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看上去明明很温和啊?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锦御花园小区薛筱这边,这一晚正当所有人都在忙碌的时候,薛筱却是睡了一整晚的好觉,还难得的没做噩梦。

  堵在门口的那些记者们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好睡眠。

  此时的薛筱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薛筱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来电,见是琼斯打来的,顿时清醒了不少,连忙接起电话。

  电话对面传来琼斯严肃且沉重的声音:“queenie,那件东西不见了。”

  薛筱一听这消息顿时急了,本来她还算冷静,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不可思议。

  薛筱急的不是因为没了视频没法儿解决这次的新闻风波,

  而是因为那份视频文件放在那么隐秘的地方,而且加了双重保险,

  密码和钥匙都是由她和琼斯分开保管的,

  对方竟然就那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东西偷走了,这说明对方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偷。

  当初琼斯无意间从她母亲遗物中发现这份视频的时候两人就看过视频内容了。

  之所以一直没有将视频公布,也没有将东西交给警方主要是因为琼斯母亲的叮嘱。

  两人都隐约觉得这份视频里面有些重大牵扯。

  当时的她们实力还很微弱,贸然拿出来恐怕会引来危险,到时候没办法自保。

  薛筱原本的计划是不打算将这件东西公布出来,

  等她搜集出其它证据证明当年的事实真相,顺利掌握薛氏后,再将那件东西秘密交给上面的人。

  到时候既把那件烫手的东西给交出去了,又不会惊动那些神秘的人物,

  以至于给自己和琼斯带来危险,还能有足够的能力来应付那件东西可能会引发的后遗症。

  若非柳月心迫不及待非要在这时候把已经被大众淡忘的新闻事件放出来说事,薛筱也不至于现在就把这件东西放出来。

  可是现在东西就那么不见了。

  若是东西是被视频里涉及到的神秘人拿走了,那说明什么?

  说明对方有通天的本事,更说明她和琼斯都有危险了。

  若不是薛筱计划在新闻发酵的第二天公布视频,现在她和琼斯都不会知道那件东西就那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jone,既然东西不见了,新闻这件事我再想其他办法解决。

  现在我们不知道偷走东西的是什么人,咱们暂时先按兵不动,假装不知道这事儿,最近你我出门都当心些。”

  薛筱对琼斯叮嘱一番后,准备出门去见一见柳月心。

  既然计划出现变故,现在就不能再让新闻事件无限发酵。

  如今想要平息新闻风波,光凭她一张嘴说没用,媒体不会只听你一面之词辩解。

  她手上那份关于柳月心的把柄虽然没了,但是她还有可以和柳月心谈交易的筹码。

  这件筹码虽还不至于让柳月心主动站出来承认当年的事,但是让她现场还原一下当年的电话通话录音,做一份文件出来,

  并且主动站出来在媒体面前为薛筱证明当年那件事与她无关却是可以的。

  当然让柳月心站出来证明当年的事情或许会让媒体认为薛家有做假证明包庇自家人,从而平息风波的嫌疑,可同时也可以让舆论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有的东西既然有人提出了质疑,就会有人去探究。

  无论是探究录音文件的真假也好,或是继续深究当年的事实真相也罢,总之当八卦的范围广了,就总不至于所有的目光都盯在她一个人身上。

  不得不说,薛筱的做法与薛国强倒是有些相似,只不过薛国强可以通过特殊手段查到一些常人查不到的东西。

  有这些东西做起事来比起资料有限的薛筱倒是方便得多了。

  薛筱暂时能做的只是稍微转移一下媒体关注的方向,但是薛国强可以逼柳月心站出来承认当年的事。

  这栋公寓的隔音效果不错,薛筱在屋里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当她做了一番辣眼睛的装扮,拉开门出来时才看见原本堵在她门口的记者们已经全都涌到隔壁了。

  是回到锦御花园的顾墨希被记者给围住了。

  从锦御花园电梯口出来的顾墨希刚掏出卡刷门准备进公寓,便被周围冲过来的一堆记者堵住。

  这些都是围在薛筱公寓门口的记者,见来人是薛筱的邻居,想着或许能挖出些好料便一窝蜂地朝着顾墨希去了。

  若是以前,这些记者们哪敢这样围堵着顾墨希?

  媒体界的人都知道顾家主的规矩:

  不接受任何采访,不出现在任何媒体上,所以一般不会有记者光明正大地凑上去触人霉头。

  就算是有狗仔想要偷偷挖料,只怕还在离他三十米开外就让保镖们给扔出去了,而且下场都不怎么好。

  本来顾墨希可以提前安排人将这些记者们赶走。

  只不过现在嘛,

  他扮演的可是温润如玉的文弱书生,怎么的也得把这个形象给扮演好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一直都是薛小姐的邻居吗?您认识住在您隔壁的薛小姐吗?”

