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上一世的回忆(15)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薛筱在离那批黑衣人不远处故意弄出动静吸引他们的注意后,引着他们往离顾墨希所在位置相反的方向跑去。

  黑衣人只见是一名身材娇小的女人使劲儿往前方逃跑,便知那是主人吩咐要抓回去交差的女人,他们没有生疑直追薛筱而去。

  薛筱去吸引那批黑衣人注意的时候虽离顾墨希所处的位置已经不远了,但是受伤的顾墨希是靠躺在深草堆处的坡壁上,正好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此时他们又被薛筱引着往另一处方向追去,顾墨希暂时是安全了。

  暗影小队简翊带着救援队伍追着顾墨希体内的芯片信号找来的时候,顾墨希已经再次陷入深度昏迷。

  本来喝了薛筱血液的顾墨希,完全可以继续保持大脑清醒的状态撑到救援队伍赶到。

  但是当时极度虚弱的顾墨希亲眼见着薛筱跑出去自投罗网却无力阻止,整颗心撕心裂肺般疼痛过后瞬间急火攻心再次吐血昏迷。

  简翊扶起顾墨希的时候心里大吃一惊,从来没见这个人重伤成如此地步过。

  他们要是再晚来一步,这个人怕是再也救不回来了。

  简翊将手指放到顾墨希鼻息间试探,只见此时的顾墨希几乎已经没多少气了。

  当总部收到顾墨希发出的信号,知道这座岛上真正的领头人漏网的时候就开始部署追捕。

  当时上级就已迅速派遣部队将这片海岛周围全数包围并监控了起来,确认没有人逃出岛,知道这个领头人还在岛上,这才派了暗影小队简翊带领一支队伍上岛配合顾墨希一起抓捕大首领。

  简翊在赶过来的途中就收到了顾墨希发出的信号,知道顾墨希和一名被抓来做实验的女人正在躲避大首领的追捕。

  简翊本来接收着两支信号,一支是顾墨希体内的芯片,一支是薛筱身上的暗号。

  这两只信号位置一直挨在一起,哪料他才刚刚上岛,其中一支信号就消失了,他只得寻着顾墨希体内的芯片信号找来,只见着了昏迷的顾墨希,却不见跟他在一起躲避追捕的女人。

  简翊一看便知那名女人应该是出事了,而且对方发现了她身上有追踪物,已经把她身上的信号源给撤下来了。

  他迅速作出安排,从队伍中抽调了两名队员带顾墨希去他们扎营的地方接受治疗,他自己则带着剩余人全力搜寻薛筱的下落。

  营帐中的顾墨希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本来据医疗队断言顾墨希至少得昏迷个三天三夜,没成想他竟然当天晚上就醒过来了,倒是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这种程度的伤再加上身体机能损耗如此严重,竟然清醒得如此神速,这个人的意志力真的是刷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了。

  顾墨希虽昏迷,心里却是本能地记挂着薛筱,再加上薛筱喂他喝了血才会超越了人类的正常生理状态,提前清醒了过来。

  醒来的顾墨希睁眼正好对上了刚刚搜寻结束,收队返回的简翊直直看过来的视线。

  “她呢?”顾墨希双眼猩红,声音低哑无力地看向简翊。

  此时的顾墨希仍然浑身无力不能动弹,但好歹能说话了。

  虽然声音哑得不成样子,但是旁人至少就听得见他在说什么。

  简翊看到他这幅样子没敢和他说搜寻的结果。

  他带着队伍几乎将这片岛都快翻转了,但是那个领头人一行包括那个叫薛筱的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点儿踪迹都没有。

  据外岛周围监控的情报消息来看,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确实没有出岛,但是岛上就是找不见人。

  “你现在需要休息”简翊看向顾墨希面无表情道。

  “我问你她呢?她在哪?”

  顾墨希不想听他回答这么不着边的废话,目眦欲裂地看向简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徒劳无用。

  简翊看他这样子,知道不给个结果,眼前的人是不会罢休的。

  为了避免顾墨希再激动又撕裂伤口,便将搜寻的始末大致和他讲了一遍,并安抚他救援队伍还在继续不间断搜索施救。

  顾墨希一听这个结果整个人都更不好了。

  已经过去一天了,那个女人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甚至对方还卸下了他放在她身上的暗号。

  大首领现在在对她做什么?

  她一个人面对那些豺狼虎豹会不会害怕?

  虽然他知道那个女人很坚强,可是那些人那么可怕,万一他们对她注射那些奇怪的东西怎么办?

  或者万一她激怒了那些人,他们对她下杀手怎么办?

  顾墨希越想越急,越想越害怕。

  他害怕那个女人受伤,害怕她出事,害怕她就那么彻底消失了......

  简翊和顾墨希在暗影小队的地位不低,两人是同时加入的暗影小队,现在是平级,关系很好。

  简翊自从认识顾墨希以来在他脸上看到过的除了面无表情就是一贯的沉着冷静,或者杀伐果决,雷厉风行。

  哪怕一个定时装置只差一秒就爆炸了他也能面不改色地继续拆弹。

  他何曾见过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顾墨希这样慌乱无错过?

  他甚至还在他脸上看到了害怕和恐惧,天不怕地不怕的顾墨希什么时候露出过这样害怕的神色?

  简翊不敢想象那个女人在顾墨希的心里究竟重要到了何种地步。

  据他了解到的消息,他们认识也不过短短半年,半年的时间就能把一个人刻在心里那么深的位置吗?

