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当年那件事儿(3)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那你想怎么样?”薛老爷子面无表情,淡淡地看向薛远。

  薛远对上老爷子的眼神有些怯场,但是今天他是作为这些旁支的代表发言的,无论如何得捞着些好处。

  只见他努力忽略掉心里的怯意看着老爷子继续道:“我们也不为别的,就想要一个解决的法子,或者说至少要让我们得到些东西好补了由于这次事件为我们带来的亏损不是?”

  还不待老爷子再度开口说话,薛筱胡乱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珠,眼神有些倔强又带着些凉意地看向薛远道:“这位叔伯,首先我刚刚就说过了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其次您不用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这次事件究竟对你们有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大家心知肚明。

  您非得拿着这事儿做文章上薛家来讨要好处无非就是仗着我爷爷在乎薛家的威望和名声,故意到这儿来施压威胁人的。

  在我一个小姑娘面前,您也算是长辈了。

  今天你们这一群群的非得赶在我回家的时候来这儿捞好处,不觉得太不要脸了吗?”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说话的你?

  呵,今个儿我算是涨了见识了。

  原来我等只是在新闻上见到了你这丫头片子的厉害。

  得,现在就算不用看新闻我也算是知道了。

  这外面这些风言风语说得也没错嘛,就你这样当着长辈的面儿都能这么没礼貌的,还能指望别人说你什么好话?”

  薛远被薛筱怼得有些恼羞成怒。

  虽然他们一行来此的目的大家确实也都心知肚明,但这事儿本来也就是拿捏主家的好时候,就算薛家人心里明白又能拿他们怎样?

  还不是只得一个个揣着明白装糊涂,任由他们拿捏?

  谁承想薛家的长辈们还没说什么呢,这个胆大包天的黄毛丫头竟然就那么明晃晃地把他们那点儿小九九放在明面上说?

  还那么大胆地骂他们不要脸?

  其他几位分支的人见薛筱把他们也一起给骂上了,正想开口教训薛筱时,老爷子开口了。

  只见老爷子面带威严,蹙着眉严厉地看向薛筱道:“筱筱,你这是怎么说话的?还不赶紧向各位叔伯们道歉”

  薛筱见老爷子面上虽严厉,但却也没有生气。

  薛筱刚想要说话时,一旁的柳月心见缝插针的又赶上了。

  只见柳月心先是一脸责怪地看向薛筱道:“筱筱啊,你这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这么说你叔伯们呢?

  乖,听你爷爷的,赶紧向叔伯们道个歉。相信诸位叔伯大人有大量,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说完又转头看向那几位旁支的人,面上带着些歉意道:“对不起了诸位,是我没教好我们家筱筱。我这就让她给你们道歉,你们也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说完又回过头对薛筱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上前道歉。

  薛筱本来就还在因着柳月心和薛欣瑶对她虚情假意,骗了她那么多年难过着。

  此刻见柳月心就那么明面上是帮着她平息众怒,暗地里又承下了薛远的话,证明新闻上的事件都是真的,她就是那么一个没有被教好,歹毒又缺乏教养的丫头片子。

  原本薛筱就没打算道歉,柳月心估摸着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故意那么一说,等着看薛筱因不愿意听长辈的劝导而闹笑话。

  可不得不说,薛筱今天还真的就只能如了柳月心的意。

  因为她不愿意让这些人就这样从薛家讨便宜,就算是薛家能出得起这份血,但是这样的事情有一就有二,贪心的人永远不会满足。

  更何况今天这些人还是拿着她的由头说事儿,来给老爷子施压,这是她不容许的。

  “我不会道歉的,再说这事儿我也没有说错。

  趁着今儿大伙儿都在,我正好也有件事想跟大家说明一下。”

  薛筱身上还穿着那天的校服,但是脸上的坚定和倔强让她看起来好像是瞬间成长了不少。

  她看一眼柳月心和站在柳月心身边一脸幸灾乐祸的薛欣瑶,再看了看蹙着眉的老爷子和一脸淡淡的薛国强,眼神坚定,一字一顿道。

  此刻从一个身着校服的学生身上看见那么倔强成熟的模样,众人都不由得暗暗惊了一把。

  薛筱说完这话,转身看着薛老爷子,一脸坚定道:“爷爷,我要离开薛家”

  薛筱话音一落,只见老爷子脸上一惊,薛国强一脸若有所思,柳月心满脸的痛色,当然薛筱知道那是她装出来的。

  薛欣瑶更不用说了,她根本就不是个很会掩藏情绪的人,薛筱都奇怪为什么以前的自己一直都没发现她的虚情假意,薛远一行直接愣在那儿一时没反应过来。

  “胡闹,多大点儿事?你至于使那么大性子?”老爷子这次似乎是真的有些动怒了,看着薛筱一脸严肃地斥责道。

  “筱筱,你怎么能说那么冲动的话?还不赶紧向爷爷认错?”柳月心也是看着薛筱一脸痛心道。

  “就是嘛姐姐,你说这种话可是要让爷爷和爸爸妈妈伤心的。”薛欣瑶也赶紧的附和着柳月心说了一句。

  “这个,那啥,大侄女啊,刚刚叔伯说话是重了些,可那还不是被你给气的?

