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上一世的回忆(6)

2020-09-08 作者: 夭草儿
  当巡卫队们都离开后,房间里只剩着薛筱和顾墨希......

  刚刚为了瞒过巡卫队,薛筱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裹胸的内衣以及被撕到了大腿根处的裙摆。

  顾墨希的上衣脱到了背脊以下,通过被子的遮挡,两人在外人看起那来就是一丝不挂。

  现下两人都有些尴尬,顾墨希还是一张面瘫脸,什么表情都没有,薛筱却已是面红耳赤,是给羞的。

  想到刚才她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发出那种声音,就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虽说是为了打掩护装的,但是还是觉得羞人。

  虽然她一路走来在人前演了不少戏,但是这种戏她还真的是第一次演。

  所以刚刚巡卫队推门进来时她脸上的潮红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她当时脸上真的像是着了火似的,从脸部到耳根都是烫的,正因为如此,在巡卫队的眼里反而显得更真实了。

  顾墨希默默看着薛筱,心想着今晚这事儿该怎么和她解释?

  他本来没想在她面前露脸,但是巡卫队来得实在太快了,他短时间内没法脱身,索性在她面前摘了帽子,拉下了衣领处一直延伸到鼻梁的拉链,露出了整张脸。

  薛筱在看见他的一瞬,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及迅速隐去。

  “帮我打个掩护,事后任你提一个要求。”顾墨希声音沙哑道。

  薛筱的反应很迅速,她没说话,反手拿起了床头柜放着的香水,对着房间四处猛一阵乱喷,顿时房间里的香气浓得呛人,却也是掩住了他身上传来的血腥味。

  随及只见那个女人迅速地撕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丢在地上,同时声音没什么起伏地对他道:“把衣服脱了”。

  顾墨希惊讶于这个女人的处变不惊,随及也迅速脱了自己的上衣,两人刚刚躺倒床上,巡卫队的脚步声就从楼道传来。

  薛筱立刻发出了那种无法言说的声音,而且一声高过一声。

  虽说是在演戏,但是此时的顾墨希眼里却涌出来了浓浓的欲色:这个女人这样子实在是太勾人了。

  没给两人太多的时间理会那些有的没的,正在这时卧室的房门被粗鲁地推开了......

  “你身上好像有伤,要不要先处理一下?”顾墨希正在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今晚的事儿时,薛筱开口了。

  “不必”顾墨希说着从床上翻身起来,将脱到了一半的衣服穿上。

  当看清顾墨希此时的样子时,薛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他脸色白得几乎透明,嘴唇完全失了血色,里面的一件黑色打底衫看起来湿漉漉的,薛筱知道,那可不是什么汗,是血。

  见顾墨希穿好衣服准备离开,薛筱不知怎么的心里腾起一股怒气,迅速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按到床上坐着,随及从衣柜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走出卧室从客厅拿了一个小小的家庭医用箱进来。

  顾墨希被薛筱的行为弄得愣了愣神,见她满脸的怒气,倒也没反抗,任由她脱了自己刚刚才穿上的外衣,随及用剪子把自己的打底衫剪了个稀巴烂。

  当打底衫完全褪下后,薛筱见着顾墨希的伤再次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的背部以及腹部以下全被鲜血染红了,血液是从背后的一个伤口流出来的。

  薛筱用纱布沾着酒精把他身上的血和伤口周围的血都清洗干净后才看清了伤口的形状:竟是枪伤。

  薛筱暗暗心惊了一把:眼前这个人是铁打的吗?这么能抗痛?受了枪伤还能那么面不改色,还有那么矫健的身手,竟从二楼翻窗进了她的房间。

  来不及给薛筱多余的时间惊叹,顾墨希的伤口还在流血,她迅速拿起纱布和镊子给顾墨希止血,只不过让她犯愁的是她虽处理一些小伤什么的没啥问题,但是现在这个人受的可是枪伤,她不会取子弹。

  “额。。我不会取子弹!”薛筱最终还是一脸为难地看着顾墨希的伤口道。

  顾墨希此刻背对着薛筱,看不到她的表情,却也能想象她那一脸纠结的模样,嘴角挂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当然要是薛筱看见了的话一定会觉得发现了新大陆了:这个面瘫脸居然会笑?

  “没关系,我说,你做”顾墨希淡淡道。

  薛筱再次惊讶了:“你会?可是不打麻药没问题吗?”

