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上一世的回忆(10)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薛筱也不知道怎么的,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心里就是感觉有些不太满意。

  她虽然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微微有些酸楚,说不上这种感觉算是对他的回答感到失望么还是什么的。

  她心里隐隐以为他救她是因为觉得她是不一样的,却不想救人只不过是他本性善良亦或是他的职责所在。

  通过昨晚和今晚的事件,薛筱已经更加确定了她之前对他身份的猜测。

  虽然她猜不出他具体是什么身份,但是能确定他一定是上头安排的人,来这里执行什么任务的。

  薛筱心里微微发酸的同时又在想:这个人难道以前出任务也是那么拼了命的救人的吗?

  在他的眼里救人对他来说仅仅是自己的使命还是说他就是那么一个把他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的人?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个人可真算得上是品德格外高尚了。

  至少她自己是做不到时刻把别人的生命置于自己之上的,而且对方还是对于自己来说仅仅是陌生人的人。

  薛筱不知道的是顾墨希可不是什么品德格外高尚的人。他除了是特殊部门的战士,听从指挥,执行命令之外他还是偌大的顾氏家主。

  出身豪门氏族的薛筱不可能不知道处在这样一个位置的人,是不可能时刻把他人的生命置于自己之上的。

  相反,他们这样的人反而要比别人更加的冷心冷血,杀伐果断,否则会被你的对手啃得连骨头都不剩。甚至处在这样高度的人必要的时候手上是会沾染人命的。

  顾墨希不知道此时的薛筱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薛筱面上不显,但是敏锐如他,却是感觉到了薛筱的情绪不太对。

  他刚想问问她怎么了,却不想脑袋一阵发晕,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薛筱这下是真的慌了,顾不得心里那点小情绪,赶紧去扶他,却不想碰到他的额头时顿时感觉烫得惊人:他发烧了!

  薛筱往四周打量了一番,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洞口进门不远处,受外面绿色植被及藤蔓上露水的影响,显得有些潮湿。

  这样的环境对受伤的顾墨希来说显得很不利,打量过后她随及扶起顾墨希往山洞里面靠着石壁那堆干草堆处走去。

  顾墨希的身高很高,看上去约莫快到一米九了,虽然薛筱在女生中个子算高的了,但是在顾墨希面前就显得矮了,再加上她身材娇小,扶起顾墨希感觉特别吃力。

  虽然如此,薛筱却也是咬着牙扶着他慢慢挪了过去。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又不敢摔着他,怕加重他的伤势。

  等把人彻底挪到干草堆上的时候薛筱整个人已经累虚脱了,大口喘着粗气,额间香汗淋漓。

  不给她多余的时间喘气,只见昏迷的顾墨希突然间剧烈咳嗽了起来,唇间有鲜血流出。愣是薛筱再处变不惊,也是真的被吓到了。

  她只感觉自己身体都在不停地颤抖,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薛筱红着眼眶再摸了摸顾墨希的额头,温度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但是这温度也降得很不正常。

  好歹顾墨希额头上现在还有温度,她怕这温度再那么降下去,一会儿摸到的就是他冰凉的额头了。

  想到这里,薛筱再也镇定不起来了,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边喊还边轻拍他的脸。

  “顾墨希?顾墨希你醒醒,你别睡,你快点醒过来”薛筱的声音带着些哭腔,几乎是语无伦次了。

  她怕眼前的人就这样死在她面前,而且还是因为救她。

  其实顾墨希是有知觉的,他们这样的人受伤是常有的事儿,有时候即使是受了再重的伤也得时刻保持清醒,甚至是要用强大的毅力支撑自己,不让自己晕倒。

  因为有时候你个人的体力不支会导致任务失败的同时甚至还会连累战友因此丢了性命。

  今天的顾墨希在薛筱面前算是比较放松的了,允许自己连续晕了两次。

  若是在平时高度紧张的任务中,这样的伤还不至于让他连续晕倒甚至失去知觉。

  被薛筱这么又是拍脸又是喊的,顾墨希的眼睛慢慢睁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双眼通红,面色焦急的薛筱。

  顾墨希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薛筱。他印象中的薛筱看起来恬静、淡雅,遇事处变不惊,还很沉得住气。

  即使他第一次昏迷时醒来看见她脸上挂着泪珠,但是表情也相对比较平静,没有现在那么慌张。

  “她在担心自己?”

  这个认知让顾墨希有些惊喜。但是惊喜的同时又不忍看到她那么焦急慌张的样子。

  “我没事,你别担心”顾墨希的声音有些沙哑无力,却还是看着薛筱吐字清晰道。

  本来薛筱只是眼眶发红,面色焦急,但是见顾墨希醒来第一句话竟然是安慰她,眼泪不争气地又掉下来了。

  “混蛋,都这样儿了还说没事,刚刚你都吐血了”薛筱眼睛红红地看着顾墨希,哭嗔道。

  她自己都没注意她对顾墨希说话的语气显得那么亲昵。

  顾墨希却是注意到了这点,虽然她嘴里骂着他混蛋,他却是清楚地感觉到了眼前的女人是真的很担心他。

  莫名的,顾墨希瞬间觉得心情特别的好。

  原来受伤竟也感觉挺幸福?顾墨希心里小马奔腾。

  此时的薛筱满心都是眼前这人的伤势,自然顾不得观察顾墨希心里的小九九了。

  她四处打量了一番,见有一侧石壁上正往下一滴滴地滴水,薛筱赶紧在旁边的藤蔓上顺手摘了一片树叶折成碗状跑去石壁边接水。

  顾墨希看着眼前那个小女人认真接水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

  薛筱很快接完水回来,把水凑到顾墨希嘴边......

