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当年那件事儿(4)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虽然薛筱这事儿已被薛老爷子将扩散出去的新闻消息全都删除干净,但是尽管如此,周围的人大家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包括薛筱的学校。

  校方不允许本校的学生有如此恶劣的行迹,以保护学校声誉为由硬要开除薛筱。

  对于学校要开除薛筱这事儿薛筱不知道柳月心从中出了多少力,但是她心里隐隐觉得就是有柳月心的手笔在里面。

  但是此时的薛筱真的再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解决或是探究自己就这样被校方以种种理由开除的事儿,因为医院传来了关于琼斯母亲因颅内出血过多,伤势过重身亡的噩耗。

  听到这个消息的薛筱只觉得耳边好似一下子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雷声,震得她脑瓜子嗡嗡作响。

  虽然此时的薛筱还不太清楚所有事情的始末,但是她心里隐隐确定了一点:

  那就是此次事件估计是柳月心故意给她设套,但是又舍不得真正的薛欣瑶受罪,就提前安排好了替身,那对母女纯粹是被当成工具给利用了。

  不然哪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那天被抓的琼斯正好和薛欣瑶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梳了一模一样的发饰,甚至是手上戴的手链都一模一样。

  但是当时警方调查的时候也查了琼斯和她母亲,两人的一切都很正常,没发现可疑之处。

  琼斯身上之所以穿了和薛欣瑶一样的行头是因为那天正好有服装展览商在琼斯和她母亲讨生活的附近搞赞助,并附赠搭配图解和饰品。

  当时琼斯母亲正好从那经过,看见那套衣服好看,想着琼斯与自己逃难奔波,衣服都已经破旧不堪了,便去领了那一套衣服,还拿了搭配图解和配饰回去给琼斯装扮了一番。

  那家赞助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定期在这里搞赞助,服装经过查证也确实是他们家的,没有其余第三方经手过。

  琼斯母亲那天为她装扮好后对她说要出去一趟,琼斯知道母亲实则是去打各种零工为两人挣生活费。

  琼斯很听话,也想听母亲吩咐乖乖在家等妈妈,但是她也想和母亲分担一些,所以便偷偷跟着母亲出了门。

  她看着母亲的背影明明就在不远处,但是怎么都跟不上,后来左转右转的就转到了薛欣瑶所在小学背后的道上,再后来就被绑匪绑走了。

  看起来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甚至时间、物件都对得上,所以即使有人觉得这事儿巧合得过分了那又怎样?

  没有证据什么也证明不了。

  薛筱的消息是老爷子告诉她的,薛家也在关注着琼斯母亲的情况,有什么消息医院都会第一时间传过来。

  这个时候琼斯和她母亲还在医院的病房,老爷子应该还是比较了解薛筱的性子的,特意交代了医院等薛筱来看望过后再处理后续的事儿。

  薛筱还是去了琼斯和她母亲所在的医院,询问了房间号以后径自走到病房门口。

  想到在警局时琼斯眼里对她的恨意,薛筱心里有些发堵。

  对于琼斯和她母亲的事儿薛筱心里既愤怒的同时又觉得好内疚,这件事情的起因终是因为她。

  做了好一会儿的心里斗争,薛筱终是推开了病房的门......

  她虽对此感到内疚,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哪怕进去之后那个女孩会对她任意发泄甚至是斯歇底里又怎么样?

  她不会就这样躲起来做缩头乌龟,若真是那样反而显得她间接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心虚了。

  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凭什么要背锅?

  她总会找到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琼斯身上换了一件衣服,虽然破旧但看上去应该是很名贵,只不过似乎穿得有些久,衣服上起了许多褶皱,还粘上了些许洗不掉的污渍。

  只见她此时正双眼呆滞地看着病床上已全无声息的女人。

  听见开门声的琼斯微微有了反应,等回过头看见是薛筱时顿时眼里布满了排斥,却并没有一开始在警局里看薛筱时的那种恨意。

  琼斯眼里带着抗拒地看了薛筱一会儿又渐渐平静下来,眼里再无波澜。

  她没有理会薛筱,继续默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

  薛筱走过去地站在她身边,看了看躺在床上,面色平静,好似已经睡着的女人,一时竟说不出安慰的话。

  说得再多又能怎么样?逝去的人也回不来,活着的人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楚。

  薛筱的喉咙里有些哽咽,正当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氛围时琼斯讲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出声了:“mami清醒过,我知道不是你!”

  薛筱听了这话愣了愣,刚想出声问她是不是知道什么时,琼斯又出声了:“虽然我知道不是你,但是我依然讨厌你”

  薛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但是有一个知晓一切真相的机会,薛筱还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是不是阿姨知道些什么,她都告诉你了是不是?”

