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当年那件事儿(1)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薛筱看着这段视频,眼中一冷,回忆起了当年那件事儿......

  这一天...

  “筱筱啊,今儿妈妈有些忙,放学后你顺带去小学接一下你妹妹,你俩一起回家,啊!”

  柳月心为旁边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的薛欣瑶检查了一番后,再一边为薛筱准备上学用品的同时往她书包里塞了一瓶牛奶,一边满脸慈爱地看着薛筱。

  薛筱看着柳月心一脸温柔的笑,心里只觉得温暖。

  柳月心从小到大对她都不错,衣食住行样样照顾得很周到。甚至每天早上都会为她和薛欣瑶准备早餐,顺带还给她们检查学习用品带齐全了没有。

  薛筱并没有多想,对着柳月心恬静道:“我知道了,阿姨”

  只见柳月心听了这声阿姨后一脸责怪地看向薛筱嗔怪道:“筱筱啊,从小到大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要和瑶瑶一起称呼妈妈。难道你不喜欢我当你的妈妈吗?”

  薛筱犹豫了一两秒,随及有些腼腆地叫了柳月心一声:“妈...妈妈”

  喊完妈妈后背着书包飞快地跑了,都没有等薛欣瑶一起,她有些不好意思。

  司机分别送了两姐妹到学校后便返程了。

  很快到放学时间,薛筱记得柳月心的嘱托,让前来接她的司机先送她去薛欣瑶所在的小学接她一起。

  那所小学地段有些特殊,司机车子进不去,便将车停在外面等薛筱。

  薛筱通过一条长长的道路,刚好要拐个弯儿进入薛欣瑶所在的学区时只见远处两名凶神恶煞的大男人正捂着薛欣瑶的嘴将她给扛走了。

  薛筱其实没有看清薛欣瑶的脸,只不过她们早上才在一起,薛欣瑶身上穿的衣服,手上戴着的手链,还有头上扎的发饰她都记得清楚。

  所以她本能地以为那就是薛欣瑶。

  薛筱一瞬间慌了神,见四下都没什么人,慌乱中的她迅速摸出手机拨了柳月心的电话结结巴巴地说明了情况。

  只见那边柳月心带着慌乱的哭腔道:“筱筱啊,你赶紧...赶紧偷偷跟着那两名绑匪...看看他们把你妹妹带去哪了。妈妈很快带着警察赶过来。你千万别出声让他们给发现了知道吗?”

  或许是关心则乱,当时的薛筱真没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甚至都没意识到为什么绑匪绑人还挑在大白天,还那么明目张胆。

  甚至连辆车都没开,就那么扛着薛欣瑶往废弃工厂走去。更甚者当时的柳月心让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偷偷跟着穷凶极恶的绑匪,这么歹毒的居心她怎么就傻傻的上当了?

  总之,薛筱还真就傻乎乎一路跟过去了。

  现在的薛筱想起这件事都暗恼当时的自己怎么就那么蠢?

  最后警察确实赶过去了,甚至还有记者跟着去了。

  只是却不是柳月心报的警,而是大众们纷纷看到了网上的一段直播视频,有的人以为是某个主播在拍什么视频片子博人眼球,也有的人感觉不太对劲儿立刻报了警。

  警方赶到的时候迅速排查周围,翻出了隐藏在暗处摄像机,并立刻关掉了直播,但是视频却已经有不少人看见并且还备份了。

  记者们堵着现场的所有当事人一个劲儿地提问。

  因现场太过混乱,警方迅速维护现场,将跟来的记者拦在外面,并且安排了救护车将琼斯的母亲送往医院。

  现场的所有人都带回了局子录口供....