  她们现在的位置面具男一行应该不会轻易发现,但是现在顾墨希又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他们短时间也出不去。

  这里没有食物充饥,就只能暂时靠水维持生命了。

  更何况受了伤的顾墨希生命特征会下降得更快,薛筱只想尽可能地通过一切方法维持他的生命。

  她不想这个人死......

  顾墨希喝完水,闭上眼睛打算养养神,顺便思索出去的方法以及出去后该怎么部署。

  他之前在追捕逃脱的大首领时已经通过特殊的信号向上级传递了消息,但是一方面他不清楚上级准备怎么处理逃脱的大首领,另一方面大首领不可能毫无准备地待在岛上等着人来抓。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人必须落网。顾墨希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觉得这个人的存在会对薛筱的生命造成极大的威胁。

  顾墨希在大首领金蝉脱壳逃走,并知道他还独独抓走薛筱之后,便猜到了他的真正目的。

  毕竟那是一个心肠狠到可以随便丢掉自己那么多的手下甚至丢掉苦心经营的据点的人,他用那么大的代价为自己打掩护,目的只是为了悄悄抓走薛筱。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让他在外逃脱。

  正在顾墨希闭目思考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薛筱焦急的呼喊。

  “顾墨希?顾墨希你别睡,你醒醒”薛筱面露急色。

  她以为顾墨希因为伤重的缘故又在昏昏欲睡了。

  被打断思维的顾墨希只得无奈地睁开眼睛,轻轻地对薛筱道:“我没睡,你别担心” 。

  这下薛筱却是不信了,她只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自己都受了那么重的伤了还时刻不忘安慰别人?

  嗯,这真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顾墨希,我有点害怕,要不然你陪我聊聊天?”

  薛筱纯粹是想让顾墨希通过陪她聊天时刻保持清醒,不要轻易昏睡过去,不然他的体温会极速下降。

  毕竟以他们现在的条件,顾墨希若是再晕过去,怕是真的醒不过来了。

  其实此时的顾墨希虽然仍是动弹不了,但是歇了一晚上,精神感觉比之前要好了点。

  他看了看周围,这个山洞虽然光线不算太暗,但是他们处在山洞最里面,四周又那么安静,时不时传来水滴滴落的回音,感觉确实挺阴森的。

  这样的情况下她一个没在野外生存过得女孩子会害怕也正常。

  反正他刚刚也思考得差不多了,凭他现在的样子,两人暂时是出不去了,还是等他力气稍微恢复点再说。

  既然她害怕,那要不然陪她聊聊?

  可是该聊些什么呢?他也不是个会聊天的人。

  在他微微晃神间,耳边又传来女人试探的声音。

  “顾墨希?” 薛筱以为他又要昏过去了。

  “嗯,我在”听到他的声音,薛筱心里稍微安心了些。

  “顾墨希,你陪我聊聊天吧?”

  “好,你说,我听”

  “顾墨希,你来自哪?”

  “帝都”

  “顾墨希,你是做什么的?”

  “做生意的”

  薛筱愣了愣,来自帝都,做生意的。

  他不是上头的人吗?

  她以为他应该是从政或者是当兵的之类的。

  或许是双重身份,既是上头的人,也是做生意的人?

  亦或者是电视剧里的那种间谍,专门潜伏抓捕商业犯罪的?

  帝都姓顾的小家族她不知道多不多,但是帝都第一大家族顾氏她倒是如雷贯耳。

  那个顾氏可不是她们北城一个小小的薛氏可以否极的高度。

  看他身上的气场必定不是什么普通小户出身的人,他是来自那个顾氏吗?薛筱在微微思索间,空气里一阵安静。

  顾墨希默默看着她,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也没打断她。

  但是薛筱却是不允许自己思考太久,她必须一直和顾墨希聊天,让他保持清醒。

  她立刻甩掉脑子里冒出的那些有的没的,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

  “顾墨希,你来岛上多久了?”

  “一年半”

  “顾墨希,那套礼服我很喜欢,只可惜弄丢了!”

  其实薛筱也没注意她特意找话题聊却不知不觉聊到了这个。

  当时那套礼服她换下来后舍不得丢便使劲儿把它塞进了手提包,但是后来被人敲晕扛走了,她也不知道包包掉在了哪里。

  里面除了礼服还有她手绘的一张地图。

  “没关系,出去后再送你件一样的”顾墨希现在多说了那么几个字。

  “好,你说话要算数”薛筱无意识的话说出口,随及她自己都为自己说的话愣了愣神。

  “好,算数”顾墨希嘴角挂起一抹笑意。

  这次薛筱是真的看到他笑了,原来这个人是会笑的啊!

  他之前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面无表情,她都以为他是个面瘫了。

  不过,他笑起来真好看。薛筱心里暗道,嘴上也就说出来了。

  “顾墨希”薛筱纯粹地叫了他一声。

  “嗯?”

  “你刚刚笑了”

  顾墨希......

  他会笑很奇怪吗?

  不等顾墨希更多的时间疑惑,耳边又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你应该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女人看着他说话的眼神亮晶晶的。

  顾墨希再次愣了愣神,这个类似的话听起来很耳熟。

  当时她在别墅二楼也这样说过:“你可以多笑笑,你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

  只不过当时的她说话的语气没有现在这么亲昵,表情也不如现在这般鲜活。

  当时的薛筱在别墅二楼怀疑他是面瘫时情不自禁对他说出这样的话,那时候她那瞬间只觉得尴尬,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可是现在再一次对他说类似的话,她却是觉得很平常了。

  究竟为什么心态会有这样的转变,薛筱也没有思考过。

  “顾墨希”

  “我在”

  “顾墨希”

  .......

  就这样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着,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可是太平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

  危机又一次靠近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