就没打算现在就让薛欣瑶曝光在媒体前。

  柳月心是薛家现在的当家主母,虽说主母做出了这等丑事被曝光会有损薛家的名声,

  但好歹她是嫁进薛家的人,到时候外面最多就是说什么薛家识人不清,娶错了媳妇。

  要是换成薛欣瑶,可就又如九年前薛筱事件一样,变成薛家家教有问题,门风败坏等等了。

  总之曝光柳月心一个人总比薛家当家主母与薛家千金同时爆出丑闻要好得多了。

  再者说若是因这件事导致薛家名声大大受损,想必老爷子也会很难做,这是薛筱不愿意看到的。

  不止如此,就凭寄信的神秘人弄出来的这一出来看,对方在维护她的同时也在保护薛欣瑶。

  虽然不知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对方好歹帮了她,再怎么说她也得稍微顾忌着点儿对方的感受。

  只不过薛筱虽不打算曝光薛欣瑶,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会让薛欣瑶完全摘除干净,做错了事情哪有不承担责任的道理?

  若是今后的薛欣瑶依然是这副德行,甚至再三找她麻烦,薛筱绝对一点儿情面都不会给她留。

  当然针对这次事件,薛筱并不知道第一个“寄信人”薛国强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在维护她的同时也护住薛欣瑶,

  但是悄悄联系楚言安排了刚刚这一出的顾墨希可是一点儿都没有要保护薛欣瑶的意思。

  顾墨希纯粹是看不惯柳月心、薛欣瑶等人豪不要脸地欺负薛筱,根据薛国强编出来的说辞进一步落实了寄信人的存在,同时熬一熬柳月心和薛欣瑶。

  只不过薛筱都猜出了那个神秘的寄信人想要保护薛欣瑶,顾墨希又怎会猜不出?

  更何况顾墨希还知道那个所谓的寄信人就是薛国强,他只是稍微顺了一下薛国强的小私心罢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