  你爷爷说的是,多大点儿事嘛,还至于离家出走?”

  薛远大概是意识到薛筱的目的,只觉得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赶紧的附和众人。

  薛筱没有理会其余一干人等,继续看着薛老爷子道:“爷爷,我没有胡闹。我要离开薛家是有理由的。

  其一,我不管爷爷您信我还是不信我,总之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不认识那个戴黑帽子的人,也没有让人绑架妹妹,更没有藏不明危害药物。

  但是不管怎么说,薛家这次名声受损确实因我而起,我应该承担责任。

  其二,各位叔伯们不就是仗着此次事件做文章,来邀好处的吗?

  这还不容易?

  我离开薛家,对外不外乎也就是薛家已经严惩了犯事儿的族人,将其逐出家门。

  这不仅没有继续损害薛家的名声,反而还助长了薛家赏罚分明,铁面无私的威名。

  各位叔伯们的家族也不会因薛家名声受损而继续承担损失,何乐而不为?

  其三,此次事件我之所以被陷害就是因为承蒙家族庇护,没让我深刻认识到人心险恶,这才让人轻易算计了去。

  我离开薛家也正好历练一番,脱离家族的庇护反而更利于我成长。”

  薛筱说完,定定地看着薛老爷子,等着他表态。

  老爷子听了薛筱的话,面色稍微柔和了些,他看着薛筱语重心长道:“筱筱啊,你可想好了?

  离开薛家以后你就失去了薛家大小姐的光环,外面的人不会因为你是薛家小姐而特殊照顾你,生活上也不会有现在那么锦衣玉食,你会受很多苦。

  再者说此事对于薛家来说不算是什么大事儿,这些事爷爷都可以解决。

  安心待在薛家,以后你依然是锦衣玉食的薛家千金,外人不敢说你什么。”

  薛筱当然知道老爷子说的这些,同时也知道凭老爷子的实力他能轻易解决这些事儿,甚至是堵住那些新闻媒体的嘴。

  可是她要离开薛家不仅仅是这些,她还有其它考量。

  一是确实不想让这些依附薛家的旁支旁系无止境地拿着这事儿做文章从薛家谋取利益,

  二是她心知这次事件绝对与柳月心脱不开关系,甚至是薛欣瑶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可是她太会装了,这次是这样,那以后呢?

  今天柳月心当着众人的面那么颠倒黑白,虽然别人不知,但是她却知道柳月心这是明着与她撕破脸了。

  若是继续待在薛家,这样的事儿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老爷子可以容忍一次两次,那以后呢?

  要是次数多了或者她与柳月心明着撕破脸导致家宅不宁,到时候柳月心一张利嘴一说道,薛欣瑶再在旁边哭上一哭,她父亲或是爷爷是信她还是信柳月心?

  最后,她说的想要离开薛家历练也不是假的,她想凭借自己的能力为自己洗脱冤屈。

  虽然老爷子压下了那些新闻,删了那些视频和文字资料,可是抹除了痕迹不代表事情没发生过。

  那么多人看见了,就算嘴上碍于薛家势力不敢说,但是心里怎么想她这个人又有谁知道?

  若是以后东窗事发,她又该如何自处?

  她是知道老爷子为她和薛欣瑶规划了财产分配的,她没想过要把自己的部分让给薛欣瑶,属于她的东西她凭什么拱手相让?

  等她以后羽翼丰满归来,为自己彻底洗脱冤屈后她会光明正大地返回薛家。

  “爷爷,我想好了”想到这里,薛筱坚定地回了老爷子的话。

  老爷子思索了一阵,竟是看向一旁没怎么说话的薛国强道:“国强,这事儿你怎么看?”

  薛筱心里隐隐有些期待,他会留她吗?

  虽然她已经下定了决心离开薛家,就算是薛国强留她也不会改变她的决定。

  可是他留与不留又是另一回事了,至少他的态度能够让薛筱看到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有没有一点儿位置。

  “倒也不是不可!”只见薛国强沉默了一两秒后回了老爷子的话。

  看到薛国强的态度薛筱要说心里一点儿都不难受是不可能的,但是她也没太难受。

  毕竟她事先就猜到了结果,做好了心理准备。

  最终老爷子同意了薛筱的提议,当然薛筱并不知道老爷子和薛国强也有各自的考量。

  那些个旁支旁系也因为薛筱脱离薛家而没有通过薛筱事件从薛家捞取到好处。

  这边的族支们找茬的事儿刚刚才因薛筱而平息,却不想又有噩耗传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