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当年那件事儿(2)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薛筱回到薛家的这天晚上,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但是却是薛家人到得相对以往来说比较齐全的一天。

  薛筱走进客厅的时候只见里面坐满了薛家的人,除了薛家老爷子、薛国强、柳月心、薛欣瑶外还有薛家的其他平时并不怎么打交道的各个旁支分支的掌权人。

  薛筱并没有终于回到家里的那份安心与喜悦,因为客厅里的气压低得有点让人喘不过气。

  其实薛家其他的那些个旁支分支今天纯粹就是知道薛筱要回来,故意以薛筱令薛家蒙羞,影响了薛家名声,导致他们利益受损为借口赶过来给薛老爷子施压,让老爷子在某些家族利益方面让让步,想要利用这件事的契机为自己家谋点利的。

  若非老爷子的气场摆在那儿让他们不敢太过放肆的话,现在的客厅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安静。

  其实不说薛筱是冤枉的,即使薛筱事件是真的,这些个旁支分支与薛家主家隔了好远了,甚至有的已经都不存在任何交情了。

  这事儿能损害他们多少利益?

  说白了,他们就是腆着脸故意找事儿,前来薛家讨要好处的。

  薛筱被客厅里的气氛弄得有点忐忑,此时的她虽然觉得自己无缘无故被黑衣男子冤枉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却并没有怀疑柳月心。

  她硬着头皮走到众人跟前,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对上了柳月心是满脸失望的表情,薛筱就怕在自己在乎的亲人眼里看到这样失望的眼神。

  不是她做的事情,她凭什么背锅?

  凭什么要莫名其妙被那么多舆论攻击,凭什么要承受亲朋好友们各种失望鄙视的眼神?

  薛筱刚想解释不是她做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见柳月心眼里含着泪对她道:“筱筱,你虽不是我亲生,但是我从小对你和瑶瑶都是一视同仁的,你为什么要那么害瑶瑶啊?”

  “阿姨,不是我做的。那天是你让我放学去接妹妹,我当时看见妹妹被绑走就给您打了电话的。是你让我偷偷跟着绑匪的,您是知道的呀,您怎么...”

  当时的薛筱见柳月心那样说,只以为柳月心是真的相信了网上那些说法,误会她了,顿时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同时脑袋发懵,下意识地与柳月心解释。

  但是薛筱话没说完便让柳月心打断了:“筱筱,妈妈可从小教你做人要诚实,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怎么还撒谎胡说呢?

  你那天下午是给我打了电话,可当时你明明说的是已经接到了妹妹,你们两姐妹想要出去玩儿玩儿,想让我同意让你们晚点回家的呀。

  若非看见网上那些视频和新闻消息,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存了要害你妹妹的心思呢?”

  柳月心边说边表现出失望透顶,痛心疾首的模样。

  当时的薛筱即使还小,但是见柳月心都这样颠倒黑白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再联想那天柳月心在得知薛欣瑶被绑架的情况下竟然让她一个小姑娘去跟踪绑匪,这事儿绝对与柳月心脱不开关系。

  她顿时只觉得一整颗心都是寒的,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反应,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儿。

  “姐姐,从小到大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

  难道真如网上传的那样,你嫉妒我在薛家受宠,怕我与你争夺薛家继承权,所以才要联合外人一起来害我吗?

  呜..呜..”直到耳边传来薛欣瑶呜咽的哭声,薛筱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薛筱也想哭,但是不知怎么的这一刻她就是哭不出来。

  除了柳月心与薛欣瑶这副作态外,薛家其他人...

  只见薛老爷子似乎有些疲惫地抚了抚额,估计是这几天为了薛筱的事受了不少累。

  她连累了薛家名声受损,爷爷该是对她失望透顶了吧?