  其实简翊不知道的是只要你遇到了你人生中命定的那个对的人,别说是半年了,就是一天、一秒、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瞬间,对方也能快速在你心里留下痕迹。

  就如顾墨希,三十多年孑然一身,就是为了等他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人出现。

  所以他才在人群中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更何况他们还相处了半年,还一起经历过生死......

  这边,地毯式搜索还在继续。

  另一边,当被打晕强行抓走后的薛筱幽幽转醒时,她正处在一个极度昏暗的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不仅昏暗、幽冷,还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刺鼻的腥味。

  此时的薛筱正被仅仅地捆绑在一张冰冷的手术床上,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换成了一身宽大的白色病号服。

  她眼睛往四周打量一番,这个地下室和当初她被抓来那天看到的关着怪人的暗室格局差不多,但是却不是同一个地方。

  这里没有关着怪人,光线也更暗,昏黄的灯光下薛筱似乎看见这间暗室里摆满了各种医疗器械。

  正当薛筱一边挣扎一边四处张望时,“吱扭”一声,地下室的门开了。

  薛筱下意识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男人迎着昏暗的灯光缓步朝她走来。

  当他走到薛筱身前站定,薛筱这才看清了男人眼里的阴翳。

  虽未看清男人的脸,但就凭他眼里的阴翳,以及他接近薛筱时薛筱背脊处涌上的寒意,薛筱也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当时死追着她不放过的面具男,这座岛上的大首领。

  这个男人带给她的那种极度不自在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这个人一接近她,她就感觉阴森森的,背脊一阵阵发凉,整个人就只想逃。

  男人盯着薛筱的脸一阵猛看,看着看着,眼里又迸发出薛筱之前在沟壑顶部看到的那种恨意,满满的恨意快要从男人的眼里溢出来了。

  看着那人眼底的恨意,薛筱只觉得他下一秒就把她千刀万剐都有可能。

  当时薛筱第一次看见他眼里的恨意时就觉得奇怪。

  一个以前从来没接触过,而且宴会那晚他们才第一次见面的人,为什么那么恨她。

  当时的薛筱虽好奇但是已经被这个人逼到悬崖边,来不及给她多余的时间探究,她便掉下了深沟,幸好当时顾墨希及时赶到救下了她。

  今天又一次在这个男人眼里看到了这样的恨意,薛筱越发肯定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渊源。

  对了,刚刚她在一瞬间想到了谁?顾墨希?薛筱鼻子酸了酸...她又想到了那个人,他有没有获救?他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看起来你感觉还不错嘛,还有心思神游?”耳边响起眼前这个男人不怎么好听的声音,薛筱回过神对上了男人眼里森冷的寒意。

  说实话,薛筱心里很害怕。

  她看到男人眼里的森冷和阴翳,只觉得牙齿骨都在打颤。

  薛筱努力平复心底升起的恐惧,看向男人:“你为什么恨我?”

  男人没有想到薛筱第一句话竟是问这个,难得的愣了愣,随及冷笑:“恨你?哼,你以为你是谁?值得我恨!”

  薛筱虽未看见男人的脸,却还是能感觉到挂在男人嘴边的笑有多么冰冷刺骨。

  她努力忽略那股冰冷的寒意,继续道:“你看我的眼神就是恨,那么明显的恨意我不会看错”

  男人听了薛筱的话似乎笑得更冷了,他盯着薛筱的脸道:“你想太多了,我是有恨,不过么...我恨的可不是你,我恨的是你这张脸!”

  男人顿了一下,随及又看向薛筱不屑道:“至于你么...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剂药引或者说是一个容器而已!”

  男人说完,不待薛筱有所反应,举起一支针管推了推,针尖溢出几滴针管里的药水,随及看向薛筱,眼里布满了阴森恐怖。

  “知道这什么吗?”男人邪恶地看向薛筱。

  不待薛筱回答他又继续阴森道:“这可是专门针对你的血液研究出来的好东西。

  哦,对了,就是前几天才突破的研究,我可是还为了这项研究特意举办了庆功宴呢。可惜了,庆功宴被毁了!”

  男人说完这话还耸了耸肩,双手摆了一个摊手的动作,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嘴上说着庆功宴毁了可惜,面上却是看不出任何对此感到可惜的样子。

  带着口罩的男人说完这话,眼里的邪恶更深了,随及发出一阵让人胆寒的大笑。

  薛筱只觉得看着这样的他像是个精神变态,在这本就昏暗的地下室显得更加面目狰狞。

  本来就倍感阴森幽冷的地下室里回荡着男人恐怖的笑声,这样的场面如果薛筱能活着逃过一劫的话估计得让她做一辈子的噩梦了。

  任凭薛筱再怎么努力让自己镇定,这下也是害怕得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心里的恐惧几乎都快要把她给淹没了,只觉得一阵阵的窒息感袭遍全身。

  她的脑海里一瞬间闪现出了当初她看到的暗室里的画面,玻璃缸里一个个双目猩红,面目狰狞的怪人,手术床上死命挣扎的人。

  薛筱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她不想变成怪物,也不想死。

  可是这次老天似乎是听不到她的呐喊了,男人慢慢靠近,针尖已经刺破她的皮肤,冰凉的药水已慢慢注射进她的体内。

  “你给我注射了什么?”薛筱颤抖着声音,对着男人一脸惊恐道。

  “嘘,别说话,乖乖的”男人食指比在嘴唇处做出噤声的动作,说话的语调轻飘飘的,就像是在哄婴儿。

  但是那个样子怎么看怎么诡异......

  “呵呵,慢慢享受吧”男人注射完不明药物,冷笑着离开了暗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