  “先生,据您所知,薛小姐平时是个怎样的人?她平时与邻居们关系怎么样?”

  “这位先生,请问您有关注过昨天上午突然爆出的关于薛小姐当年雇人毒害自家妹妹的新闻吗?

  据说最终歹徒绑错了人,还致使一名无辜者丢了性命,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这位先生,请您透露一点好吗?”

  ......

  记者们全都去关注顾墨希了,大概是他们以为薛筱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以至于薛筱从公寓出来都还没人发现。

  眼尖的顾墨希倒是在薛筱出来的那一瞬间就看见她了,只是薛筱那造型还真是让顾墨希有些难以形容。

  根本就认不出那是薛筱。

  只见她顶着一头非主流粉色爆炸头,画着浓妆,皮肤好像特意画黑了些,颜色看上去倒是还挺自然。

  一张妖艳的紫红唇,眉毛修饰得很是英挺。

  脸部经过各种勾勒已经全然看不出主人原本的脸型,身上还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机车服,右手抱着一个银白色的头盔。

  整个看上去简直是变成了另一个人,酷倒是酷毙了,就是那妆容......

  她还有这绝活?

  顾墨希眼里染上一层笑意,周围的一群记者们不论男女,都被顾墨希突然染上的笑意给晃了晃神。

  薛筱出来见记者们都围到隔壁去了,倒是省得她再对着记者们一通瞎扯。

  虽然她现下也打算瞎扯来着,但是既然记者们没看见她从公寓出来,那这瞎扯难度就低了许多。

  其实薛筱除了九年前那件事儿被录了视频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之外,其余时候她也没上过新闻。

  时隔那么多年她的样貌也变化了不少,若不是太过关注她这个人的话即使走在大街上也不容易被陌生人认出来。

  之所以装扮一番一是为了躲过这些狗仔们的追击,二也是不想将真容暴露在媒体前,省得麻烦。

  说实话,顾墨希可没有什么应付媒体的经验。

  但是面对媒体这么多的提问,而且提问的对象还是薛筱,那说说好话总不会错吧?

  再者说,薛筱现在就在那些记者们的背后,这可是蹭好感的好时候。

  只见顾墨希嘴角微微勾起,眼含着笑意地看向各位记者道:“我认识薛小姐,她是个很好的姑娘。

  至于她与其他邻居的关系我不太清楚,但是我觉得与她做邻居挺不错的。”

  顾墨希磁性动听的声音蔓延开来,他微微顿了顿,随及看向那名提及薛筱往事的记者道:“至于这位记者朋友所说的新闻事件...说实话我觉得那新闻不太可信”

  “您为何觉得那新闻不可信?

  或者您是否与隔壁的薛小姐有什么特殊关系,特意在为她辩解?

  据说当年警方查出来的证据与整个事件也都基本吻合,您却觉得新闻不可信,可以说说您的看法吗?”

  那名记者继续提问。

  背后的薛筱心下感激顾墨希为她说话的同时也对那名记者的提问尤为厌恶。

  什么叫做有什么特殊关系,还特意为她辩解?顾墨希为他辩解什么了?

  只不过是针对记者的提问说了自己看法罢了,就那么被那名记者给定义成特意为她辩解了。

  这名记者的问题看似没什么,实则想方设法地挖陷阱想要爆出更多有看点的料。

  到时候她这边的丑闻还没消除呢,说不定又爆出一大堆八卦新闻。

  “薛家大小姐与邻居先生不清不楚的那点儿事儿...”

  “邻居先生不余遗力地袒护薛大小姐,是否是因为两人暗中存在交易?”

  “薛家大小姐美人计迷惑隔壁先生为其辩解说好话...??”

  大家喜欢看的可不就是这些八卦好料?

  顾墨希眼里微微闪过一抹冷意,随及立马恢复温和的笑,那抹变化快得没有任何人察觉。

  薛筱被记者们挡在后面,看不见顾墨希的脸,只听见他磁性好听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新闻视频上的薛小姐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她指使了绑匪,

  这都是从绑匪口中说出来的。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顾墨希的语调依然温和,但是却暗暗给人施了一种不可辩驳的威压。

  那名记者不知道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他突然觉得即将要继续提问的话被一种无形的压力给卡在了脖子里,问不出来了。

  可是看那位先生看上去明明很温和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