  戴着鸭舌帽的那名黑衣男子手中的针管也被送去做了检测,检测结果确定是某种会令人兴奋致幻甚至是一次就上瘾的不明药物。

  若非当时琼斯母亲及时赶到撞开了那名男子,无辜的琼斯从此就真的要承受非人的折磨了。

  这样的药物看似作用与某些禁药差不多,但是成分却极难分析出来,无论是在黑市还是白市上都没有出现过。

  毕竟那是市面上没出现过的东西,谁都不能保证能否成功制出解药。

  这支药剂的来源真可谓是无迹可查,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虽然直播视频上那名黑衣男子对薛筱那样说,而且那名男子也一口咬定那是薛大小姐放在某处安排他去取的。

  警方根据他的描述去了取药的地方查证,证据与黑衣男子所说的基本都吻合,而且在黑衣男子所说的时间段确实有监控显示薛筱曾去过那地方。

  警方甚至还仔细查看了其他时间段的所有监控,甚至是附近的范围都排查了。

  整个事件一直都是黑衣男子在主导,在这期间薛筱没有找到任何机会为自己辩解。

  警方查了那名黑衣男子的身份,资料上显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好赌博。

  因近期赌博输了好大一笔钱,欠下了巨债,正想方设法儿的接各种不见光的私活儿填补窟窿。

  据黑衣男子交代:这件事就是薛筱指使他做的,说是自己见薛筱是薛家大小姐,身份很不一般,不担心她年龄小付不起钱,就按着她的要求做了。

  而且薛小姐还承诺事后重金酬谢,只是因他没有见过真正的薛家二小姐,只是把从薛大小姐口中听来的关于薛二小姐的穿着打扮描述给了雇来的绑匪。

  那两名绑匪也交代说他们口中所谓的上家就是那名戴鸭舌帽的黑衣男子,他们是听了黑衣男子的吩咐去绑人。

  恰巧绑来的女孩穿着打扮与大小姐描述的差不多,而且正好就在那所小学附近,绑匪这才绑错了人。

  根据警方判断,那两名绑匪是真的毫不知情。

  所有的表面证据看上去都很合理,没发现其他可疑之处。

  但是警方却一致认为一个才在念初一的小姑娘能从哪里找来这种市面上都不存在的东西?还能使出那么毒的计?

  凭着薛家北城第一家族的势力倒是有可能。

  但是薛家的地位,薛老爷子的身份都摆在那儿,而且据直播视频上看,歹徒事先要害的人可是薛家二小姐,歹徒一口指认的对象又是薛家大小姐。

  难不成还是薛家给出这种不知名的东西来害自家小姐?

  这也有些说不通吧。

  因为此次事件影响极为恶劣,甚至出现了不明危害物,而且来源无迹可查。

  所以除了琼斯母亲正在医院接受救治并已被警方保护起来之外所有出现在现场的当事人都暂时留在了警局接受调查,这其中也包括琼斯。

  薛筱和琼斯都是女孩子,所以被安排在了一处。

  当时那名黑衣男子走到薛筱面前恭敬汇报事情的模样琼斯是看见了的。

  此时与这个无辜受害的女孩待在一块儿,令薛筱想忽视琼斯眼里浓烈的恨意都难。

  此刻的薛筱自己脑袋都还是懵的,她也不清楚为什么那名黑衣男子非要这么莫名其妙地攀咬她,此刻的薛筱也很茫然。

  她看着琼斯心中忐忑了一下,最后只得对着琼斯语气肯定道:“不是我做的”

  琼斯没有理她,也没有和她说话,只是坐得离她更远了些,眼里的恨意不减。

  最后经警方多方查证依然没有其他收获。

  那名黑衣男子与另外两名绑匪因直接参与了绑架事件,甚至故意伤人被判了刑蹲了监狱。

  琼斯作为真正的受害者,警方录完口供,给予安慰后便护送她去了她母亲正在接受治疗的医院。

  至于薛筱,联合整件事来说,虽然证据不明确,多半信息也都是黑衣男子指认出来的,但是就最终的查证结果来看薛筱的主谋嫌疑却是最大的。

  让薛筱最不可辩驳的就是警方对黑衣男子进行了测谎检查甚至安排心理专家对他进行了催眠,结果显示黑衣男子没有说谎......

  所以薛筱暂时没能离开警局,一直在警局待了三天。

  在这期间薛家没有人来探望薛筱,她感到无比的茫然和害怕。

  她害怕自己真的就莫名其妙背了这样的罪名,害怕面对外面那么多舆论的攻击,害怕学校会因为此事开除她,害怕看到亲朋好友失望和鄙视的眼神,害怕自己的一辈子就那么毁于一旦了......

  众人都觉得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会犯下那么大的事儿太不可思议。

  最终因薛筱还未成年,而且整件事情证据也不明确,再加上薛家老爷子从中打点,薛筱终于离开了警局回到了薛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