  “无碍”顾墨希的语调平平的,没什么起伏。

  随后,薛筱在顾墨希一步步的指导下颤抖着双手取出了顾墨希伤口里的子弹,上了点医用箱里面的备用药,迅速用纱布为他包扎好伤口。

  此时的顾墨希脸上已经毫无血色,冷汗一层层地从额头往下掉。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伤在背后他自己动手不太方便的话也不会由着薛筱微微颤颤的来动手了,照这个女人那手法,若非他受过专业的训练,估计现在已经痛晕了。

  薛筱做完这一切感觉整个人都脱力了,但当她看到此时的顾墨希的脸色时,顿时精神了,是给吓得。

  只见那人一张脸已经惨白得如同白无常一般了,冷汗一层又一层止不住地往外冒,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却还稳稳地坐在床上没倒下。

  眼前这人惊人的毅力让薛筱暗暗惊叹,同时感觉这样的灵魂让人瞬间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再仔细看他身上,虽然皮肤光滑白皙,但是身上从肩膀处到腰身上上下下数不清的伤痕,虽然都已经结痂,甚至有的已经快要淡的看不出痕迹了,但是却还是能轻易判断出伤口的类型:

  似乎是有枪伤,也有刀伤,还有各种刮伤,总之就是很多种伤口的混合。

  再联想到今晚的事件,薛筱心里形成了一个自己都不太确定的猜测。

  只是他不打算说,那她也不打算问了。

  顾墨希见伤口也固定得差不多了,实验室里的东西他已经成功偷出来了,想到明天的战略布局,他还需要去做周密的部署以便接应从外围突击准备解救人质的队伍。

  他没有时间继续留在这里耗了,顾墨希起身要走,薛筱见他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虽心下有些担忧他的伤,但也没拦他。

  顾墨希走到楼梯出口时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对薛筱道:“今晚的事谢谢你,我说了你可以任意提一个要求,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我”。

  不待薛筱说话,顾墨希顿了一下,继续道:“撕毁的衣服我会赔一件给你。”

  顾墨希说完,迅速离开,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薛筱听了他最后一句话,站在原地愣了愣神,随及想到房间里的那事儿,羞恼地跺了跺脚,暗道:“谁让他赔衣服了?”

  因为最高实验室潜入了不明人士,盗走了重要的密码本,岛上的大首领极度愤怒,下令全岛戒严。

  但是却并没有取消第二天的宴会,这次反而是下了死命令要求全岛人士,无论上下级,大大小小所有人全都必须参加。

  同时还令人一一排查登记了抓来的人的数量,包括近期已经死了多少,现在在岛上剩下的活的还有多少。

  总之包括薛筱在内的所有人全都查了,同时因着薛筱与他们抓来的其他人不一样,没有被关起来做研究,所以也要求薛筱一起去宴会,而且是必须去,不得单独脱离首领及守卫们的视线。

  甚至是那些被关到地下研究室的人也全都被移到了宴会厅旁边关押,岛上的守卫全都镇守在这儿。

  这次真所谓是岛上人集中得最全的一次了。

  第二天早晨,薛筱才刚刚洗漱完毕,外面响起了一阵开门声。

  来的人是一楼看守的守卫,只见来人手里捧着一个挺大的精致礼盒递给薛筱,公式化的口吻道:“薛小姐,这是墨首领托人送来的。”

  等薛筱接过礼盒,守卫迅速离开,锁好了门,脚步声朝一楼去。

  薛筱接过礼盒,打开......

  只见礼盒里放着一件叠得精致整齐的纯白色礼服,丝质光滑细腻。

  薛筱见到是一件衣服,联想到昨晚他说的话:“撕毁的衣服我会赔一件给你”,顿时又联想到了卧室里那啥啥啥,顿时耳根一红。

  薛筱虽心下有些暗恼,手却是不自觉地拿起了那件礼服细细打量: 只见一件纯白色一字肩款式的礼服跃然眼前。

  衣服的面料看上去光滑细腻,领口正中央下方镶嵌着一颗大小适中,款式独特的钻石,整件礼服看上去虽及其简单,却是让她只看一眼便觉得特别喜欢。

  薛筱只以为这件礼服是顾墨希所说的“赔她”的衣服,却不知这是他那天刚得知大首领放话说要举办宴会,当时便想到要带薛筱去参加。

  所以自己连夜动手精心设计,并托人以最快的速度从华国他旗下的nt工作室赶制出来的。

  本来顾墨希想着若是薛筱不愿意去参加宴会,那这件礼服也不知道要用什么由头送出去,却不想昨晚的事件倒成了他送礼的契机。

  而且薛筱更是被强制要求去参加宴会,他虽然一开始是想带她去的,可是自从知道上级的计划是在宴会当天执行,他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若是薛筱混迹在他们之间,反而可能错过队伍的营救,可是现在因为岛上偷窃事件,薛筱却不得不去参加宴会,还必须出现在首领们的视野中。

  顾墨希为了确保薛筱在脱离其他被抓人员队伍的情况下成功获救,特地向组织递出了暗号,而这个暗号正是顾墨希今晚又再次出现在别墅二楼的原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