  薛筱心里酸胀得难受。

  薛国强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仍然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只见他严肃地看着柳月心母女蹙了蹙眉道:“好了,你们俩少说两句”

  薛欣瑶被薛国强那么不痛不痒地斥了一下,有些委屈地撅了撅嘴,却也没再继续可怜兮兮地呜咽。

  在薛筱看来薛国强这样子比起平时来说也可以算是帮她了,基于薛国强在薛筱面前从小到大都是一副把她忽略得彻底的态度,所以薛筱已经对他的冷漠习以为常了。

  虽然今天的他与之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好歹也算是理会了一下她。

  至于其他几位旁支的人就是一副看戏的模样,似乎是在等待一个他们能够施展的机会,趁机捞好处。

  “我说过了,不是我做的!”这一次薛筱很冷静,挺直了腰杆大声地对着所有人说了一句话。

  确实,她拿不出证据,争不过舆论。她只能问心无愧地告诉众人不是她做的。

  信她的人自然会信,不信她的人她解释再多都没用。

  老爷子见薛筱这一副倔强的模样心里是心疼的,只是面上看不出什么。

  薛国强的眼里快速地闪过一抹心疼,因为太快没有任何人发现,也包括薛筱。

  薛筱就那么倔强地站在那儿看着众人。

  薛欣瑶眼里的得意都快要藏不住了,薛筱自然是看见了薛欣瑶的得意,此时的她心都快凉透了。

  她从小对薛欣瑶是真的好,薛欣瑶就是这么一直在她面前演戏的吗?

  她才多大?

  就有那么多的心眼吗?

  那这次针对她的一整件事儿与她有关吗?

  薛欣瑶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柳月心一直是那一副对她失望至极的模样,见她这副模样,当时的薛筱甚至都怀疑前一刻才发生的柳月心颠倒黑白的事件都是假的。

  能怎么办?

  她给柳月心打电话的内容又没有录音,只有一个通话记录能证明那天下午她俩通过电话,至于电话讲了些什么内容除了她和柳月心谁都不知道。

  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柳月心就那么明目张胆的颠倒黑白。

  其他几位与薛家基本无甚关系的人薛筱并不在乎他们对她什么看法。

  此刻的薛筱只觉得心寒得厉害,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那么多年一起生活:一起同桌吃饭、一起在客厅看电视,一起郊游等等都是假的,她以为的幸福生活都是假的。

  倔强地站在那儿的薛筱眼泪终于不争气地留下来了。

  薛筱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薛国强是真的很心疼她,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迫于无奈他也只能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薛筱受委屈。

  薛老爷子看薛筱掉眼泪刚想开口说话便被客厅里的一个旁支代表打断了:“大伯父,您看此次您这大孙女弄了那么大一出,现在外面对我们薛家的风评可差了。

  我们这些个旁支本来也就没占到主家多少好处,现在却要受此次事件连累,各家都不想与我们再继续合作了,还有合作者想要撤资。

  我们这支可不像您这边那么家大业大,我们这里的生意本来就不太好做,利润本就少,要是再来一两个投资商不合作了,我们这大家伙儿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呢。

  您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们受此连累不理会吧?”

  说话的这个人是薛家一个远支的家主,名叫薛远,也是他们今天来的一行人之中比较能说得上话的。

  别看他虽然叫了薛老爷子一声大伯父,但实际上可没那么亲,这亲戚关系都隔了一座山那么远了。

  只见他一番话不仅定了薛筱的罪,还就那么明目张胆地利用这件事从薛家捞好处。

  虽然这伎俩确实是拙劣了一些,但是好用啊!

  所谓人言可畏,若是薛家不仅家风不正,没教好下一辈,还因此连累了旁系旁支又不想负责,这样的名声一传出去,那薛家百年威望以及在北城的地位都要大大受损。

  这是老爷子不想看到的,也是薛筱不愿意看到的。

  虽然此次事件她从头到尾都是被冤枉的,可是她对老爷子是打心底里敬重。

  薛家现在的掌权人还是老爷子,若是薛家在老爷子手中败落了,那对老爷子来说无疑是一大打击,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毁了老爷子的心血。

  薛筱想到这里,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她不想再继续连累薛家,也不愿意看着这些小人们厚着脸皮地在老爷子身上吸血。

  年仅十三岁的薛筱眼里闪过一抹坚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