  琼斯默默地别开头,不太想理会薛筱,其实她妈妈也并未全部告诉她,只是虚弱地和她说:“那个女孩是无辜的,你别怪她。”

  当时琼斯一心都是伤重的妈妈,见妈妈连说话都困难,她根本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害怕妈妈会因为耗费力气说话而伤得更重。

  她相信她妈妈的话,只要是她妈妈说的话她都会无条件相信。

  哪怕看似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孩,但是她心里也能感觉到那个女孩不是坏人。

  那时的琼斯虽小,而且经历了家族变故,但是她却被父母保护得很好,也教得很好。没怎么接触黑暗的她其实心里也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

  琼斯妈妈似乎是不太放心琼斯,见琼斯沉默着不说话,担心她钻了牛角尖,便强撑着一口气继续道:“jone,你听妈妈...的话,别怪那个女孩。

  她真的是被冤枉的,也别...别去找真相,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另外找个城市好好生活...否则你和那个女孩都会很危险...”

  年幼的琼斯没再继续追问她妈妈,只是看着她妈妈点了点头,表示她不会再继续怪那个女孩。

  可是琼斯心里始终是难以释怀,她相信妈妈的话,但是她也觉得她和妈妈无端遭此一劫与那个女孩是脱不开干系的。

  薛筱见琼斯不愿意理会她,便也没再继续追问她。

  医院的负责人和薛筱以及薛老爷子派来的人一起帮助琼斯料理了她妈妈的后事。

  薛筱终究还是被迫办理了缀学,此刻的薛筱虽心智足够坚定,但始终也是个没经历过风浪的小姑娘,突然经历这么一遭她还能坚强地没有倒下已经是非常优秀了。

  外面的风言风语已经没人敢再提及,但是薛筱也始终觉得周围人看她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

  至于琼斯,她妈妈的后事料理完后就从北城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包括柳月心也不清楚。

  柳月心母女的真面目在这时也彻底暴露出来。

  柳月心人前表现得对薛筱虽是失望透顶,却也极力维护她的名誉形象,人后毫不掩饰地表现她对薛筱的厌恶。

  薛欣瑶同柳月心如出一辙,人前姐姐长姐姐短,人后一找到机会就不余遗力地踩薛筱。

  薛筱都觉得奇怪:

  柳月心和薛欣瑶这样子就像是突然间就把她当成生死敌人似的,她们既然那么恨她讨厌她,怎么还能陪着她演那么多年戏?

  不累吗?

  还有此次针对她的事件若是真的是柳月心在背后一手操控,那就连警方都抓不出她半点证据就说明她的手段有多高超了。

  这么高超的手段要直接除掉她都绰绰有余了,为什么又仅仅只是败坏她的名声,想要毁掉她的人生却又要留着她的性命?

  难不成还能是她们还心存善意,不愿意草芥人命?

  光看琼斯母亲的结局及其当时想要对琼斯注射那种不明药物的黑衣男子就知道这个假设不成立,她们绝对不会是那种会心慈手软的人。

  后来,那名戴鸭舌帽的黑衣男子进了监狱一段时间后,不知怎么的在狱中因与狱友起了纷争,推搡争执之下出了意外,死在狱中了。

  至于一直没查出来源的那支不明危害药剂不知怎的突然被移交至国家特殊部门秘密调查,警方不再继续插手。

  当然这个情况薛筱并不知情。

  此事看上去是告一段落,但是存了一堆谜团没有解开。

  看似就是一件小小的绑架案最后成了一知半解的悬案。

  为此次事件承担了后果的只是两名绑匪和那名黑衣男子。

  同时还有人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就是失去了生命的琼斯母亲,失去了亲人的琼斯以及名声尽毁,辍学离开薛家的薛筱。

  后来薛筱在老爷子的安排下转去了别的城市继续读书,在离开北城之前薛筱回了一次薛家,与老爷子签署了协议。

  薛筱回到薛家的时候还有律师,包括薛国强、柳月心、薛欣瑶都在。

  那份协议的内容大致就是薛筱脱离家族庇护独自历练,待毕业后可以再回到薛家继承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脱离家族庇护期间不再享有薛氏千金所拥有的一切便利。

  拟定这份协议也是老爷子保护薛筱的一种方式,不至于等到以后薛筱归来之时已经一无所有。

  柳月心和薛欣瑶虽满心不甘却也不敢与老爷子拧,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么一份碍眼的东西签订出来,成为了埂在她们心里的一根刺。

  薛筱在到达新城市的时候再度遇见了琼斯,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是老爷子为她安排的。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她们,网上已经没有了新闻消息,那里的人也不知道薛筱是北城薛家千金。

  刚开始琼斯心里对薛筱始终存有芥蒂,渐渐地,她发现这个女孩比她想象中的坚韧。

  一个千金小姐自己在外想方设法地讨生存,赚生活费,挣学费,还一直照顾年龄差不多大的她。

  琼斯只觉得那个女孩与自己同样出身不错,脱离家族庇护以后自己还有母亲一路保护,但是那个女孩身边除了她好像什么都没有。

  那个女孩并不理会自己对她不理不睬,一如既往照顾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年龄其实和自己一样大。

  再后来琼斯终是放下了对薛筱的芥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两人相依为命,相互扶持,一起闯出了属于她们的一片天地。

  即使过了许多年,两人的感情依旧很好。两人多年一起拼搏,一起生活,在最艰难的时候相互依靠,那份友谊是谁也代替不了的。

  后来,在那件事过去多年之后,琼斯如往常一样整理她母亲遗物时无意间发现了她母亲特意藏起来的一份视频文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